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星穹 四二、勇者可胜

小说:帝国星穹 作者:圣者晨雷 更新时间:2020-05-30 12:58: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孙谢得意洋洋地出了阳关。

  在他身边,除了他自己所带的百余名伴当随从之外,还有两百余骑,其中为首者梳着辫发,袒着右臂,一副羌人打扮。

  孙谢没有想到自己会如此顺利——他在从阳关逃脱之后,便向玉门行来,路上遇到了这队羌骑,原本双方几乎要冲突起来,但得知对方是参狼羌之后,孙谢顿时改了主意,向对方献计,说是要替对方袭破阳关,打通参狼羌通往犬戎的通道。

  “如此犬戎与羌人联手,秦虽强,却也不再有凉州之地!”他如此对对方说。

  这番话说动了青狼羌,这队青狼羌原本就是来寻机来阳关接应与他们有约的犬戎的,在孙谢这带路党帮忙,自然更好。

  他们混入孙谢的队伍,以商队之名来到阳关之内,待外头犬戎人来临,便猝起发难,真的夺取了阳关关口!

  原本的打算,是待犬戎人大队人马来临之时,他们自关内冲杀,犬戎人自关外攻击,这样抢下阳关,现在不需要犬戎人动手,他们就已经控制了城门。虽然阳关守军在反应过来之后已经开始来争夺,但只要犬戎人赶到,这种争夺就没了意义。

  孙谢觉得自己立下殊功,全然不知那些参狼羌看着他的目光都有些戏谑。

  他出了阳关之门,然后被风一刮,面罩吹落,正要去抓面罩之时,却看到那个让他刻骨铭心的仇人。

  “陈殇!”他失声惊叫。

  认出他来的陈殇咧嘴一笑:“直娘贼的,竟然是你这厮!”

  然后陈殇举刀便冲了过来。

  他们杀了阳关守军一个措手不及,原本以为开了门之后迎来的就是犬戎人,结果迎到的却是陈殇与马越,顿时又被陈殇马越杀了个措手不及!

  若是原本截击陈殇马越的犬戎人还跟着,那么他们还可以与之夹击,陈殇马越的人手少,在夹击中坚持不了多久。但是,在陈殇马越回头救下部下之后,犬戎人大沮,又见阳关就在面前,便停下了追击步伐,使得陈殇与马越可以从容面对一方。

  哗啦啦的声响之中,陈殇的刀已经劈到了孙谢面前。

  孙谢反应过来,但他一望陈殇,胆气便丧,所以他做出了一个最错误的选择。

  跳下马,想要以此避开陈殇的刀。

  结果虽然闪过陈殇的刀,却被随他一起的参狼羌的马匹撞翻,他才想大呼“自己人”,便被参狼羌的马一脚踏在大腿之上。

  “啊——”孙谢惨叫了一声,却又嘎然而止。

  因为另一匹马踏过来,直接将他的叫声堵了回去。

  紧接着更多的马在他身上踏来踏去,不过这个时候他已经毫无知觉了——第二匹马就已经将他踩死。

  陈殇顾不得落马的孙谢,他挥刀又迎上了参狼羌。

  与犬戎人相比,参狼羌长期投靠大秦,因此兵刃的质量要好得多,至少他们的箭头全是铁制,兵刃也都是钢铁打造。若不是猝不及防,陈殇与马越这二十骑,根本不可能突破对方。

  但双方队伍猛烈撞击之下,陈殇与马越这边倒下了三分之下,参狼羌那边则被直接杀透,让陈殇与马越杀入阳关门洞之中。

  此时前方密密麻麻全是人,后方参狼羌也掉过头来,陈殇正待向前,却听到马越厉声道:“替我守着后面!”

  门洞之中极为狭窄,不过是二骑并行的空间罢了,马越叫了一声后,双腿一夹马腹,马怒嘶一声,直接跃起,马越的头几乎撞上了门洞上方,然后他的马前蹄狠狠踏在了一个参狼羌的马上,那匹马吃痛,也人立起来。

  而此时马越的长矛已经探出,直接将对方捅下马来。

  马越甩鞍跳起,跳上那匹人立的马背,又是挥矛一刺,将另一骑参狼羌刺翻。

  他还乘势回头望了一眼,只见陈殇的背影,正堵在门洞另一端,把杀回头的参狼羌拦截下来。至少短时间之内,马越不用担心自己的背后了。

  他深吸了口气,又向前冲去,此时空间狭窄,马匹反而误事,因此马越已经弃马步战,而参狼羌之人生长于马背之上,倒没有他反应这么快,马挤马的情形下,又不能纵马来踩踏马越,顿时给他连接得手,又刺下三人。

