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星穹 十三、局外落子

小说:帝国星穹 作者:圣者晨雷 更新时间:2020-05-30 12:58: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白云观一隅,凉亭之中。

  卞道人笑眯眯地向着赵和伸手:“小官人,请。”

  “若是我胜了,你就将是谁在此与于阗人勾结告诉我?”赵和缓声问道。

  “老道不过是一个在白云观里等死的家伙,哪里知道是谁在此与于阗人勾结……小官人先别发怒,老道虽然不知道谁与于阗人勾结,却知道小官人应当向谁去打听。”卞道人捋须道。

  这话说得有些绕,赵和皱紧眉,思忖了一会儿才明白他的意思。

  他知道此事与某人有关,但却不能确定此人是不是真正与于阗人勾结者。

  “行,我年少,所以我先落子。”赵和一把去抢白子。

  此时围棋之规则,不仅要先在棋盘上布局座子,而且执白棋者先下。赵和先夺白棋,可是手才伸出去,卞道人干瘦的胳膊就横了过来,将他拦住。

  “嘿嘿嘿……我年老了,自然该我先落子。”卞道人用沙哑的声音笑了笑。

  赵和抓住他的胳膊,顺势一推:“老不以筋骨为能,既然已老,何必与我这年轻人争先后?”

  卞道人却又是反手,叼住赵和的手腕,顺势一带,将之拢入自己怀中,而另一只手已经乘机伸出,将那装着白子的棋盒拿了过去:“老而弥坚,老当益壮,姜是老的辣!”

  他将白子夺去,然后笑眯眯地看着赵和,赵和则是神情一动,有些讶然地望着他。

  这卞道人……手底下有点功夫!

  刚才那夺棋的动作,虽然有欺赵和警惕心不足的原因在里面,但是其动作流畅自然,用力巧妙灵转,若不是手底下有功夫的人,根本做不到!

  “道人非同一般啊。”赵和缓缓道。

  卞道人咧嘴笑了笑,沙哑的声音响起:“连浮图教的秃驴,都能作金刚舞,何况我道门之人?”

  赵和心中一凛。

  他正次正视着卞道人,好一会儿之后道:“道人认识我么?”

  “小官人别问那么多,下棋下棋,老道生平所好,唯有下棋,当年倒是有一位老友,棋力与老道相差无几,和他下得很是快活。但后来他远走他乡,老道没有可堪一战的对手,就只能找些臭棋篓子下臭棋取乐……老道早就憋坏了!小官人有什么问题,下棋胜了老道再说!”

  他既然这样说,赵和也只有开始座子。

  卞道人执白先下,赵和以黑应对,但双方仅仅各下了五子,赵和就皱紧了眉,陷入苦思之中。

  他在铜宫之中时,下棋是他为数不多的乐趣,而那些老人为了锻炼他的心力,也有意培养他下棋。在他众多老师之中,郦伏生更是以棋艺绝于天下,他自己的天赋也不错,因此单以棋技而,他已经到了接近一流的水准。

  甚至若能够超水准发挥,与一般的国手也能抗衡。

  但这卞道人棋艺之强,实在出乎赵和意料。

  他适应对方下棋,自然是有几分把握,可卞道人棋路诡异,完全与他背过的任何一家棋风不同。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什么样的棋路会将整个棋局搅乱,卞道人就怎么下,为此他甚至不在乎自己的得失。

  这厮完全是以挑起一片混乱为乐!

  才下了二十步,赵和就觉得这棋盘之上的局面已经乱成了一锅粥,什么情况都看不清了。他揉着自己的下巴,正冥神苦思,却听到有个声音道:“正事要紧,你还有闲心在这下棋!”

  紧接着,一只脚抬了过来,将棋盘踢飞,所有的棋子都撒在了地上。

  干这事的,自然是陈殇。

  已经离开的陈殇去而复返,一把将赵和抓了起来,就要将他拖走。

  “别走别走,我记得棋谱!”卞道人却抓住了赵和另一只胳膊:“下完这一局,不论胜负,我都将你想知道的事情告诉你!”

  陈殇原本以为赵和只是在下棋消遣,的到卞道人此语,不由一愣:“你为何与他下棋?”

