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星穹 五三、体察风土

小说:帝国星穹 作者:圣者晨雷 更新时间:2020-05-30 12:58: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打发走这个于阗人之后,赵和眯着眼,独自思考了好一会儿。

  然后他来到一座帐篷之中,看到正使石轩正盘膝坐于毯上,斜倚着一个箱子在看书。

  见赵和进来,石轩笑着道:“听闻副使带回一个于阗人?”

  这是有人向他通风报信了。

  石轩不是白痴,虽然赵和在玉门阳关做下若大事业,但他还在是使团中控制了少数人,因此并不缺少打探消息的耳目。赵和对此也是心知肚明,并没有因为被监视而发怒。

  开玩笑,以赵和的所作所为,赵和甚至怀疑,大将军派来的使者张选肯定给了石轩一样新任务,就是看住他,不要让他再做出什么勾当出来。

  “是,我们若只靠着于阗官府,消息太过闭塞,而且这样做于阗人想让我们知道什么,我们才能知道什么。”

  “那个于阗人敢给我们泄露更多消息?”石轩讶然坐正。

  “石大使还是不理解西域这些邦国,这些邦国立足于绿洲之中,农业虽是根本,但若想要活得好些,还少不得商业,他们对商业之重视远胜过我们大秦,说实话,大秦商家到这里来,那才是如鱼得水。”赵和笑了笑:“但是重商便有一件事情了。”

  “请教副使,何事?”

  “商人重利,而利益是没有国界的。”赵和道。

  “利益没有国界……嘶,我明白了!”石轩吸了口气,霍然惊觉:“其实,雁门孙氏便与这相似!”

  “是,石大使不提,我倒忘了他们家了。”

  雁门孙氏是九姓十一家之一,这九姓十一家世家大族,一个个说是耕读传家,但实质上却是家家都与商业、商人有关。孙氏便控制了与犬戎人的边贸走私,源源不断地将原本禁止售于犬戎人的粮食、铁器甚至军资走私出去,换回毛皮、牲畜再转卖给中原、江南等地。在这个过程之中,孙氏积累了海量的财富。孙氏自然知道,他们的这种行为,在某种程度上是资敌,但他们还是这样做,而且一做就是百余年,原因无它,利益无国界罢了。

  “所以说,只要给他们足够的利益,他们便不惜瞒着官府,也要暗中将消息走漏给我们!”石轩点了点头,算是明白赵和的打算了。

  “更重要的是,于阗人的进进出出,反而有利于我们的行藏。”赵和笑眯眯地道:“石大使难道不想入于阗城瞧一瞧?”

  石轩怦然心动,但旋即正色道:“赵副使,这是异国他乡,你切莫乱来!”

  “放心,只是体察风土人情罢了。”

  “若是能放心,那才叫有鬼。”石轩忍不住将心底的话说了出来:“赵副使,自打结识你来,我每日都提心吊胆,睡觉都不敢睡熟,只怕突然间有人来禀报,说赵副使你又做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来!我就直说了吧,赵副使你现在出去告诉我,你将于阗人国君杀了,我都会相信!”

  听他这样说,赵和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多谢石大使如此高看。”

  见他毫无羞愧之意,只有自矜之心,石轩实在受不了,却也无可奈何。

  不过接下来的事情确实如同赵和想的那样,前来秦营求见“赵副使”者络绎不绝,那个还没来得及报上姓名的于阗人真给赵和找来了一批买主,除了丝绸之外,和亲使团带来的其余物资,也都大受欢迎,甚至连赵和备于自用的纸张,都有位有心机的于阗人哭着喊着要买——事后赵和打听清楚,这些纸于阗人自己不用,因为他们没有文字,但他们会将之辗转卖到极西,卖到波斯、大秦,据说在那里纸的价格约是同等重量的麻布的十倍!

  众于阗人都想买,赵和却没有立刻卖,只推说要再看看价格,到得第三天,那位于阗国王果真领着使团住入营帐之中,说是要开始斋戒,而赵和也终于说动一个觊觎丝绸的于阗豪商。

  “我愿意带贵人你进城,但是……前提是贵人你能够离开营地。”那位豪商排场不小,带着十几个僮仆,在受不得赵和的诱惑之后说道。

  他其实给赵和出了个难题,秦使的柴木如今都是于阗人给送来的,赵和想要离开营地,几无可能。

  但赵和一指这位豪商的僮仆:“啜密思,你的这些仆人,是否都可靠?”

  名为啜密思的于阗豪商昂头道:“自然都可靠。”

  “你的命令他们听不听?”

  “自然都听!”

