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星穹 十、阴魂不散

小说:帝国星穹 作者:圣者晨雷 更新时间:2020-05-30 12:58: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在萧由带领护军离开之后,董伯予就陷入某种狂躁之中。

  他在稷下学宫多年,被先帝征为齐王师,从而成了嬴祝的臣子,虽然是儒家七贤之一,但实际上少有任实职的经历,因此缺乏一些经验。

  但他绝对不是蠢人,而短暂的咸阳经历,让他迅速积累了政争的经验,将以前所学的东西与实际结合起来。

  他知道现在的临淄王最是危险。

  谁知道天底下有没有想拍新天子和大将军马屁的人,冒充盗贼将嬴祝杀死在半路上,以此来换取荣华富贵。

  甚至就连所谓的护军中郎李果、临淄王相萧由,还有那位赤县侯赵和,都有可能肩负着大将军与新天子的暗中命令,在路上择机行此事。

  所以这段时间他几乎是和嬴祝寸步不离,凡嬴祝所吃所喝,他都要先自己尝过,然后才敢奉上。

  “将周围人隔开,让驿丞把围墙门都闭紧,每座望楼上都派人上去。百姓……百姓的青壮,也发给兵刃,让他们协助守护。记得跟他们说,只要平安过了今夜,那么皆有重赏!”

  心中焦躁之下,董伯予将整个定陶驿的人都赶了起来,先是让留下的两百护军将驿馆团团围住,然后又将百姓与驿卒赶到围墙上去守卫——这样就有了两重防卫,虽然他依旧不觉得安全,但至少有了点应付意外的准备。

  但他这边才安排好,就听到隐隐的马蹄声响。

  驿馆中也有一座望楼,董伯予登上望楼,向着马蹄响起的地方看去。

  “不是护军,不是护军……竖子,我便知道!”简单判断了一下方位,董伯予顿足怒骂,然后提着李果给他留下的戟和盾,匆匆下了望楼,来到一间屋子前。

  “殿下,殿下可曾安歇?”董伯予叫道。

  “啊啊……”

  里面传出含糊不清的声响,董伯予推开门,见到嬴祝正在榻上挣扎。

  “扶起殿下,躲入柴房之中,除非我来,不准你们出来,还有,谁若发出声响,我便诛其全家!”董伯予深深看了嬴祝一眼,然后对门口跪着的两名粗使妇人道。

  那两名健妇过来将嬴祝扶起,匆匆躲入柴房,董伯予吸了口气,然后跟着来到小院门前。

  就在这时,他听到西边传来嘈杂的声音。

  西边正是那马蹄声传来的方向。

  “点燃烽火,向护军告急!”董伯予道。

  “烽火早已点燃!”有人叫了起来。

  董伯予看了那边一眼,眉头拧了起来,长叹一声。

  对方布置得很是细致,并没有留下这个破绽,原本夜间他们点燃烽火示警,萧由发现之后可能会回军。

  现在看来,这一点是不可能的了。

  而且对方选择发动进攻的时机也很巧,就是护军赶到火场的时候,这样护军忙于救火,即使这边嘈杂之声传过去,火场上也没有谁能分辨得清。

  唯一的希望,就是自己能够守住,守到护军救完火回头。

  “你带五十……不,二十名护军去西边,督守西守……小心细作……”董伯予心中突然又是灵光一闪,他忙揪住一名护军军官道。

  来袭者既然知道将护军调走,难道就不知道在定陶驿聚落中先安插好人手么?

  但董伯予想到的还是晚了些。

  他这边命令才下,西门处就传来哗的喧闹声,还有哭声与呼喝声,隐约听得到,是有人在叫“门破了、门破了”。

  董伯予一顿足:“算了,依托驿馆固守!”

  只见足有三四百骑蜂拥而来,谈不上什么队形,但人人都面目狰狞极为凶残。他们呼啸而至,先不管那么多开始攻击驿馆,一时之间,飞箭如雨,射得驿馆里面众人抬不起头来。

  “反击,反击!”董伯予厉声喝道。

  护军终究是正规官兵,而且已经有所准备,故此不少人都身披铠甲,这一轮箭雨可以将他们压制住,却未能造成太多伤亡。在最初的混乱之后,自有军官开始指挥他们回射。他们所用大多为机弩,射速虽是稍慢于短弓,可威力却远胜之。

  嗖嗖的弩矢声很快就压制住了短弓之声,来袭者扔下了十余具尸体开始稍稍后撤。

  “你们是什么人,竟然敢袭击官兵!”董伯予又大叫起来:“此乃临淄王殿下,你们不怕抄家灭族么?”

  袭击者将驿馆的几处通道都紧紧堵住,听到董伯予的呼喝,袭击者似乎有些骚动,旋即有人出来道:“原来是临淄王,就是当了大半年皇帝的那位?哈哈,这可是一条大鱼,诸位,咱们扶持临淄王重新夺取天下,杀回咸阳,咱们也都弄个侯爵当当,岂不胜过当响马?”

