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星穹 五、歌舞助兴

小说:帝国星穹 作者:圣者晨雷 更新时间:2020-05-30 12:58: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张选一直在观察着赵和的表情。

  无论他带来的消息是什么,赵和的表情都比较和缓,高兴也好愤怒也好,都不是太明显。

  这是与其年纪不相称的沉稳,张选此前只在一个人身上看到过。

  当今天子嬴吉。

  当今天子嬴吉看似跳脱,但因为是大将军亲信的缘故,张选不只一次见到过他的真实面目,自然知道,嬴吉的跳脱倒有一大半是伪装出来的。这位少年天子,隐忍而深沉,便是大将军在背后,也不只一次夸赞,说他不愧是烈武帝之后,甚至比起其余太子胜更象烈武帝的性格。

  有时候大将军还会喟叹,若是太子胜也能够有这份隐忍深沉,或许当初江充的阴谋就不能得逞,现在还是嬴胜在位,那大将军自己就用不着这么累了。

  “恭喜赵公,以赵公之本领,重新封侯不过是指日之间的事情。”在王无忌也拿了自己的印绶之后,张选向赵和恭喜道。

  赵和摇了摇头,笑了起来:“然后用更快的速度将这爵位丢了吗?算了吧,爵位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意义,至今我还没吃到过封地的土贡呢!”

  一般封爵都有土贡,虽然大秦的爵位不再是直接管理封国,但是封国总要向其封君进献特产,这特产便被称为土贡。赵和的“赤县侯”爵位名声响亮,但实际上大秦并没有一个县名“赤县”,这就使得他没有收到任何土贡。

  见赵和还有心开玩笑,他身边的高凌姬北的眼睛都有些红了。

  虽然他们这些人因为此次西域之功,一个个都得到了封赏,象高凌与姬北,合着此前在敦煌的功劳,两人竟然也晋爵为大庶长,离封侯只有一步之遥了。

  以他们的年纪,还有身处西域这建功立业的地方,估计不出一年,他们便以得封关内侯。

  两人对望了一眼,相互点了点头。

  他们暗中拿定了主意,张选对此一无所知,而张选旁边的王无忌既然领了印绶,俨然就以西域都护府副都护自居,扬声说道:“张公远来辛苦,俞都护,还请安排宴席,为张公接风洗尘。”

  俞龙看了赵和一眼。

  赵和点了点头,则王无忌则是嘴角微微向上一翘。

  他这丝轻浅的神情落在了陈殇眼中,陈殇更是恼怒,一脚便将身前的案几踢翻:“吃吃吃,吃你个直娘贼啊,出生入死的时候没有人来,这摘果子吃宴席的时候,一个个就都来了……”

  王无忌瞄了他一眼,他心思深沉,并不想为这点事情与陈殇争执,却不曾想陈殇是个什么脾气,咸阳四恶之首岂是白说。他这一眼瞄过去,陈殇便恼了,反瞪回来道:“你瞅啥?”

  王无忌一愣。

  他没有与陈殇打过交道,却不知此人如此无理取闹,当即面色微沉,正要答话,却被张选一把按住。

  “赵侯,你方才许诺的烤全羊还算不算数?”张选反而向赵和问道。

  “自然算数,不过我如今可不是什么侯了。”赵和呵呵笑道:“已经准备好了,用了不少西域特有的香料,保管张公你吃得痛快!”

  他二人这样说起话来,陈殇与王无忌便被按住,不过王无忌是心中大恨,而陈殇则不停地转动着眼睛。

  陈殇心里自有算盘。

  这个王无忌,来西域当副都护,但若是能够当众扫他面子,让他抬不起头,这个副都护也不过是个虚名罢了。

  陈殇满心想着当如何给王无忌来个教训,念头转了两转,他悄然溜走。

  赵和注意到他溜走,不过想到他的脾气,不参与宴席反而更好些。

  领着张选等人,一起到了外边,此时虽然已经天寒地冻,但在外头升起了十个火堆,火堆上架着十只烤全羊,与赵和一起留在于阗的部下,还有随张选等人来的秦人,都围着这十个火堆,一时之间,人声鼎沸。

  “我此次来带了三百余人,都是招募来的英杰少年。”张选与赵和并肩而行,笑吟吟地道:“有些人这一路表现得极为出众,稍后有空,我将他们介绍给赵侯。”

  赵和连连点头:“能入张公之眼,想来是不差的。”

  他二人笑语吟吟,径直去了最上首的火堆前坐了,王无忌也跟了过来,张选回头望了他一眼,若无其事地道:“王副都护,你从今往后,便是俞侯副手,当去俞侯身边多请教请教,千万莫负了大将军与上官丞相。”

  他这话说得有些不客气,王无忌面色微微一僵,愕然地看着张选。

  张选这一路上行来,都对他极为客气,甚至可以说有些恭维他,但此时却是态度大变,让王无忌有些摸不着头脑。

  不过在眼中疑云一闪之后,王无忌口中道:“俞都护自然是有本事的,不过赵君更是名声远扬,我与俞都护共事时间还久,与赵君相聚之时却未必有那么多了,我当多向赵君请教才对。”

  他很客气地称赵和为“赵君”,但实际上此时用这种称呼,分明是嘲弄赵和立下大功却将自己弄成了庶民白身。赵和没有什么反应,但俞龙却是一把将王无忌的衣裳抓住,然后向自己这边一拽。

  这一拽,俞龙心中微动。

  王无忌的下盘极稳,俞龙用了八分力气,都没有拽动他!

