帝国星穹 四八、北州之人

小说:帝国星穹 作者:圣者晨雷 更新时间:2020-06-07 12:38:3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来自咸阳的大秦使者到了!”

  如雷般的欢呼声除了传到郭英的耳中,同样也传到了他的伯父郭昭耳中。

  二十余年前,当大秦撤离西域时,郭昭年方而立,正值壮岁,但二十余年过去,当初雄健如山的男子,如今已经白发苍苍。

  因为殚精竭虑为北州寻求生存之术的缘故,郭昭的睡眠严重不足,头发脱落得厉害,脸上的眼袋极重。

  不过当有别人在场时,他仍然目光炯炯,显得精力充沛。

  他站在北州衙署的小楼之上,望着外头欢呼的人群,眉头轻轻挑了一下。

  在他身边,另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将哼了一声:“咸阳……咸阳……几十年没有回咸阳了,也不知那边情形如何,天子是不是还在位。”

  郭昭呵的一笑:“天子若还在世,岂不年过九十……自古人君,岂有长寿如此者。”

  说完这话后,郭昭自己愣了一下。

  当初他可是对那位天子尊崇无比,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再谈起那位天子时,是如今这种漫不经心的态度,仿佛那位御宇多年雄视四方的大秦皇帝,只是一个可以随意谈论的普通人了。

  “犬戎人那边说,天子早就归天了。”一个人闷闷地道:“就连太子都死了许多年……天子,嘿嘿。”

  郭昭望了一眼这个在众人中最显年轻的将领一眼,缓缓摇头:“那又如何,大秦毕竟还在。”

  那个最显年轻但事实上也已经年过四十的将领沉声道:“这二十七年来,我们只知北州,只知都护,不知咸阳,不知大秦!”

  郭昭双眼一瞪:“霍峻!”

  那将领回视着郭昭,眼中并无多少屈服之意。

  郭昭与他对视了好一会儿,轻轻叹了口气:“霍峻,你且收敛些,莫要让咸阳来人轻视了我们。”

  霍峻垂下头,应了一声。

  郭昭背转身去,继续向着南面眺望。

  他自然知道,自己的这位副将口中应下,但心里却是另一个想法。

  但他也没有办法,旷日持久的战事,已经消耗掉他太多的精力,而一日更胜一日的衰老,让他不得不放出手中的部分权力。

  就在这时,他看到在北州城南之处,一队人马行了进来。

  郭昭努力眺望,但因为老眼昏花的缘故,也因为隔得比较远,所以怎么也看不太清楚。

  “霍峻,你且看看,那是不是大秦的旌节?”郭昭问道。

  霍峻大步来到他的身边,举目向着南方望去。

  北州城为了不占据太多可耕作的平地,所以是依着山坡而建,他们所处的都护府衙署位置,就在城最北的高处,从他们这里眺望出去,整个北州城都一览无余。

  正对着都护府衙署处的那条道路上,距离他们约有一千余步处,那队人马正行了进来。

  在人马最前,高举着的,正是大秦的黑龙旗。

  紧随黑龙族之后,则是一根节杖,那节杖上的牦牛尾随风飘动,看起来分外显眼。

  哪怕霍峻方才对大秦表示了不满,但当他真正亲眼见到这黑龙旗与旌节之时,还是忍不住心潮激荡,好一会儿没有说出话来。

  直到郭昭再次问他,他才沉声道:“都护,确实是黑龙旗与天子使节节杖!”

  然后他听到郭昭轻轻的叹息之声。

  郭昭努力瞪大眼睛,想要看清自己曾经朝思暮想的东西,但他实在太老太累了,所见到的终究还只是模糊一片。

  他并没有看到,在那大旗与旌节之下,赵和被众人簇拥护卫,驱马而行。

  而街道两侧,越来越多的北州民众涌了出来,看着这一队进入城池的人马。

  北州城乃是北州首府,因为有石河关天险的缘故,所以北州在经营北州城城防时并没有花费太多气力,城墙低矮,看上去与内地的一个小县城没有什么区别。

  也因为建于缓坡之上的缘故,城池的规模并不大,以赵和的估算,这城池里能够居住三到四万人就是极限,再多便会显得拥挤。

  但北州最盛之时,有人口二十余万,哪怕是现在经过连番大战损失惨重,也还有十六七万左右的人口。因此大多数北州人,是分布在北州城为中心的山谷、林地、草场之中。

  哦,还有守卫石河关天险的数万人。

  想到那里聚集了北州几乎全部兵力,赵和就有些不以为然。

  以郭昭的军事才能,理当明白,石河关这天险只能做为最后的倚靠,留三五千人守那里和留三五万人守那里,并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他仍然囤聚数万人在石河关,只证明一件事情,他还是想要出关反击的。

