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星穹 十、俩个蠢蛋

小说:帝国星穹 作者:圣者晨雷 更新时间:2020-05-30 12:58: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清河郡主府前。

  往日清河郡主府前总是访客不断,半个咸阳城的人都知道,这位郡主甚得天子与大将军之爱,是咸阳城中少数能够在天子与大将军面前说得上话的人物之一。但今日,郡主府前却是门庭冷落。

  就连为了迎接元宵而挂起的花灯,此时也显得有些萧瑟,根本烘托不出节日的气氛来。

  陈殇呆呆地坐在门槛上,背后是紧闭着的大门。

  赵和与俞龙在稍远处,两人皱着眉。

  “若一直不肯见,就让他这样一直等下去?”俞龙向赵和问道。

  “那还能怎么办,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家伙的脾气。”赵和叹了口气:“他若是个听人劝的,还会有今日?”

  俞龙也叹了口气。

  他们跑到郡主府来讨要消息,但却吃了个闭门羹,不但没有见着清河,就连往日可以见到的侍剑,也没有露个脸。门房就将陈殇拦了下来,陈殇也是个倔脾气,干脆坐在了郡主府的门槛之上。

  如此僵持足有一个时辰了。

  赵和与俞龙只能在这里陪着他干等,不过他们不好跑到门槛上陪坐,因此只能在稍远的地方望着。

  “要不你再去劝劝?”俞龙对赵和道。

  “你比我会说道理啊,该你去劝才对。”赵和道。

  俞龙耸了一下肩:“道理好说,劝人却难……我倒觉得,你这方面的心思比我要深远,还是你去合适。”

  赵和又叹了口气,开始绞尽脑汁,想着如何去劝说。

  就在他准备举步前去的时候,突然郡主府的门打开了。

  陈殇顿时跳起,还不待他说话,里面伸出一只手,请他入内,他顾不得赵和与俞龙,独自进去。

  赵和俞龙又对望一眼,迅速奔向大门,但当他们到门前时,门砰的一声又关上了。

  两人鼻子险些被门撞扁。

  “开门开门!”俞龙敲着门叫道。

  “快开门,让我们也进去!”赵和也道。

  但是里面并没有理睬他们。

  两人敲了好一会儿,也没有任何回应,只能收住手。

  “至少不会有什么危险。”赵和宽慰道:“清河郡主总不能因为陈殇喜欢她,就对陈殇动刀子吧?”

  “虽然不会动刀子,但比动刀子也轻不了多少,我结识横之多年,他向来风流不羁,还从未对一个女子如此动情过!”俞龙皱眉:“而且,此事情既然报到大将军处,基本上就已经有了定论,就算郡主本人想要反悔,估计也难了。”

  赵和抿了一下唇:“你觉得这真是郡主本人的意思?”

  “若非其本人之意,谁能逼她?”俞龙摇了摇头:“就算朝中真要遣人和亲,也轮不得清河郡主,宗室之中有公主之爵又适龄未嫁者就有三位,郡主也有六位,若是加上县主、宗女,三四十号人选总是有的……”

  “总之就是这和亲之议不好。”赵和摇了摇头:“大秦疆域万里,民众数千万,带甲之士六七十万!这么多人,却要将北却胡虏的责任,交给一介女子……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反正我就是觉得不妥。”

  俞龙沉默了会儿,然后也露出愤愤之色。

  对于一个有血性的男人来说,这确实是一种羞辱。

  “若是有机会,我会与大将军说此事。”俞龙道。

  “我也会说此事……不要等有机会,回去之后,我就上表,大将军和天子那边都要说一说,就是清河不去,难道别人家的女儿,就不是大秦的女儿么?”赵和冷笑道:“提此议者,为何不将自家女儿送出去……不对,他女儿也是无辜,他应当将自己送与胡戎,前去和亲才对。”

  这话让俞龙忍俊不禁起来。

  两人又等了大半个时辰,终于听到院子里有响动。

  紧接着,门栓的声音响起,门被打开,陈殇慢悠悠地走了出来。

  陈殇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

  赵和与俞龙将他一把扶住:“怎么样,你见到谁了,里面跟你说了什么?”

  陈殇摇摇晃晃跨出了门槛,里面送他出来的郡主府仆从立刻又将门砰的一声关上。陈殇迈步向前走了几步,突然一屁股坐在地上。

  他嚎啕大哭起来。

  赵和与俞龙两人都是心急如焚,干脆将他架起:“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你快说呀,说出来我们还可以帮你出出主意!”

  “是郡主……郡主本人之意……她意已决,不能更改……”陈殇顿足哭道:“都是我不好,我没有本事,若我早日封爵,有个关内侯的名号,我就可以正大光明向天子与大将军求亲,求赐婚……我早年太过荒唐,误了大事,误了郡主!”