  还是戚虎,与俞龙配合日久,早有默契,在王无忌另一侧推了一把,王无忌才被俞龙拉过去。

  “王副都护,你我多亲近亲近!”俞龙揽住王无忌,笑吟吟向着一边的火堆过去。

  王无忌无奈,只能随他坐到了旁边的火堆侧,眼睁睁看着赵和与张选坐在位于最上首的火堆。

  自有充当厨子的于阗人上前来,从烤羊上选取熟透的部分一一切割下来,奉与众人。张选接过穿着着肉的匕首,尝了一块之后,笑着道:“我在咸阳时也常去西市胡姬酒铺吃他们的烤羊,却没有这边的香甜,赵公在于阗,别的不说,这口福是不浅啊。”

  赵和笑道:“香料罢了,有些香料,在于阗这里不值几个钱,可是运到咸阳,那就价值几等于黄金,便是富可敌国之辈,吃起来只怕也会心疼,更何况你我?张公觉得这味道还好,不妨多留几日,一来么,在这里烤羊烤驼之类的可以让张公吃个够,二来张公也可以让手下人学着如何烤制。张公回去之时,我送张公一袋香料,哪怕回到咸阳,张公依然可以吃。”

  张选哈哈大笑起来。

  两人同时举起杯子,将葡萄酒一饮而尽,张选喝了这葡萄酒之后,仿佛又想起来一件事,召来一个随从低声说了两句。

  那随从听命之后离开,张先对赵和道:“我从咸阳来,没有给赵公带什么礼物,只带了一点酒,赵公不妨也尝尝咱们大秦的酒。”

  不一会儿,那随从取来一个陶瓮,除开封泥之后,酒香扑鼻,赵和嗅了嗅,觉得这香味似曾相识。

  他正想着,却听到身边一个声音响起:“这是新丰酒。”

  赵和与张选都是愕然回头,只见一女子,不施粉黛,笑语盈盈,出现在他们身侧。

  正是清河。

  张选认得清河,当即起身想要施礼,却被清河神色所阻。清河直接跪坐于赵和身边的毯子之上,亲自为赵和斟了一杯酒。

  赵和眉头皱了皱,低声道:“你这是做什么?”

  清河向旁边歪了一下眼色,赵和望了过去,就见陈殇得意洋洋地在那边向他举杯。

  “那混人说你为咸阳来人所辱,他是粗人一个,除了打杀之外没有别的本领,因此求我来为你出这口气。”清河一扬眉头,眉宇间英气一闪:“朝廷待你,何其薄也!”

  隔得稍远的王无忌等人自然听不到清河所,但是赵和旁边坐着的张选却是听得一清二楚。张选面色有些无奈,与清河目光相对时,更是露出一些敬畏之色。

  “回去告诉天子和大将军,他们有负阿和。”清河对他说道。

  张选拱了拱手,只能应下。

  清河望着赵和笑了笑,目光转到了火堆之上。

  此时众人已经三杯下肚,一个个稍起醉意,不少人目光都在清河身上打转,毕竟清河之姿色,乃是上上之选,便是王无忌,目光也在清河身上停了好一会儿,然后徐徐向俞龙问道:“此女何人也?”

  俞龙讶然看了他一眼,这厮竟然不认识清河?

  他不动声色,没有回答王无忌这个问题,而是开始劝酒。

  他与戚虎一人一下,王无忌虽然心有警惕,但哪里架得住这二人连番来,加上王无忌也有意与俞龙戚虎结交,希望能够撬一撬赵和的墙角,因此没有多久,便已经数杯酒入肚了。

  王无忌微微有些熏然,然后就听得琵琶声响,却是几个胡姬上来歌舞助兴。

  不过那几个胡姬只是伴奏,却见坐在赵和身边斟酒的那女子突然起身,然后开始边歌边舞。

  “新丰美酒斗十千,咸阳游侠多少年,相逢意气为君饮,系马高楼垂柳边……”

  所唱的正是咸阳游侠儿们最喜欢的一首曲子,王无忌此前也听过,但与他家风不合,因此并不喜欢,但此刻在西域这雪山大漠草场之处,他听得觉得胸胆开张,心潮也不禁澎湃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