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星穹 二五、第二把火(为盟主“他很懒什么也没留下”加第二更)

小说:帝国星穹 作者:圣者晨雷 更新时间:2020-05-30 12:58: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军卒们都没有出身,刚才被樊令推开了的差役整了整衣裳,不紧不慢地又走了过来。

  “瞧,我说了会有麻烦,对不住了,还是请你回到驿馆之中,否则的话……”

  差役脸上的笑容已经变成了讥讽之色,他扫了赵和一眼。

  樊令也回头望了望赵和,他个人再勇武,如今既无甲盾,又未执兵刃,不可能突破这数十人的阻拦。

  “狗贼,还说人手不够没有仪仗护卫,怎么有人手看着我们?”见赵和没有作声,樊令只能一边嘟囔着一边退了回来。

  赵和与萧由也退回屋中,两人面面相觑。

  “果然,能为一方大员者,也没有善茬,当真是看不出啊。”好一会儿之后,萧由苦笑道。

  “确实,厉害。”赵和同样苦笑。

  他们说的是朱融。

  事实上,若是李果带着护军在此,朱融不可能软禁他们,但是朱融先是借口大将军军令,将李果与护军调走,让他们没有生出丝毫疑心。在这之后,立即将他们软禁于驿馆之中,避免出现别的意外,让他们无法及时应对。

  “刚才一点都看不出这位朱公对我们有恶意,他胆子也大,我们奉旨而来,他这样做……不对啊。”赵和喃喃道。

  朱融的行动,实在反常。

  “大将军有密令?”他心中暗想,但立刻又否定了这个猜想。大将军真要对付他,在咸阳城中动手比起在历城动手方便得多,而且赵和也想不出大将军有什么理由动他,只因为他与新天子嬴吉关系好吗?

  “定陶之事,恐怕有变。”萧由说道。

  赵和霍然惊觉。

  “稷下那些人胆敢如此?”他沉声道。

  “稷下学宫,一向胆量很大,你在分乳堂程家都威胁他们要将之除名,他们跑到齐郡守那里告个状,也不算什么大事。而且,稷下学宫在齐郡的影响,恐怕比你我想的还大,方才那个差役,只是穿着差役衣裳,其谈吐行,都不象真正差役。我估计,他应该是稷下学宫出身的小吏,在这里故意盯着我们。”

  赵和挠了挠头,看了看身边,除一脸黑色的樊令之外,就是萧由。他不禁苦笑道:“这倒好,咱们手中无人可用,也没法子去打听什么消息……”

  “程慈呢?”萧由问道。

  “他随靡宝有事去了。”赵和摇头。

  事实上程慈就算在此,他也不敢托付大事。这位临淄法曹掾是个正义感很强的人,可惜还有些年轻,欠缺太多经验。赵和不怕他会出卖自己,但怕他会被人利用。

  “我不就在儿,还要问什么程慈?”樊令哼了一声道:“莫非是瞧不起我?”

  “哪有,若是打架厮杀,我第一个就会想到你,但现在我要找的是打探消息的人,当然只能用本地之人了。”赵和安抚道。

  “谁说不是本地之人就不能打探消息了,你看我的!”

  樊令不由分说大步又往外跑,赵和拦没拦住,只能由着他,但不一会儿,就见他又探头进屋:“对了,你要打探什么消息?”

  “自然是朱融为何要软禁我们了。”赵和道。

  片刻之后,就听到樊令的大嗓门在门外响起:“喂,你过来,赤县侯让我来打探消息,朱融为何要软禁我们!”

  赵和与萧由相对苦笑。

  “这个憨人,且由他去吧。”赵和摇了摇头。

  朱融虽然是软禁了他们,但相应待遇却没有少,到得中午时分,便听到樊令在外道:“赤县侯,厨师来问你想要吃些什么。”

  “让他随意。”在吃方面,赵和不是很讲究。

  “还是你当面与他说吧。”樊令嘟囔道:“我可说不清楚随意是什么。”

  他一边说一边领进来一个人,那人青衣小帽,确实是厨师模样,但当他抬起头来时,赵和与萧由都是一愣。

  “听闻赤县侯要打听消息,我便来为赤县侯传递消息了。”那人微笑着对赵和道。

  这个人他们有一面之缘,正是前大鸿胪任平之子任怨。

  “任兄怎么来这里了?”赵和心中一动,起身相迎:“是不是定陶出了事情?”

  “赤县侯所料不错,我紧赶慢赶,还是晚了一步,致使消息未曾及时传到。”任怨拱手行礼:“赤县侯离开的当夜,定陶又发了一场火,朱郡守派来的人几乎都被烧死,唯余一人,业已半疯……他说是赤县侯指使人所为!”