  但他虽然做了这个准备,实际操作之时又瞻前顾后,不免有些胆气不足。

  这位曾经支撑起北州的宿将,终究是有些老了。

  心中虽是如此想,赵和还是继续观望这北州城的情形。

  北州城是个不规则的长方形,大体来说,东北长约有四里,南北宽约是两里,因为依山成城的缘故,城中只有一条南北向的主路与两条东西向的大街。城中的房屋,大多都是由山上采来的碎石垒成,颇类于赵和见过的羌人房屋,木制建筑相对较少。在城中各处险要所在,都设有望楼,但城墙本身反而并不高大,可以看得出城防的主要理念还是防内而不防外。

  这一点有些出乎赵和意料,他原本以为北州位于强敌环饲之下,会将自己弄成一座牢不可破的坚城,现在看来,北州将防御的希望尽数寄托于石河关了。

  不过仔细想想也属正常,毕竟小小北州城,平时只住着三万余人,若犬戎真的打到了北州城下,必然会封锁内外物流,那时饿都要将北州人饿死,城防再高也没有什么用处。

  “赵君觉得北州如何,与大秦诸城相比?”

  就在赵和四下打量之际,突然间,他身边的郭英开口说话了。

  郭英是在半途中拦住赵和的,因为他是郭昭的侄子,所以讨了个“奉迎使者”的差使。一路过来,郭英都在观察赵和,最初之时,他惊讶于赵和的年轻,随着不断接近北州城,他将最初的惊讶压住,开始试探起来。

  赵和看了他一眼,心中暗暗笑了一声。

  郭英可能没有意识到,自己这句“大秦诸城”便已经曝露出了立场。

  “北州若放在大秦,比县城稍大,比郡城颇为不如。”赵和缓缓道:“哪怕与敦煌这样的边郡之城相比,亦有差距。”

  他这话说出之后,旁边的李弼眉头微微一跳,但赵和却仿佛没有看到一般。李弼那只独眼只能挪向别的地方,强忍着不去看郭英的神情。

  郭英面色果然有些尴尬。

  “不可能,北州在西域已经是数一数二的大城……”郭英的伴当中,那位小易张口说道。

  “呵呵,西域三十六国加起来,也不过是大秦一郡的人口罢了。”赵和淡淡一笑:“甚至不是上郡,只能算是下郡。”

  那小易脸红起来,脖子上也冒出青筋,有些生气地道:“你吹牛!”

  赵和哑然失笑,看了他一眼:“大秦初统之时,有三十六郡,事易时迟,拆分兼并,开疆拓土,至前年之时,已有五十八郡之地。五十八郡之中,有上郡十六,户口皆在百万之上……我所去过的地方不算多,去过齐郡,人口便有一百七十余万,郡治所在,人口十余万……”

  赵和没有说咸阳的情形,而是从齐郡开始,将齐郡、琅琊、南阳、颖川、河东、吴郡、南郡等诸多大郡一一介绍了一番。这些北州少年生长在小小的北州山谷之中,便是西域诸国的情形都是听长辈们说的,哪里知道中原的繁华,听赵和将各地人口物产一一说出,甚至连每年缴纳的赋税都报了出来,他们最初时还发出几声置疑,到后来就只有惊呼,而最后之时,连惊呼都没有,只剩余一片沉默了。

  郭英面色微微阴沉下来。

  他见自己的伴当们都不再说话,当即开口道:“大秦有口数千万之众,每年财赋以亿钱计算,为何却奈何不得区区犬戎,弃我等于不顾,二十余载不通音信?”

  这个问题,直指要害,让赵和也忍不住叹了口气。

  无论怎么说,大秦是欠了这些被遗留在西域的秦人的。

  因此这个问题,赵和并不好回答。

  就在这时,跟随郭英一起的那位楚三妹也道:“大秦若真如赵君所说如此强盛,为何只见赵君区区十余人来使,便是赵君护卫,也是我们北州将士?”

  楚三妹早就想问这个问题了。

  毕竟这个自称大秦使臣的家伙,翻过金微山,绕过石河关天险,出现在北州境内,这一过程实在太过突兀了。

  赵和勒住了马,看了楚三妹一眼。

  少女的面色十分倔强,见赵和看自己,她回瞪了过来。

  赵和然后一笑:“我只带十余人来,是因为不明白北州情形,只能带这十余人为使,将来打探消息。我的护卫是北州将士不假,但是……他们也是秦人,秦军!”

  他说完之后,看了李弼等人一眼。

  楚三妹不愤地扬声叫道:“你们是秦军还是我们北州军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