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星穹 六五、不只诳人

小说:帝国星穹 作者:圣者晨雷 更新时间:2020-05-30 12:58: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审期打量着这二十四名剑士,见没有一人出来说话,审期冷笑起来。

  “莫非你们以为我在诳你们?我们墨家,向来是不屑说谎的。”他说道。

  赵和一笑:“确实如此,上回诳人是我的主意。”

  审期见他接口,便又向他行礼:“祭酒,且听我说一说彭绅四人是怎么死的。”

  “嗯。”

  审期首先来到了彭绅的尸体之旁:“送饭之人就是凶手,他带来的饭食之中,下有一种药物,服食这种药物之后,人就不能动弹,或许神智还能清醒,但身体却暂时不能使唤。”

  “彭绅等人吃喝之后,片刻功夫药力发作,他们就僵于原处,而送饭之人在收拾食盒时,乘机将之搬到现在这个位置。”审期一指彭绅的尸体。

  “在这里,他将早已准备好的纸打湿,以此蒙住彭绅的口鼻。彭绅看着他的动作,却没有任何反应,既抗拒不得,也无法出声,所以在外头的剑士,无人一发现异样!”

  “他走之后,彭绅口鼻被纸所蒙,不能呼吸,又无法挣扎,不需要多久,便窒息而死。但监牢之中温度颇高,所以那纸上的湿气渐干。”

  审期又来到了门处,他先将门关上,然后再将门打开:“此时外边的剑士进来准备再进行刑讯,他们一开门,气孔与门的气对流起来,形成风,将蒙在彭绅口鼻的纸吹走。”

  他说到这,赵和注意到,彭绅、通风孔还有门恰好在一条直线之上,难怪只要空气一对流,就可以将纸掀走。

  “进来的剑士,初从光明之地来此黑暗之所,视力必受影响,加上突然发现彭绅仰卧不动,心中惊慌,根本不会注意那张被风吹走的纸……”审期继续说道:“当然,唯有一人,他要负责清除任何痕迹,因此他会注意到那张纸,乘着其余剑士不注意的机会,他必然将纸藏了起来!”

  说到这,审期望着那二十四名剑士:“只要询问他们,开门之后,是谁未急着走到彭绅身边,此人便有嫌疑,若是在四处牢室中都是如此,那此人的嫌疑就高达七成,若能从他身上搜到四张大约巴掌大小的纸,那此人就是凶手同伙!”

  姬北与高凌去通知赵和时,让这二十四人守在地牢之中,一是看好现场,二也是担心凶手在其间,故此令其相互监视。此时审期说到这里,众人顿时明白过来,他们既然都在一起,那个凶手同党就没有处理掉纸的时间。

  也就是说,纸极有可能在凶手同伙身上!

  “现在,你们可以说说,究竟是谁没有急着去检查尸体,而是去搜集纸了。”赵和也意识到这一点,他看了众剑士一眼。

  剑士们你看我我看你,渐渐大伙的目光,都看向其中一人。

  那人在这等情形之下,惨笑道:“没有想到,这位审仵作并不只会诳人,竟然真能侦破此无头之案。”

  他下之意,就是承认了。

  高凌既是窘迫又是气恼,这位是他手下之人,做出这等事情,让他实在心寒。

  “孙克己,你为何会做这种事情?”他怒喝道:“是谁支使你做的,还不快快说出来,换取祭酒宽大处理!”

  那孙克己摇了摇头:“高兄,抱歉,我受主人之恩,只能如此……”

  他说到这,身形突然闪动,剑也应声出鞘,直接冲向了审期。

  “死!”

  他深恨审期揭破此案,而赵和身边樊令形影不离,所以他便将审期当成了自己的目标,准备就算是死,也要给自己拖个同伴。

  但他剑才递到审期面前,就发现审期手中不知何时多了柄剑,而且剑尖已经指在了自己的心口之上。

  “你……你……”孙克己骇然相望,他对自己的剑技绝对自信,只不过这位其貌不扬的仵作,剑技之强更是远胜于他。

  甚至放在全部稷下剑士当中,都是第一流中拔尖者。

  赵和也是大感意外,不曾想过审期拥有如此惊人的剑术。

  “我说了,我是墨家,墨家被学宫除名太久,你们甚至都忘了墨家剑技的威名。”审期冷冷地道。

  但旋即,审期脸色一变,想要回剑,可是为时已晚。

  那孙克己突然挺身,撞在他的剑尖之上,直接穿透了胸膛。

  “你们斗不过……主人……的……”孙克己盯着赵和,脸上露出古怪的笑意:“我在……等……你……”

  话未说尽,他身体再也支撑不住,倒在了地上。

  审期铁青着脸,对着赵和单膝跪下:“祭酒,下吏无能……”

