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星穹 六四、黑暗之中

小说:帝国星穹 作者:圣者晨雷 更新时间:2020-05-30 12:58: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稷下学宫的地牢,设在学宫的正北,这里的一座小丘被挖空,于其中设有十六间牢房。

  樊令举着火把在前,赵和带着审期在后,高凌与姬北则紧紧跟随。

  为了防止四人串供,所以彭绅等人并没有关在同一间牢室里,他们被关在相距甚远的四间牢室。

  赵和先到了彭绅的牢室。

  门一推开,火把开始剧烈地跳了两下,显然是风对流带动了火焰。

  审期看了火把一眼,然后走进了牢室。

  一进牢室,他的眉头就紧紧皱了起来:“你们动过这里?”

  姬北与高凌无奈地对望了一眼:“我们总要查看一下他们是不是真的死了……”

  审期冷笑了一声:“外行能查看出什么来,反倒是坏了现场!”

  他先是来到彭绅尸体之前。

  彭绅仰面朝天倒在地上,双眼睁得老大,似乎看到了什么让他惊骇的东西。

  审期看到他这死状,神情微微一变,立刻上前,将彭绅的嘴巴捏开,往里看了看,然后又仔细打量着彭绅口鼻,甚至还凑到彭绅嘴边去嗅闻嗅。

  他直起腰,回头看着赵和。

  “说吧。”赵和知道他一定是有所发现。

  “初步判断是窒息而死。”审期道。

  窒息而死!

  众人的目光都不由自主,看向彭绅的脖子,一般情形之下,窒息而死都被人卡住脖子无法呼吸,但彭绅脖子上没有任何痕迹。

  或者是被人捂住口鼻,可是彭绅口鼻处也没有伤痕,看不出曾经被人捂住过。

  “怎么会是窒息而死?”姬北喃喃道:“他难道是自己闭气将自己憋死了?”

  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他说出来之后,自己也觉得愚蠢,立刻摇头否定:“不可能,绝无可能。”

  审期观察了一下彭绅身上受刑的痕迹,又摇了摇头:“施刑手段很粗糟,虽然看起来骇人,但只要意志坚定,不难承受。”

  他这话说得姬北更不敢出声了。

  审期在屋子里又走了一圈,还特意来到一处由栅栏栏住的小洞:“这是什么?”

  “通风口,这里在山腹之中,若没有通风口,里面气味极是难闻。”高凌解释道。

  赵和顺着审期所指,看了看通风口,觉得也没有什么可疑之处。通风口吹来的风虽然大,但本身很小,根本不可能让人从其中钻过来。

  审期细细打量了周围地面一圈。微微摇头,然后道:“这边差不多了,我们去别处看看。”

  众人跟着他又来到另外一间囚室,发现如彭绅那边一样,连死者尸体所躺的位置都没有什么区别。

  紧接着是第三间、第四间,当四间囚室都看过之后,赵和再看向审期,审期道:“谁是最后一个见到他们活着的情形?”

  “送饭之人。”高凌道。

  “送饭?”

  “是,祭酒说了,该有的礼遇也得有,故此我们还是给他们备有饭食。”

  审期立刻扬眉:“送饭之人是自己一人进去的,还是你们陪同去的?”

  高凌愣了一下,旋即明白过来,脸色微变:“他也给我们送了饭,当时我们在外吃饭,所以他是一个人进来……只是我们并没有听到里面有任何异样声音,而且……”

  审期目光森然在这些剑士身上一一扫过,然后道:“祭酒,请将这二十四名剑士都暂时拘住,这二十四人当中,还有凶手同党!”

  赵和此来,除了带樊令护卫之外,也另带有十二名剑士充作护卫,他看了看这些剑士,缓缓道:“我相信其中同党寥寥无几……不需要拘住,你只管指证就是!”

  “先派人去将送饭者带来,送饭之人必定有问题!”审期道。

  有人去寻送饭之人,不一会儿便跑了回来,脸色有些异样:“人已经跑了!”

  在审期说送饭之人有问题之后,赵和便知道,那人肯定已经跑了。

  “那么唯一线索便在诸位身上了,是谁与送饭之人勾结,自己站出来,老实交待,我会为其向祭酒求情。”审期道。

  二十四名剑士,包括高凌与姬北,一个个面面相觑,他们不约而同想到那天,赵和与审期用伪造的指印诈出学正段回乃是刺杀主谋的事情。

  今日……难道又是故伎重施?

  就在赵和与审期追索学宫中的内奸之时,历城东市外,一座路旁的井,打水的绳子忽然动了动。

  悉悉缩缩的声音响起,不一会儿,便有个身影从井中爬了上来。

  那身影先是缩在井口,左右张望,看到天色已晚,没有一个人影,这才松了口气,拉动绳索,将另一人拖了上来。

  “该死,你这厮还这么重!”先上来者喘着气道。

  “我也不想这么重,近日总是酒肉,还有不发胖的?”后上来的道:“王五哥,如今我们往哪里去?”