  赵和一笑:“那就简单了,让他们脱下外衣,今天就呆在我们的营中,我们穿上他们的外衣,今日风沙大,我们用布巾遮一遮脸,不算奇怪吧?”

  啜密思张大嘴巴看着赵和,好一会儿苦笑道:“看来贵人心里早有打算。”

  赵和自然早有打算,事实上从第一天起,他就在策划这件事情。此前所有的铺垫,都是为此而来。

  没多久,啜密思便带着自己的僮仆们离开秦营,他们抵达外围时,一队于阗士兵懒洋洋拦住他们,点了点人数,发觉与得到许可进秦营的人数相当,便挥了挥手要放行。

  眼看要走出去之时,突然间有几骑奔了过来,其中一骑上的是位于阗官员,他看到这一行人,顿时皱起眉:“为何还有闲杂人等进出?”

  立刻有人上前,将此人拉到一边小声解释。

  原来这些能够进出秦营的于阗人也都不是普通身份,象啜密思,他的身后其实便有一位于阗王族在撑腰。那名于阗官员听得这个消息,不满地撇了下嘴,终究没有来得罪所有贵人。只不过见众人要走,他突然一鞭搭在了一个随行僮仆头上:“把面巾掀开,给我瞧瞧!”

  啜密思心顿时悬了起来。

  僮仆不慌不忙,将面巾掀起,正是赵和。

  “秦人?”那官员顿时警惕之心大起。

  “我父亲是秦人,不过我们家在于阗住得许久了,如今我是我家贵人雇用的译者。”赵和一开口,顿时将那官员的警惕性打消了大半。

  因为他这番话,是用纯正得不能再纯正的于阗语说的。

  西域三十六国语大同小异,但他们自己能分辨得出别人所说是否与自己一致。赵和开口,口音地道,一听就是于阗本地口音,甚至还带了点东城腔。

  而在烈武帝时,随着他遣人经营西域,设安西都护府,大量的秦人涌入西域,不少来到南疆,也有留在于阗国的。所以这个身份,确实有存在的可能。

  “原来如此,这天上的大雁都是飞向南的,你怎么会留在于阗?”那官员还有些警惕,于是又问道。

  他故意用了个于阗人本地的成语,赵和毫不犹豫地用下半句回应:“但它们终究还是要北返——我父亲是秦人,我却是在于阗出生于阗长大,在大秦我没有亲戚朋友,就算南去,也终究要北返,我何必多此一举呢?”

  那于阗官员对此回应很是满意。

  他挥了挥手,这一次终于是放众人离开了。等远离了军营之后,赵和旁边,樊令将面巾掀起,大口吸了吸气,然后向赵和一挑大拇指:“我谁也不服,唯独服你,你竟然真学会了!”

  “这有何难?”赵和一笑。

  他这一路上都在暗中学习于阗语,于阗使者们并不知道,看似听不懂他们对话的赵和,实际上在玉门关时就已经能懂了。而出玉门到于阗的这近两个月时间里,也足够赵和将一些基本对话学得清清楚楚,抵达于阗的这几天,他在与于阗人的交往之中,在偷听于阗军营里的对话中,开始有意打磨自己的口音和借用各种成语。

  樊令亲耳听到他在夜晚里于嘴中放着豆子,模仿于阗那含糊的口音说于阗话,当时樊令还嘲笑他来,却不曾想他竟然真有本事,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能够应付一个于阗官员的责难!

  啜思密深深看着赵和,他心中已经有些后悔了。

  “贵人,有一句话我讲在前头,我可以带你出来,但却不能让你去做什么不好的事情。”啜思密看了看周围,跟着赵和出来的只有樊令与阿图,其余僮仆还是他的人,他觉得自己人多,还可以控制住赵和,因此又补充道:“若是你做了不好的事情,你大可以逃回大秦,我可就惨了。”

  “你也可以跟我去大秦,大秦海纳百川,只要你愿意为大秦效力,便不愁出人头地。”赵和笑道。

  只不过这话让啜思密脸色更加难看:“贵人,你千万别害我!否则,我宁可做不成这桩生意!”

  “放心,我不害你,我只是好奇……而且这些天你们给我的报价,我都不太满意,我要亲自入城打听清楚在这里丝绸的价格,然后再决定是不是按你们报的价卖出我的货物。”赵和道。

  啜思密这次对他的理由半信半疑了。

  可正如赵和所,利益没有国界,啜思密自觉可以控制住赵和,因此利益对他的诱惑力,就远大于国界对他的吸引力。他只是反复警告赵和,却终究没有让赵和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