  “正是正是,咱们响马抢人绑票,可要被官府追杀,可是若当了官封了爵,抢人绑票有谁敢捉?你见官府收税与抢人有什么区别,官府征发徭役与绑票有什么区别?”

  “实在不行,咱们再将这位天子献与官府,也能换个荣华富贵,总之,这是一条大鱼,诸家兄弟,不要放过了!”

  绝大多数来袭者似乎并不知道他们所要袭击的对象是谁,董伯予一嗓子让他们有些混乱,但响马中的几个头目的高声呼喝,又让响马们坚定了信心。正如这些头目们所说,挟持住嬴祝,无论他们下一步想做什么,都能获取极大的好处。

  实在不行就当嬴祝是肉票,也能逼得官府出一大笔钱来。

  至于他们能否拿到这笔钱,被利益冲昏了头脑的响马们很少有人去细细思考。

  董伯予见响马们只是稍稍一滞,紧接着开始加急攻击,他心中惶然。

  他只能寄希望于这两百护军能挡住对方了。

  可是响马人多,数百骑对着驿馆反复冲击,护军人少,总有看顾不过来的地方,片刻之后,外围便被响马夺去了一处角门,紧接着响马从这角门处杀进驿馆之中,而护军也被分割开来,只有不过百余人,退到了董伯予身边。

  “董王师,你说说该怎么办吧!”一个军官肩上插着一枝箭,惶惶不安地向董伯予问道。

  董伯予瞪圆眼睛:“行军打仗,不是你们这些武夫的事情么,董某唯知此时一死以报君王,莫非你们这些武夫连董某这书生也比不上?”

  那军官用诡异的目光看着董伯予,然后转过身去,厉声叫道:“临淄王在此,诸位随我杀敌啊!”

  原本响马冲入驿馆之后,也分散于各处,一是与护军交战,另一则是到处搜索,可那军官一嗓子喊出来后,响马们纷纷冲向这边院子,反而让被分割包围的护军脱困。那军官带着部下迎面杀过去,那些响马顾不上他们,放了个缺口,让他们冲出了驿馆。

  董伯予目瞪口呆,仅仅片刻之间,他身后所护卫的院子前,就只剩余他一人了。

  原本随嬴祝一起从齐郡到咸阳的人不少,象谭渊这样的好手数量也不只一个,可随着嬴祝被废,这些好手纷纷散去,继续追随的人只余区区数人。他们从院中过来,与董伯予站在一起,董伯予看了看左右,惨然道:“时穷节现,不曾想最后与我一起以死报殿下之恩者,只有你们几人。”

  “若非受殿下之恩,我们在咸阳时也都散去了,能守到现在的,都不惜为殿下一死。”身边一人苦笑道:“只不过,董王师,有一句话现在不说恐怕没机会说了,你与公孙先生相比,终究不如他随机应变!”

  董伯予哑口无。

  “唔,请临淄王出来相见,不对,是请大秦正统皇帝出来相见,我们都是齐郡忠义之士,要来勤王保驾,要替陛下拨乱反正,要助陛下打回咸阳重登帝位!”

  就在此时,对面响马中突然有一人催马上前,低声呼道。

  这人上前,别的响马都没有过来,而且他说话时,别的响马也都闭住了嘴。

  董伯予双眉一皱:“你们分明是响马……”

  “若不伪作响马,如何能避开官兵,董先生,你看这个就知道我们未曾骗你。”那人伸出手来,将一件扔到了董伯予脚下。

  董伯予拾起那件东西。

  那是一枚金属铸成的令牌,上面写了一个“凉”字。

  董伯予吸了口冷气:“公孙凉?”

  “正是,当年公孙先生在上京之前,以为齐郡乃陛下根基,故此留下我们,董先生应该有所耳闻。”那人急道:“我们用计调开护军,但对方很快就会回来,还请董先生速速请出陛下!”

  董伯予仍在犹豫,而旁边的几人已经怦然心动。

  “去临淄就封,迟早也是死,不如拼上一把,即使不能成事,总也好过坐经待毙!”一人叫道:“我去请陛下出来……”

  噗!

  那人转身才要进院子,却不意后心一冷,一截戟尖自后心穿入前心透出。

  董伯予拔出戟,双眸之中怒焰腾腾。

  “公孙凉已将陛下害至此境,难道说在他死后仍然阴魂不散?”他向后退了两步,独自守住了院门:“今日我但知守护此门,绝不令临淄王落入你们这些乱臣贼子之手……想要临淄王,从我尸体上踏过去吧!”

  响马们面面相觑,原本以为可以轻易将目标带出来,却不曾想会这在遇到一个脑壳死硬的家伙。

  有个响马不耐烦地道:“既然这样,还客气什么,我来打倒这家伙吧!”

  他下了马,单手握刀,大步走向董伯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