  “没事,没事,他这模样,分明就是一个死士,哪怕不死于你的剑下,从他口中只怕也得不到任何东西,没准还会被他欺骗误导。”赵和摆了摆手。

  他上前亲自在孙克己身上摸了摸,果然,在他袖囊之中找到了四张揉成一团的纸,每张纸只有巴掌大小。

  这是没有机会,只要稍有机会,孙克己都能将纸团扔掉,从而毁掉这最有说服力的证物,也让彭绅等人的死变成一个疑团。若是对方还有后续手段,甚至有可能在学宫中挑起流,造成人人自危的局面。

  赵和望着其尸体,心中虽有不甘,却也只能就此作罢。

  他只是略微训斥了一下高凌,然后便离开了地牢。

  回到住处,过了许久,他才又再度睡着,到了次日早晨之时,他才刚刚起身,就听到外边有人道:“祭酒可曾醒来?”

  是审期的声音。

  赵和让樊令放他进来,看到他脸色已经没有昨日的阴郁,相反,隐隐有兴奋之色,便问道:“莫非又有什么发现?”

  “祭酒,彭绅等人所服之药,是下吏从未见过的药——不,也不能说从未见过,只接触到一次。”他说道:“祭酒还记得定陶的第二场火么?”

  赵和凛然坐正:“被烧死的稷下学子们?”

  当初他在定陶已经查到了线索,但朱融派来稷下学子充当幕僚,从他手中接过了所有证人证物。可一夜之间,大火焚起,只有一名剑士侥幸脱身,这名剑士还疯了,只说是赵和所为。

  当时审期就怀疑,有人给他们下了毒,然后乘他们没有抵抗之力时杀了他们,最后才是纵火焚迹。

  “两次用的都是同一种毒?”赵和问道。

  “极为相似,我曾在清泉寺检查过那些死者,他们所中的毒,有九成就是彭绅四人所中的毒。”

  赵和眼睛微微眯起。

  定陶火灾与今日之事,难道都是管权所为?

  极有可能,管权深陷盗卖义仓之案,所以他要在定陶纵火,消灭痕迹,现在他事败逃窜,同样也指使人灭口,防止遗迹泄露。

  “可知是何毒?”赵和又问。

  “下吏知道数百种毒药药性,但无一种可以与其对上……”

  “哦……”赵和略有些失望,不过看到审期的神情,他心中一动:“莫非这毒还是有别的线索?”

  “下吏以为,这种毒不在常用毒之例,恰恰是一条线索。只要知道这毒源自何处,或许有助于找到管权。”

  对此,赵和并不抱太大希望。

  管权用商家四姓之一的家主,到处都做生意,因此从某些穷乡僻壤里发现那毒物是极有可能的事情,想从毒物上顺藤摸瓜找到管权,未免有些想当然了。

  但审期既然有这个打算,赵和也没有反对,吩咐他自己去处置此事,就在这时,靡宝又笑嘻嘻地跑了过来。

  “主公,主公……哦,祭酒!”看到赵和一脸不快地望着自己,靡宝立刻改了口,向赵和恭恭敬敬地作揖行礼。

  他那圆滚滚的大肚子,弯下腰去实在艰难,赵和都为他有些累。

  “有管权行踪的消息了?”赵和问道。

  “呃,暂时没有。”靡宝听到这个问题,顿时愁眉苦脸。

  管权那么一个大活人,又带着不少手下,那日从庄子里离开之后,便销声匿迹,再也找不到了。事实上,齐郡已经发出海捕公文,他们只要到任何一处有乡老、里正或亭长的地方,都会被发现、追捕,偏偏是一整天过去,连半点消息都没有。

  “那你这么高兴?”赵和道:“还以为你能给我带来什么好消息。”

  “虽然不知管权身在何处,但还是有个好消息的。”靡宝从袖子里掏出一样东西,交给了赵和。

  赵和接过来一看,是一块布。

  布上用血写着两个字:徐钰。

  赵和心中一动,这个名字他不陌生,乃是齐郡守朱融的属吏,他初到历城时,还被其人为难过。

  “这是?”赵和问道。

  “我的人满历城在找程慈,终于找到了,他寻机扔来的一块布。”靡宝眼睛都笑眯了起来:“这徐钰定然是有问题的,我早就瞧他不顺眼,祭酒,派人将他抓来问上一问?”

  赵和却没有下令。

  他坐正身体,眉头紧皱。

  与管权不同,管权只是商人行首,这个徐钰则是朝廷官吏,虽然职位不高,但看他的模样,应当是很受朱融赏识重用。

  赵和如今与朱融的关系已经很僵,若是动这个徐钰,就必须将朱融有可能的反应考虑进去。

  旋即赵和呼吸停了一下。

  朱融手下的吏员,有问题的那么多……那朱融本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