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星穹 六、观前巧遇

小说:帝国星穹 作者:圣者晨雷 更新时间:2020-05-30 12:58: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咸阳城出现在赵和的视线之中。

  他有些疲倦地从马上站直身体,活动了一下双手。

  自齐郡回咸阳,这是长达三千里的行程,哪怕他年轻精力好,却也因为赶路而疲惫不堪。

  “总算回咸阳了,直娘贼的,这一路尽在吃灰!”樊令呸了两口唾沫,长长舒了一口气。

  赵和微微一笑。

  他们自东门进入咸阳,与两年前离开时相比,咸阳似乎毫无变化,但赵和还是敏锐地感觉到,咸阳城中的气氛有些不一样。

  低沉、抑郁。

  哪怕犬戎被逐出了大秦,可这一场战争,大秦还是吃了老大的亏,咸阳城的人口,都因此而少了。

  “先去大将军府还是哪儿?”在街上走了一段之后,樊令才发现赵和似乎有些魂不守舍,便向他问道。

  “大将军府……算了,先去那边。”

  赵和伸手一指,指的是一个让樊令意外的方向。

  咸阳城的西南。

  “咸阳令署?”樊令问道。

  “不是咸阳令署,而是白云道观。”赵和道。

  “去那里做什么,在齐郡,我可在浮图寺庙里呆得发厌,莫非在咸阳城,还要去道观呆?”樊令抱怨了两声。

  “你先回丰裕坊,看看你老娘,明日去赵吉……皇帝赐我的府邸里与我相会就是。”赵和道。

  樊令有些犹豫。

  “别担心我的安危,这可是咸阳城,而且我身边还有这么多人。”赵和一笑。

  在赵和身边的高凌与姬北都用力点了点头,他二人带着十六名稷下剑士,如今成了赵和的家臣。

  樊令又抱怨了一声“就是你入咸阳,所以我觉得咸阳还会出事”,不过他还是思念老娘心切,先往着丰裕坊去了。

  赵和顺着街道先折向南,然后又折向西,穿过半个咸阳城,这才来到一片白墙黑瓦之间。

  白云道观。

  袁逸当初的“观使”一职,实际上就是来自于白云道观,象这样的大型道观,朝廷都设有专人管辖,一般都由道家士子充任,其中负责白云道观的最为清贵。袁逸有个丞相老师,帮他谋得这个职位,成为“观使”。

  咸阳城中两大道观,一座是白云道观,一座是青牛道观,据说都是为纪念老子出函谷关而建。白云道观与咸阳令署隔着一条街,原本是座闹中取静的场所,只不过建观一百余年,随着周围越来越繁华,它也不可避免地沾上了铜臭气息。

  至少赵和看到的,与其说是一座道观,还不如说是咸阳东西二市之外的另一座大型集市。

  赵和在白云道观前站立许久,仰头望着道观大门的牌楼,却始终没有踏进去。

  高凌与姬北相互看了看,不知道他站在这里是何意思。

  唯有赵和自己知道,他站在此处,与袁逸送他时说的两件事情有关。

  “我奉老师之命,为白云观观使,其实还有一个用意,就是在白云观追索江充的一些遗事。老师说,江充在咸阳时,最常去的去处之一,便是白云观,因此他怀疑江充在白云观中留有某些后手,但这二十年来,老师都一直没有什么收获。如今天下诸多乱局,虽然看似各自独立,但老师断,这与江充当年布局必有关联。这些年老师镇之以静,许多人只道他是老糊涂了,却不知他是在拖延时间,想等江充当初留下的后手自败……”

  正是袁逸这番话,让赵和进咸阳城后,首先便是来到这里。

  他没有见过江充,若他不是已经被追赠为悼皇帝的烈武帝太子赢胜之遗孤,那么他与江充似乎也算不得有私仇。但是,赵和心里总是觉得,自己的命运与此人必然有所交织,而一但这个交织点被他找到,那必然又是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看了许久,他没有进去。

  以上官鸿之老奸巨猾,袁逸之聪慧灵秀,他们尚且未能在白云观中找到江充的后手,赵和不认为自己入观就能找到。

  因此,在良久之后,他转身准备离开。

  然后就在这时,两个身影从道观中走了出来。

  赵和本来都转过去了的身体,又生生扭回来,惊喜地看着这两个身影中的一位。

  小小少女王鹿鸣回眸向侍剑淡淡笑着,听着她抱怨又来到了白云观,却没有说话。但很快,她仿佛是有心灵感应一般,回过头来,看着正在一棵树下,牵着马风尘卜卜的赵和。

  近两年未见,虽有书信往来,赵和的形象变化还是挺大的,不但身材长高了,脸上也不再是面黄肌瘦。

  只有那双眼睛,还和当初睡在棺材铺子里的小少年一般无二。

  “阿和哥哥!”王鹿鸣惊呼了一声。

  “是我,我回来了!”赵和向她挥了挥手。

  王鹿鸣顿时跑了过去。

  赵和也扔了马的缰绳,大步向她走了过来。

  两人靠近,相互凝视许久,王鹿鸣突然热泪盈眶。

  侍剑在后边看这模样,不由自主撇了一下嘴,但旋即面上也浮起了笑意。

  “阿和哥哥,你回来了,怎么也不来封信说一声,我出城去接你!”忍着泪,王鹿鸣说道。

  “急着回来。”赵和笑道:“觉得我会跑得比信使更快,所以就没有写信了。”

