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星穹 三五、大鸟小鸟

小说:帝国星穹 作者:圣者晨雷 更新时间:2020-05-30 12:58: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方信夹着皮袄,漫步在这些秦人中间。

  这都是外围堡垒中被俘的秦人,他们一个个如同行尸走肉一般,了无生机。

  方信心中酸楚,却不得不控制住。

  他很清楚,自己若是生出意外,那么此行的目的就达不到,甚至会将赵和等人也引入危险之中。

  故此他必须找到能够绝对相信的人——不是随意寻一个人就行的,万一此人意志不坚,想要着出卖同胞以求自赎呢,万一此人情绪激动,瞬间反应让方信自己曝露了呢。

  目光转来转去,他倒是看到了好几个熟人,但他都没有去招呼。

  直到他看到缩在一个角落里的施同。

  施同不是流石堡的,他原本该在三台堡,那也是倒数第二个被犬戎人攻破的石堡。最重要的是,此人身份非同一般,原本是三台堡的副尉,以军职而,仅次于三台堡都尉,是三台堡的二号人物。

  他竟然没有死!

  方信精神一振,慢慢向施同走了过去。

  施同一直闭着眼睛,此时仿佛感应到有人过来,便睁开眼一看。

  在施同眼中,一个犬戎人不怀好意地向自己走了过来,他心中一凛,身体绷紧,做了好决死的准备。

  此前犬戎人俘虏了他,却不知道他的身份,他又向来极受军士爱戴,没有谁将他的身份泄露出来,故此他才能混迹于俘虏之中。

  此时发现“犬戎人”直勾勾地盯着自己,施同觉得,很有可能是自己身份泄露了。

  他身边,几名同出自三台堡的秦人交换着眼色,但却只能干着急,因为所有秦人都被缚得死死的,没有一个能动弹。

  “你在做什么!”就在方信即将靠近施同之时,身后突然有人厉声喝道。

  方信身体一僵,回头望去,看到一名真正的犬戎人手按刀柄,对着他怒目而视。

  “夜中无趣,我让他去挑几个秦人来相扑摔跤,怎么,你觉得不妥?”就在方信不知所措的时候,外头赵和的声音响了起来。

  犬戎人的生活比较简单,平日闲时便是饮酒相扑为乐,摔跤是每个犬戎人都喜欢的游戏。那名犬戎人听到赵和这样说,眼前微微一亮:“呃……可是小王走时吩咐过,不能解开这些秦人的绳索!”

  “只找几个人,有什么好担心的,摆力小王回来了,只说是我的主意。”方信大模大样地道。

  他们伪作银签单于的使者,身份自然非同一般,那犬戎人想了想,便没有再反对。

  赵和还行过来,一把将他搂住,向着外边火堆旁过去:“走走,一起饮酒吃肉去,阿骨都,你快点找到人,要找强壮能打的!”

  “阿骨都”就是方信伪作的犬戎人,闻得此,他松了口气,笑着道:“放心,放心!”

  那名犬戎人被拖远了,他一边走一边回头,就看到“阿骨都”蹲了下来,似乎是在捏着秦人的手脚,判断其是否身体强壮。

  借着身体的掩护,方信来到了施同面前。

  “施副尉,我是武威军玄戈营骑兵队方信,长话短说,你收住这个!”他压低声音,悄悄将藏在袖中的匕首塞了过去。

  旋同目光里闪过一丝疑惑,但面无表情地微微挪动身体,将匕首压在了自己的身下。

  “做好准备。”方信又道。

  这一次施同微微点头,然后同样用极低的声音道,我身边这四个,你把他们挑去。

  方信看了看他身边的四人,四人齐齐望着他,神情里满是惊喜。

  “莫要露了马脚。”方信道。

  施同道:“放心,我未被犬戎人认出,全靠他们!”

  这几句对话都是极短时间内完,别人看起来,无非是方信蹲下去,摸了一下施同的脚,施同似乎怕被挑中,挪了一下位置,然后方信又开始捏旁边人的胳膊。

  片刻后,施同旁边的四人被方信拉了起来,方信背对着身后的犬戎人,低声又吩咐道:“斗久些,斗精彩些!”

  四人会意,都是微微点头。

  方信用鞭子在四人身上抽了一下:“快走,快走,今天你们摔跤,若是摔得好,赏酒赐肉,摔得不好,挨鞭子!”

  周围看守的犬戎人也都叫了起来:“赏酒赐肉挨鞭子!”

  四人被方信驱赶出去,方信又用另一柄短刀,将缚着他们双手的绳子割断。四人活动着胳膊,对着周围犬戎人怒目而视,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模样。

  犬戎人继续起哄,还有人上前来推搡踢踹,将四人赶到了火堆之旁。此时已是傍晚,正值犬戎人夜餐之时,烤肉的香气四溢,而酒的味道更让人熏然。这种气氛之下,摔跤还未开始,犬戎人便已经觉得欢腾了。

  “过来过来!”