  参狼羌又惊又怒,但也仅能惊怒,他们的后方,已经传来秦人的呐喊之声。反应过来的阳关守军,正奋力杀过来,要夺回城门。

  一是之间,双方形成了一个诡异的格局:马越、陈殇带着护卫们被参狼羌两头夹击,而在阳关城内的参狼羌又被秦军两头夹击。

  此时追击的犬戎人也反应过来,顿时疾驰向这边,想要乘乱夺取城门。

  当阳关激战之时,距离这里十余里外的破虏城,同样也在发生一场争夺。

  破虏城毕竟放弃的时间久了,所以赵和虽然带队先占据了城,可是犬戎人随即赶到。破虏城有一东一西两座门,赵和自东门入,横穿破虏城来到西门,而此时犬戎人同样也抵达西门门口。

  “该死,大门被谁弄走了?”一望见宽荡荡的门洞,戚虎愤怒地道。

  “废话少说,怎么办?”俞龙叫道。

  “你守门口,硕夫带人上墙,我来反击!”戚虎瞬间接过指挥权。

  俞龙立刻带人冲上去,先结阵将涌入的犬戎人挡住。犬戎人骑马,他们则弃马步战,在密集的空间之内,犬戎人的马冲不起来,虽然可以居高临下,但他们也可以用长矛大槊以长攻短。犬戎人的势力头被他们一时扼住,紧接着,戚虎便一手执刀,一手执戟,带人突入犬戎队伍之中。

  以戟格挡,以刀杀敌,戚虎连连得手,正要继续冲杀之时,他突然身体一僵,看着自己旁边的人:“阿和……你怎么也过来了!”

  赵和一手执戟一手执盾,望着他笑了一下,然后挥戟刺中一匹马腿,又灵活地闪过那马立起来的蹄子,顺手一盾将马上的犬戎人拍了下来。

  在他身边,阿图的长矛直接将落下的犬戎人刺死,樊令则举起大盾,将另一个犬戎人的攻击替他挡住。

  “让让,别挡道!”一边小心护卫着赵和,樊令一边不耐烦地对戚虎道。

  戚虎险些气乐起来:“真娘贼的,狗屠儿,竟然嫌弃乃翁我挡道了……跟我杀啊!”

  他怒气之下,须发皆张,刀戟狂舞,生生在犬戎人当中杀出一条血路。虽然全身上下插了七八件犬戎人的兵刃,但他仍然是一往无前!

  俞龙瞅准机会,率众冲来,将涌入城中的犬戎人终于赶出了城洞。

  然后迎面而来的,就是犬戎人密集如蝗的箭寸。

  俞龙树盾将自己护住,缓缓退回门洞之中,在城楼之上,李果连发三箭,每一箭都命中一名犬戎贵人,犬戎人顿时慌了起来,便是箭雨也稍稍放缓。

  紧接着,三枝箭飞了过来,几乎同时穿过李果刚才立身之处。

  “射雕儿!”有边军叫了起来。

  对方也有一位神射手,而且是能同时发三矢的神射手!

  这种神射手被犬戎人称为射雕儿,即使在善于骑射的犬戎人当中,也是不可多得的存在,每一个人的地位都极高,不逊于那些犬戎贵人。

  李果从城上垛口探出身,正要反击,但从另一个方向,又是三箭同时飞至,逼得他不得不再度缩回垛口之下。他发觉眼前一花,却是他头盔之上的红缨被射落,从他面前飘了下为。

  两名射雕儿!

  对上一名射雕儿,李果有十足把握压制对方,但同时对上两名射雕儿,他的处境就不太妙了。

  他身边随他一起上城的秦军弓手材官们纷纷举弩射击,只不过那射雕儿太过厉害,仅仅片刻功夫,便有四名秦军弓手被其射中,中者连吭都没吭一声,便当即气绝。

  其余弓手只能与李果一般,将头缩在垛口之下,不敢再出来对射。

  将城头的射手压制住之后,犬戎人就可以毫无顾忌地对着城门处倾泄箭雨。俞龙虽然执盾格挡,可是这箭雨之下不得不连连后退,甚至退回到门洞之内。

  而犬戎人开始下马,有人也举起盾,准备再次冲击破虏城的西门了。

  俞龙向上望了一眼,又叫了一声:“硕夫!”

  李果明白他的意思,若不能除掉犬戎人的射雕儿,他们在防守时就极为被动!

  李果喘了两口气,然后开始调整呼吸。

  一息,两息,三息……

  五息之后,李果悄然移动脚步,已经从方才呆着的垛口稍稍偏移了几步。

  然后他摘下自己的头盔,猛然将之抛起。

  头盔尚未从最高点落下,铮铮的声响中,连接着三枝箭已经射中头盔,将头盔击得飞向城内。

  李果心中一凛:只有三箭,证明只有一名射雕儿动手,另一名射雕儿引弦不发,就是在等着他!

  但在心中闪过这念头的同时,李果的身体已经做出了反应,他从垛口出跳出,张弦,瞄准!

  他鹰一般的目光,锁定了犬戎人中一个戴着灰皮帽的,同样,那戴灰皮帽的也盯住了他。

  李果没有射那个已经发箭的犬戎人,他将目标定在了这个引弦不发的灰帽射雕儿身上!

  而对方,也早已等他多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