  王鹿鸣顿时破啼为笑。

  两人站在路中间,多少有些碍事,赵和看了看周围,向侍剑点头示意,然后与王鹿鸣并肩行到路旁:“我进城之后,没有回住处,先到这边看了看,却不曾想会在这遇上你。”

  “那是因为这段时间里,小鹿鸣动不动就来这为人祈福。”侍剑道:“我问她是为谁祈福,她只是不说呢!”

  赵和与王鹿鸣一齐白了她一眼。

  看到王鹿鸣,赵和心怀大畅,将因为江充而带来的沉重感完全抛开,先是把自己从齐郡给她带来的礼物给她,然后再与她说齐郡那边的见闻。当然是捡有趣的说,那些惊险之事,半字都没有提起。

  侍剑听得又是直撇嘴。

  他们边走边说,高凌、姬北等都在后边没有打扰,唯有侍剑跟着,时不时插句嘴儿。说了一会儿话,赵和沉默下来,王鹿鸣也没有出声。

  “以一区区女子和亲,换取二十年太平,有何不可?”

  “宗室世代享受俸禄,一出生便荣华不尽,此时国家危难,难道不当挺身而出么?”

  “说不妥者,皆国贼也!”

  他二人一沉默,便听到有人在私下议论,赵和歪过头去一看,是一群太学生模样的人,正摇头晃脑地从白云观中出来。

  他有些讶然。

  “我要回去了。”王鹿鸣突然说道。

  赵和愣了一下,看着她道:“回清河郡主府?”

  清河原本是县主,但是在嬴吉登基之后,被封为郡主,算得上是宗室之中与嬴吉关系最好者之一了。而且她与大将军曹猛家眷关系也好,若不是其人尚且收敛,只怕要成为咸阳城中炙手可热的人物。

  “嗯。”王鹿鸣点头。

  赵和挠了挠头:“我送你们去吧。”

  “不用,我们有车子出来。”

  鹿鸣向赵和嫣然一笑,指了指身后跟着的一辆油壁车。

  赵和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他看着鹿鸣上了车,当侍剑也要上车时,赵和唤道:“侍剑姐姐,我有两句话要托你转告清河郡主。”

  侍剑有些讶异地停下来,见赵和向她示意,便跟着赵和来到路边。

  “鹿鸣似乎有些不高兴?”赵和问道。

  “你放心,郡主这边可没有谁敢亏待她,郡主完全将她当妹妹,可宠着她了。”侍剑顿时会意,摇着头道:“她不高兴,是另有其事。”

  “什么事情让她不高兴?”

  “咸阳城这段时间不知为何,突然多了一种呼声,说是要让清河郡主和亲,她是在为郡主担忧呢。”侍剑撇了一下嘴:“我劝过她好几回,郡主也对她说过,郡主身份可不是普通宗室女子,怎么会去和亲!”

  赵和听了也是讶然:“和亲?郡主?”

  “是,总之不用担心。”侍剑懒得多作解释,在她看来,这点小事,根本不值一提。

  赵和眉头皱了起来:“就是方才那些太学生所说的事情?”

  “是,这些学子,不好生求学,一个劲儿在那里毛毛躁躁,都想学俞龙呢!”侍剑还白了赵和一眼。

  赵和先是一愣,旋即明白,这些学子是想要学俞龙那样,制造舆论,然后逼迫朝堂施行某种政策。

  这个头确实是他开的,当初将嬴祝从天子位上赶下来,发动太学生的舆论是关键一招。

  但正是因此,赵和更为谨慎:“郡主有没有派人查问,是谁在背后推波助澜?”

  “不论是谁在背后推波助澜,都无所谓,反动这事情闹不到郡主身上,没来由为些许流生这腌?气。”侍剑说到这,终于觉得有些不对了,她看着赵和:“你反复问这个……难道说你也担心?”

  “在咸阳城之中,任何一种流,背后都有其目的,此事郡主不可掉以轻心。”赵和琢磨了一下,旋即将之放了下来。

  他已经尽了提醒的义务,至于剩余的,想来以清河郡主与天子、大将军的关系,不需要他太过操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