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星穹 四四、离开不好

小说:帝国星穹 作者:圣者晨雷 更新时间:2020-05-30 12:58: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死!”

  在赵和的一声厉喝之中,冲上城头的犬戎人呆了一呆,然后向后仰栽而倒,胸口出现一个深不见底的血洞。

  赵和踏着这个犬戎人的血迹,站上了城垛,向着外头正在退却的敌人看了一眼。

  这已经是第三次打败犬戎人的进攻了。

  犬戎人拿坚城确实没有什么办法,虽然破虏城不算是坚城,但犬戎拙劣的攻城本领让他们还是无功而返。不过犬戎人的习性,一般见利则死战,无利则远飏,因此哪怕全面进攻了三次,秦军杀伤的犬戎人也并不多。

  不过是两百余具尸体罢了,还不足以让这接近万人的犬戎人退却。

  戚虎用手中的戟顶了一下自己歪了的头盔,来到赵和身边,呸的一口带血的唾沫吐向城下,然后道:“犬戎人应该会改换战法了。”

  “何以见得?”

  “三次全面攻击都未得利,就算是只狗,也当知晓硬攻奈何不了我们。”戚虎拍了拍城垛:“幸亏是在这破虏城遇到的犬戎人,若是换作旷野之外,虽然我们仍不惧怕,但损伤定然不少。”

  赵和望着犬戎本阵之处,那边连接有骑士奔来跑去,看上去是向各部传递号令,然后从分散的各部之中,又有人向着本阵过去,应该是被召集起来商议如何应对如今的局面。

  “你觉得,犬戎人会如何做?”赵和不禁问道。

  戚虎咂了一下嘴:“我有上中下三策,你要听那一策?”

  “都听。”赵和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

  戚虎哈哈笑道:“下策自然是拿人命来填,大约拼掉三四千人,总能将咱们全都杀光,犬戎毕竟人多。”

  赵和眯了眯眼,以犬戎人的性子,根本不会做这种决死之斗,他们只会乘胜追击,不利则遁。

  “中策就是围,破虏城里有一口井,咱们这两千余人喝的是没有问题,但咱们带的军粮有限,我自己身上只有四日之粮,平均下来,能有两日口粮就不错了,更惨的是,人有粮,马却没有草料。”戚虎伸出三根手指头:“围我们三日,我们就得杀马求食,围我们五日,我们就要绝粮,围到七日,我们只怕就要饿得走不动了。”

  犬戎人数量更多,他们攻城不足,自保却有余,足以逼得秦军不得不龟缩在破虏城中,当然,若是秦军愿意舍弃破虏城这地利与他们决战,他们也会非常欢迎。

  “上策呢?”

  “上策就是以一部盯住我们,另一部去准备打援。”戚虎望着远处阳关的方向,微微叹了口气:“若是把阳关的援军可灭了,乘势夺取阳关,我们这支部队……对犬戎人来说还有什么威胁?”

  “不必夺阳关,只要灭了一支援军,我们的士气就会低靡,彼时犬戎再攻城,只怕有人会弃城而逃了。”旁边的俞龙插了一句。

  赵和抿紧了嘴,然后慢慢道:“围城打援啊……也不知道阳关那边会做如何选择。若是来援的人少,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若是来摇的多……阳关都尉所治下四千人,倾巢而出,倒是不惧这些犬戎人,但是,阳关重要,怎么可能倾巢而出不留人守?”

  “我更担忧的是,犬戎的这位金策单于,派出来的这支人马,究竟是主力,还是前锋,若是主力还好说,若是前锋……犬戎人主力又会有多少?”

  戚虎又呸地吐了口口水,喃喃道:“这个金策单于,当真是难缠之辈……”

  他军略更在赵和之上,怎么会不知道,若这支犬戎人只是前锋,也就意味着其身后可能又有十万甚至是二十万犬戎人将蜂拥而来。

  两年前犬戎人入寇,劫掠燕赵诸郡,让大秦到现在还没有缓过气来。若这一次再入寇,劫掠凉州,甚至与凉州的参狼羌等诸羌联手,入寇关中,那恐怕大秦的根基都要为之动摇。

  “犬戎人也不是草里长出来的,上次入寇,虽然让他们主力退出了长城,但大将军先后八战,各种斩获也超过三万人,这么大的损失,怎么着也得休养三五年才行。”俞龙摇头:“我猜想,这可能只是一支试探凉州虚实的部队,若是凉州守备森严,他们能捞就捞一把走,若是守备空虚,他们再动员人力也不迟。”

  “正是如此,所以这一战,我们若能胜,犬戎人在三五年之内就不敢再来犯玉门、阳关,若我们败了,从此敦煌多事,凉州不安了。”赵和也赞同道。

  “现在凉州就不安了,参狼羌都反了。”跟在赵和身边的樊令见他们一板正经地讨论这有的没的事情,不满地嘟哝道:“汝等有时间说这些,倒不如想个办法破如今之困!打完犬戎,我们还得去打参狼羌呢。”

  “参狼羌敢叛秦,想来就是与犬戎有勾结,甚至有可能,这支犬戎此时出现在此,就是参狼羌引来的。”俞龙说道。

  “这么说来……”赵和与戚虎得他提醒,脸色陡然一变:“阳关危险!”