  从井中爬上来的,正是王五郎与程慈。

  他二人自密道里逃离颖上堂,因为害怕追索,所以不敢立刻逃走,便躲在这处井中的密室里,直到夜深,这才出来活动。

  “少废话,跟着我就是。”王五郎又骂了一声。

  此时天色阴沉,无星无月,他们几乎是摸索着前行。好在王五郎对历城极为熟悉,哪怕这种情形下也能够带路。

  程慈跟在其后,转了许久,忍不住又开口问道:“这里究竟是何处?”

  “都跟你说了,少废话,若是你再东问西问,直接扔了你不管!”

  程慈大恐:“别,别,我如今无处可去,王五哥,你若是扔了我不管,我再落到赤县侯手中,定然要被他剥皮,我都跟你说了那么多和他有关的事情,他肯定以为我已经投靠了管行首,绝对不会轻饶我,我知道他这个人,他对背叛之人,绝对不会放过……”

  “闭嘴,噤声!”听得他还一个劲唠叨,王五郎怒气上涌,几乎想给这厮一记耳光。

  程慈委委屈屈地闭住嘴,又跟着王五郎身后,向前继续摸索了一段距离,其间还拐了好多个弯。虽然程慈当初在稷下旁听时,也曾在历城居住过一段时间,对此比较熟悉,可这么转下来,他是真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地了。

  他心中隐约猜测,转这么多弯是王五郎有意而为。

  不过他也明白,自己身上的嫌疑并未洗脱,所以王五郎对他保密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两人在黑暗中足足摸索了一个半时辰,都到了后半夜,王五郎才低声道:“停下,就是这了。”

  程慈停下脚步,四处张望,却仍然什么都看不清。

  王五郎在一面墙上摸索了会儿,似乎摸到了某户人家的门,他轻轻敲动着门。

  门里传来犬吠之声,紧接着,便有人低低问道:“是谁?”

  “钱可通神,无往而不利。”王五郎轻声道。

  这应当是暗语。

  门里传来挪开门栓的声音,紧接着,门被打开。

  但仍然没有任何光亮,只是隐约间,有个驼背之人站在那儿。

  王五郎见到那驼背之人,似乎有些激动:“家主安否?”

  “家主应该还安好,只不过尚不知居身之处,你怎么还带了别人来?”那驼背之人沉声道。

  “这是程慈,分乳堂程氏之人,家主说了要带着他。”

  听到王五郎这般解释,那驼背之人才没有继续说话。程慈觉得他似乎在黑暗中打量自己,心里有些奇怪,这么暗的情况下,难道这个驼背还看得清周围?

  “等一下,又有人来了,你们快进来。”

  那驼背之人突然又道,迅速将程慈拉了进来。

  程慈也发现,在他们身后,似乎有光传来。只不过不等他借着这光仔细打量周围,就被那驼背猛地拉进了院子,又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紧接着,那驼背摸黑将院门又锁了起来。

  程慈心怦怦直跳,觉得这边的气氛实在诡异。他试着往王五郎那边靠近一些,却被王五郎一把捂住了嘴巴。

  “噤声!”王五郎凑在他耳畔道。

  然后,程慈听到脚步声越来越近,也越来越响,来人似乎并不准备掩饰自己的行踪。

  到了这院子前,来人停住脚步,然后轻轻敲了敲门。

  驼背如同方才一样,开口问道:“谁呀?”

  外边人低声道:“钱乃百善之源。”

  这与王五郎所说可不一样,不过应当也是正确的暗语,所以驼背还是开门,而且似乎还很高兴:“有家主的消息么?”

  程慈嘴被捂住,眼睛却在那里拼命眨,想要听到接下来那人会说什么。

  但是捂着他嘴的手突然一松,转而将他的耳朵捂住了。

  虽然还隐约能听到一点声音,可哪怕程慈全力去判断,也无法听真切。

  门打开之后,但原本那人亮着的灯笼却又熄了,那人跨了进来,与驼背说了几句话,便又退了出去。

  如同驼背一样,程慈根本看不清这人的相貌。

  对方大约是从驼背那儿得知,这里还有外人,程慈感觉到他匆匆往这边看了一眼。程慈相信,这么黑的情形之下,对方同样也看不清他。

  又说了两句话之后,那人退出了院子,直到驼背将门重新关好,王五郎才放开了程慈的耳朵。

  “你休要怪我防备你,知道太多,对你没有好处。”王五郎道。

  程慈在黑暗中笑了起来:“我自然知道。”

  若是有灯光,应该可以看出,他的笑容发自内心,而且他的眼中闪动着惊骇和喜悦的复杂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