  赵和挣脱他的手:“他说有线索。”

  陈殇略有些尴尬,慌忙将棋盘又放好,将被打飞的棋子又拾了回来。

  卞道人记忆力果然好,很快就将棋盘上的棋子依样摆了出来,然后向赵和一伸手:“该你了。”

  他这一伸手,再看赵和时,却发觉赵和此前凝神苦想的神情全都没有了。

  赵和取了一枚白子,直接下在了棋盘上的一块空处。

  此前两人纠缠混斗,致使棋局极乱。赵和跳出缠斗之处,下出这一步棋,几乎就是将此前座子和二十余步所营造的“势”全部放弃了。这在下棋之时,原本是逼不得已之际才会采取的手段,譬如壁虎,断尾求生。可现在局面混乱,远不到这种情况,赵和偏偏也下出了这样一步。

  卞道人不由陷入长考之中。

  他拿起一枚黑子,准备下在方才双方缠战之所,但犹豫了一下,又想紧贴着赵和那步棋下在空地之处,如此犹豫再三,这一步也没有下出去。

  “不对,不对,这一招不是你的风格啊……让我琢磨琢磨……”卞道人用沙哑的声音喃喃自语,好一会儿之后,他才决定不管赵和这一步棋,而是继续于缠战之处落子。

  这一子下去,赵和在缠战之处就陷入极为不利的局面。

  但赵和竟然不作任何应对,又在另一处空地落了一子。

  卞道人再次犹豫,心中反复计算,确定这两子对于混战之局没有任何帮助,便又在纠缠处落子。此子落下之后,黑白棋子纠缠之处,白子已经占据绝对上风,黑子已经被牢牢控制住,甚至若再不应对,这数十子都无法成活。

  一次提走近二十子,这可以说是屠龙了。

  但赵和对此仍然不顾,在第三处空地,又下了一子。

  卞道人以为他是自曝自弃,当即冷笑了一声,直接落子,连接两步,屠了赵和一条龙。棋盘之上,近二十枚白子被提走,局面为之一空。

  然后赵和在他刚刚被提走的地方,又下了一子。

  这一子仿佛是自杀一般,闯入了对方的包围之中,可是偏偏就这样一招,让卞道人觉得进退失据,不知该如何处置为好。

  他自己是一个乱战的高手,可是现在这个局面,却让他觉得不需要乱战,只要稳扎稳打便可取胜了。可偏偏稳扎稳打,与他的棋风极度不合,要他这样“正常”下棋,就会令其极为别扭。

  好比是一人用左手惯了,忽然改为右手,虽然也用得成,但总会有些不适。

  接下来卞道人不免处在犹豫之中,又是十余子落下之后,卞道人忽然一惊:就在他战又不能激战、守又不曾坚守之中,赵和落在那些空地中的棋子,竟然开始形成了一种大势,反而将他原先吃掉赵和十余子的那处地盘包围起来。

  不仅包围起来,赵和闯入他包围圈的那一枚黑子,更仿佛成了内应一般,让他总觉得,对方随时有可能借助这枚黑子,反屠他一条大龙,让他不得不分心应对。

  如此行到一百余步之时,卞道人将两枚白子往棋盘上一扔,长叹了口气道:“论棋艺,你不是我的对手,你虽然胜了这一局,却是侥幸,而且于大势无补!”

  “胜了就是胜了,罗嗦那么多干什么,回答我们的问题才是正经!”旁边的陈殇早就等得不耐烦了,此时叫了起来。

  “呵呵,他能获胜,还得多亏了你,你踢翻棋盘,提醒了他,要胜过我,就必须打翻棋盘,局外落子。”卞道人笑眯眯地向陈殇点了点头:“陈官人,你还是有些运气,不过……老道人会点相术,有一说一,若你只倚仗着运气行事,终有一日,运气用尽,你反要遭到气运反噬。”

  “呸,最讨厌你们这些装神弄鬼的家伙。”陈殇啐了一口,完全不以为意。

  赵和见这道人总是打岔,心中也有些不喜,他坐正身躯:“我既然胜了,那么道人请告诉我们,究竟是谁在与于阗人勾结!”

  卞道人捋着须,笑呵呵地道:“小官人当真心急,老道既然答应了的事情,岂有不说之理,就算不怕这位陈官人烧了白云观,也要怕赤县侯的手段啊。”

  这道人果然认得赵和!

  赵和与陈殇交换了一下眼神,陈殇手已经握在了剑柄之上。

  “勿急,勿急,你们想要知道是谁,何不问问他。”卞道人突然向着前方呶了一下嘴。

  两人转过身去,看到一个年轻的官员,正缓步走了进来。

  “此人……”赵和眉头一皱:“是谁?”

  “大鸿胪寺的行人孙谢,我在大将军府见到过他……这厮在咸阳城名声向来不错,他们孙家在朝中势力可能还要胜过一般的九卿……”陈殇死死盯着那年轻官员:“老道,你莫非以为胡乱说一个人出来,陈某就怕了?”

  卞道人失笑起来:“老道只是说请你们去问问他,若不是他,你们再来寻老道麻烦不迟,哪怕烧了白云观泄愤,老道也绝无二话。”卞道人又用沙哑的声音笑了起来:“更何况,老道撒谎骗你们,对老道有何好处?”

  “那你说真话将真相告诉我们,对你又有好处?”正当卞道人觉得自己的辩解无懈可击之时,突然间听到一声反问。

  他愣了一下,然后看向赵和,却发现赵和正用幽深的目光盯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