  他这番话说得俞龙与赵和将劝说的语都咽了回去。

  俞龙向赵和微微摇头,嘴唇做了“没救了”的口型。

  赵和则点了点头。

  “你没有劝她么?”听陈殇反复念叨了几遍之后,赵和忍不住道。

  “劝,我自然劝了,我跟她说,只要再给我两年时间,我肯定能立功封侯,到时就可以风风光光娶她,可她只是叹气,说已经给了我两年时间,她等不得了……我跟她说,若这是天子与大将军的意思,我豁了性命,也要去求天子和大将军改变成命,她却怔怔落泪,说天子与大将军都未逼迫她,是她自个儿觉得这样做最好……我跟她说,那于阗国是什么狗屁地方,流沙之外,穷漠之中,人生地不熟,她一个人跑那里肯定会吃亏,仅语不通就足以让她寂寞至极,她却说没关系,她会将郡主府上下都带过去,侍剑与鹿鸣会陪她说话……”

  最初陈殇念叨之时,赵和还只是微微摇头,但当听到末了一句,清河准备将侍剑与鹿鸣都带去时,他的脸色顿时变了。

  “等一会儿,她说什么,她还要带鹿鸣去于阗?”赵和一把抓住了陈殇的肩膀,眼中闪过暴戾之色。

  陈殇怔怔看着他,呜呜哭道:“是啊,她要带去……”

  “我呸,她自家想要和亲,自个儿去就行了,为何还要带鹿鸣去那鸟不拉屎的地方?她疯了还是魔症了?自己想要吃苦便罢,干嘛还要祸害鹿鸣?”赵和暴中如雷,破口大骂。

  陈殇立刻把他揪住:“不许你骂她!”

  “我不但要骂她,还要骂她祖宗十八代!”赵和反手也揪住陈殇:“你个蠢货,为了她什么都不去想,鹿鸣才多大,凭什么随他去那大漠之中吃沙子?”

  “清河堂堂郡主都能去得,凭什么你家鹿鸣就去不得?”陈殇也红了眼睛。

  “她是自己蠢,找死怪得了谁……啊呀!”

  赵和说话间,陈殇毫不犹豫挥拳,给赵和眼眶就来了一下,赵和头一扬,怒意上涌,立刻一记头锤反撞过去。俞龙骇然将两人分开时,两人已经一个青了眼睛,一个鼻血长流,而且都怒目相视,一副要再打一场的模样。

  “你们俩也真是,大伙是过了性命的交情,同生共死的兄弟,怎么为了俩个啥都不是的娘儿们自己打起来……啊哟!”

  俞龙那句“俩个啥都不是的娘儿们”才出口,陈殇与赵和愤怒的目光都转向了他,他叫了一声,向后退了步,摆出防御的姿势后又道:“难道你们还要为那俩娘儿们打我?”

  赵和怒气冲冲,看着陈殇,又看了看俞龙,然后转过身去:“不行,我不能让这疯女人乱来,我要去阻止她!”

  他这会儿比起陈殇方才还要急,陈殇在背后想要骂他,却被俞龙抱住:“让他去,若他能将这事情搅黄了,清河郡主不就不需要去和亲了么?”

  陈殇心中一动,犹豫了一下道:“你说他能搅黄此事么?”

  俞龙噗的一笑:“你看吧,他从铜宫出来,到现在搅黄了多少人的好事,依我之见,待他回来之后,你最好向他赔礼,免得待你与清河郡主成亲之日,他又搅了你的好事!”

  陈殇闻得此,开始细细思索起来,越是仔细去想,他就越觉得心惊:赵和被他从铜宫接出来之后,确实坏了不少人的好事,而且只要一搅动起来,就会闹得惊天动地。

  他自己是咸阳四恶之首,可是论起搅事的本领,在赵和面前只能说是甘拜下风。

  这让他不禁有些忧心,琢磨着是不是真找赵和道歉。俞龙见他情绪稳住,这才松了口气,伸手抹了抹额头的汗,心里暗暗骂道:“俩个蠢蛋。”

  再看赵和,赵和在郡主府前连连敲门,里面应都不应,他二话不说,直接找了棵靠近院墙的树,然后爬上树,再从树枝上翻过院墙,咚的一声跳进了院墙之内。

  俞龙与陈殇对望了一眼,都有些期待。

  又是小半个时辰,郡主府的门打开,失魂落魄的赵和走了出来。在他身后,门砰的一声紧紧关上。

  俞龙觉得这一幕很是熟悉,而陈殇已经忘了与赵和打架的事情,跑过去按住赵和的胳膊:“如何,你有没有劝服郡主,她有没有改变心意?”

  赵和怔怔看着他,好一会儿,眼神涣散地道:“这世上的女人,无论大的小的,是不是心思都让人无法明白?你那郡主要死要活非要去和亲,可鹿鸣这小丫头为何也要死要活非得陪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