  哪怕经历过咸阳城数次大变,听到这个消息时,赵和还是忍不住倒吸了口寒气。

  “损失如何?”赵和问道。

  “彼时他们夜宿于县衙之中,整个县衙尽数烧毁,死者近百人,其中包括管虎、程秀等一干人犯,还有……”任怨略一迟疑:“还有定陶令等,亦不幸烧死,所有卷宗证物,尽数被焚。”

  赵和心中暴怒。

  那真正的纵火之人,不但杀人放火,焚毁此前他所得的证据,还将罪名扣在了他的头上,这分明是在向他挑衅!

  他现在也明白为何朱融会软禁他们了。

  哪怕朱融并不相信对他们的指责,可百余条人命,加上义仓盗卖的大案,让朱融不能不谨慎。

  想来此时朱融也很是头疼,应当如何处置这件事情,没准他已经上表中枢,请求中枢委派人员来查办了。

  “猖狂,当真是猖狂!”赵和喃喃自语。

  不过他心中又是一动,此事情与任平无关,他在定陶时还没有给任平面子,任平为何会让任怨急匆匆来送信?

  他看向任怨,任怨坦然与他对视。

  “任公让你来报信?”赵和问道。

  “家父得到消息,立刻遣我前来,家父说此事绝非赤县侯所为,但事情极为棘手,若是赤县侯需要,家父可以为赤县侯传递信件入京!”

  赵和还有些不解,萧由轻轻推了他一下,赵和才恍然大悟。

  赋闲在家的任平,虽然年纪不小,但心尚未老,还想着起复!

  他此前因为与晁冲之不和,不得不离开中枢,现在晁冲之已死,但他致仕也久,在京中没有什么助力,所以把主意打到了赵和身上。

  派任怨来传递消息,便是向赵和示好,所谓传递信件入京,实际上是想知道新天子与大将军、丞相等能够给赵和多少支持。

  若是支持力度大,毫无疑问,任平也会在地方上大力支持赵和,但若支持力度小,任平认为赵和没有太大的价值,那他的支持,也就到此为止。

  赵和没有作声,那边萧由笑道:“我来写信吧,我出京之前,原本是丞相府属吏,这便写一封信给上官丞相。”

  他又看了赵和一眼:“大将军如今领兵在外,这里的一些小事,就用不着劳烦他伤神,天子那边,是你手书还是我代你写?”

  任怨听到萧由这样说,眼中奇亮。

  赵和与新天子关系极好,而且在大将军面前也能说得上话,萧由更是丞相府属吏出身,若是真能获得赵和与萧由的支持,任平起复根本不成问题,甚至可以再以他曾任过的九卿身份起复!

  以任平的年纪,就算起复,也不会担任太久官职,但足以为任怨的未来铺平道路了。

  他忍不住弯了弯腰。

  萧由让人拿来笔墨纸砚,提笔开写,一篇文章挥手而成。等墨迹干了之后,他将信封好,交给任怨。

  任怨再看赵和,发现赵和咬着毛笔的头部,正对着纸苦思。

  好一会儿之后,赵和猛然一推纸,提笔沾墨,在那纸上写了八个字:“我现在很好勿挂念。”

  任怨悄然伸长脖子,看了一眼这八个字,赵和的字迹实在一般,但这一句话,却让任怨心中骇然。

  这种说话的口气,根本不是臣子对君主,而是平辈朋友。

  赵和将信也封好之后,交给了任怨:“这封信你让人送到清河县主府,清河县主自会转交给天子。”

  任怨恭恭敬敬行礼:“赤县侯是否还有别的吩咐?”

  “嗯,如今也没有什么别的事情了。”赵和想了想道。

  他想要的事情,以任怨的能力,根本不可能做到。与其说出来让对方为难,倒不如到此为止。

  樊令又送任怨出去之后,回过头来笑道:“我说我能打探到消息,如何,我说的没错吧?”

  “是,是,你本事大。”赵和心不在焉地应付道。

  他还在琢磨着怎么样才能从现在的困境之中脱身。

  “是不是觉得这里比起咸阳还麻烦?”萧由看他紧皱眉头,笑着问道。

  赵和点了点头,有些羡慕地道:“比不过你,你总是气定神闲,无论多急的事情,你都不放在心上。”

  “哪里是不放在心上,只不过是知道,越是着急越容易出错罢了。”萧由摇头道:“有时无计可施,也只能随遇而安了。”

  他说得很有道理,但是赵和觉得,自己还需要努力一下。

  在铜宫之中时,他没有任何自由,自然不能掌控自己的命运。但现在不同,哪怕如今他被软禁,也比在铜宫中要好得多。

  他总能想到办法,或许,只需要寻找一个机会……

  赵和低头苦思,萧由看他模样又微笑起来。少年人就是不服输,却不知道,有的时候稍稍服输退后一步,却是为了获取更大的胜利、前进得更多。

  然后他一扬眉,与赵和同时望向屋外。

  “还真热闹。”萧由喃喃自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