  “参狼羌从里,犬戎人从外,两边夹击,阳关的葛庆又常年不在关中,若真如此,阳关必难守……这么说来,我们这里还不能放任犬戎人离开!”赵和又道。

  “犬戎人离开有何不好?”樊令不解地挠着脑袋。

  众人懒得对他解释,都向着犬戎人本阵那边望去。

  没有多久,他们看到,犬戎人本阵开始徐徐后退。

  犬戎人在撤离。

  “不可让他撤离!”俞龙戚虎几乎同时说道。

  赵和望了望城头看到犬戎人离开而欢呼的士兵,心微微一沉。

  这些士兵原本处于死地,现在凭借自己的英勇作战,逼得犬戎人不得不另作打算,可以说是死中求活了。这种情形之下,再要他们出城,离开这坚固的防御工事,去与犬戎人在野外浪战,他们还会愿意么?

  马定从旁边闪了过来,沉声道:“副使,边军之中,多边郡子弟,阳关若破,他们父母妻儿都在犬戎人的刀下!”

  赵和霍然惊觉:“你去与他们说,我要募五百人出城作战,只凭自愿,能有多少愿意出战者便算多少,不强求募满五百!”

  “我去!”马定先说了一声,然后大声对着那些正欢喜的士兵叫道:“玉门都尉所边军!”

  众人安静下来,马定只说了两句话:“犬戎人此去则阳关危矣!有家人在阳关之内不愿其为犬戎所掳者与我俱战!”

  他一口气将这两句话说了出来,然后向赵和拱手施礼,径直下了城墙,往着马群那边过去。

  城头的守军愣了一下,旋即明白过来。

  他们在这里欢呼犬戎人退却,可是退走的犬戎人却有可能威胁到他们亲人的性命!

  不待赵和再说什么,三五成群的军士从城头下来,随着马定一起,牵来自己的战马。

  他们无人说话,沉默着站在城门前,将方才堵住城门的砖石又搬开。

  城外的犬戎人本部虽然撤走,但是还留了约两千骑在外,这两千骑分散于四面,只不过犬戎人都骑马,破虏城又只是一座小堡寨,所以四面的犬戎人之间可以随时相互支援。

  他们也发现城门被打开,其余三面的犬戎人迅速向这面集中,正在撤离的犬戎人本阵也因此暂停,而是调转头来。

  不过在三面犬戎人集中之后,犬戎人本部便又开始后退。

  他们仿佛是在试探,试探破虏城中的秦军究竟敢不敢出来野战。

  然后他们看到一骑黑马,上头乘着一位身材不算高大也不算健壮的秦人当先出了门。

  第一个出来的,自然是赵和。

  他望了望犬戎人,犬戎人没有什么军纪,对他指指点点,还有人发出嘲弄的笑声。

  赵和向前移了几步,然后又向右方移动。

  在他身边,阿图与樊令也都骑马出来,紧接着是戚虎、马定。

  俞龙与李果没有出来,赵和令他们在城头守着,随时准备接应。

  跟着赵和出来的秦军五百骑,很快集中于城下,而犬戎人对这一幕始终只是指点,并没有派人进行攻击、驱退。

  他们大约对攻城攻烦了,也巴不得秦军出来作战。

  “准备!”赵和举起了长槊。

  “准备!”那五百骑也纷纷举起手中的兵刃,然后将之架在马身之上,以节约气力。

  “突击!”赵和又是一声厉吼。

  五百骑当即奋然而出,从一开始就是全力冲刺!

  赵和根本没有想什么爱惜马力之事,他要乘着这个机会,以五百人将眼前两千犬戎打崩,将犬戎本部重新吸引回破虏城下,令其根本无暇去顾及阳关!

  五百骑奔腾而起,形成的声势亦是惊天动地。

  犬戎人并没有料到从开战到如今都显得沉稳保守的秦军,一但激进起来竟然会激进到这个地步。当着城门之前的两千骑虽然有所警惕,却未结成坚阵,而那本阵更是没有将这出来的五百骑放在心上,仍然在继续后退,当五百骑狂奔而起时他们才嘎然止步。

  近万名犬戎纷纷回头,然后他们看到令他们百思不得其解的一幕。

  冲出城的那支秦骑,以锐不可当之势突入他们留守的两千骑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