  赵和坐在一火堆旁,他招了招手道。

  此时他数十日没有整理仪容,也是头发胡须纠缠,满脸都是泥垢,再加上西域太阳的照射,皮肤变得黑里透红,故此哪怕不作遮掩,别人也看不出他是个秦人。他大声一叫,被挑出的四个秦人有些犹豫,却见赵和抬了抬手中的酒囊:“先给你们喝点酒,喝了酒,才有气力摔跤相斗!”

  其中一个秦人大步走了过来,从赵和手中接过酒,狠狠地瞪着赵和,然后灌了自己两大口。赵和一把将酒囊抢了回来,又交给下一个秦人:“莫要将我的酒全喝光了,这可是我的宝贝!”

  他这模样让别的犬戎人哄笑起来,因为犬戎人当中流传的一句谚语,说是有人以酒为宝,不要父母不要妻儿,只要酒,相当于秦人自称嗜酒如命醉死沟埋。那些好酒的犬戎人纷纷举起酒囊,一个个也都用唱一般的腔调道:“这可是我的宝贝!”

  等四名秦人都喝完之后,犬戎人正要催促他们相斗,赵和突然又举了举手。他绕着四名秦人转了一圈,似乎是在挑肥捡瘦,然后笑道:“脱了衣裳摔跤吧!”

  犬戎人更是欢呼起来:“脱!脱!脱!”

  四名秦人都是心中发怒,有人不由自主就向方信望去,却看到方信也在那大叫“脱”,心中顿时醒悟过来。

  这是在拖时间。

  所有的秦人都被绳索绑起,虽然方信将匕首给了施同,但是真正要在犬戎人眼皮底下割断绳子,终究还是需要一点时间。

  四人当即磨磨蹭蹭脱了起来,先是脱了外衣,然后又是里衣,到后来连犊鼻裤都在犬戎人起哄之下解开,当真是赤条条无迁挂了。

  赵和又叫道:“拿肉来,拿肥肉来!”

  樊令屁颠屁真跑到犬戎人那边,取了好几块生肉来,将其中的肥肉涂抹在这四名秦人身上,他们顿时浑身油光发亮。犬戎人都狂笑起来:“好,这样好,这样摔跤才有趣!”

  摔跤原本就是赤手相搏,但如果身上涂了油脂,便会滑不留手,摔起来不好用力,原本的摔跤便会非常滑稽。

  紧接着赵和又道:“今日你们先两两相斗,胜者再相斗,最后胜者,可以喝酒吃肉,至于输的人,就这般在营里爬三圈吧!”

  犬戎人更是兴高采烈,光着身子在营里爬三圈,那可是狗才做的事情,这分明是在羞辱秦人,而秦人那气极却不敢拒绝的模样,更让这些犬戎人心中快意。

  他们却不曾意识到,赵和不知不觉之中,已经拖延了许多时间。

  而赵和尚且不足,干脆将一把铜钱叭地甩在了地上:“我押这个大鸟的胜,鸟大即是本钱!”

  犬戎人先是一愣,然后暴笑着纷纷下注,有跟赵和一搬押大者,也有觉得小些的会更灵活更持久的,总之笑骂吵嚷,不一而足。

  拖到此刻,摔跤终于开始。先上场的两名秦人都知道轻重,因此施展出浑身解数,斗得极是激烈精彩,不一会儿,身上都带了血迹。周围犬戎人看得血脉贲张,一个个欢呼咆哮。

  就连原本负责看守俘虏的犬戎人,也被这边的呼声所吸引,忍不住往这边望。

  纠缠好一会儿才分出胜负,第二场又要开始,输了一把铜钱的赵和再次做庄:“我次还赌大鸟胜!”

  犬戎人们于是又纷纷开始“大鸟”、“小鸟”地叫了起来,这一次两人斗得更久,这边胜负分出,那边也有近半秦人的绳索被解开。有些性急的秦人已经按捺不住,而赵和也担心拖延下去会生变故,他突然将犬戎人下注的钱往怀中一搂,然后向着天空撒去:“去捡你们的钱吧!”

  对于犬戎来说,这些钱也是一笔不错的财富,虽然犬戎人彼此之间用钱用得少,多数是以物易物,但他们可以用秦人的铜钱,去与栗特人、乌孙人买东西。因此看到赵和搂钱,顿时有犬戎人发怒,但在赵和将钱撒开之后,他们又纷纷弯腰去捡钱。

  然后方信便厉声叫道:“动手!”

  方信身边的是一个犬戎人,听不懂秦语“动手”,瞪圆了眼睛问道:“你说什么?”

  “说这个!”方信一刀捅了过去,然后对着身边的犬戎人疯狂砍杀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