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星穹 三、谁堪为君

小说:帝国星穹 作者:圣者晨雷 更新时间:2020-05-30 12:58: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曹猛神态自若,左手牵着赵和,右手拉着赵吉。

  他们迈上长乐宫的前的台阶。

  “大将军为何要带我们入长乐宫?”在吐槽完上官鸿与李非之后,曹猛就闭嘴不,到了这里,赵和终于忍不住,开口向他问道。

  “若你直到入宫也不问我,我就要怀疑你还是不是一个十五岁的少年了。”曹猛哈哈笑了起来,然后神情一正:“吵了一天一夜,终究是吵出了结果,今日废黜嬴祝,他将退位!”

  说到这,他又看了赵和一眼:“此事得成,你功不可没,所以,你必须在场,以为见证!”

  赵和心中一凛。

  他是谁?

  一介平民,铜宫里放出来的一个少年,哪里有资格去作什么见证?

  大将军将他带入长乐宫,恐怕还有别的意思。

  他看了看赵吉,赵吉也看向他,神情复杂,忧心忡忡。

  无论赵和心中作如何想,他还是被大将军曹猛带入了长乐宫勤政殿,在入殿之时,有武士给他搜身,曹猛还调侃了一句“若有石灰包,赶紧拿出来,你前些夜在这里刺了一个大宗正,今天可别在这再砍了个大将军。”

  赵和觉得这位大将军是个挺有趣的人。

  只不过他在入殿之前,却看到了他刚刚进来的长乐宫明宣门门口,萧由的身影晃动了一下。

  萧由给他做了一个手势,似乎是让他安静的意思。

  “安静……静……是让我镇之以静么,象那位上官丞相一样?”赵和心里暗想。

  才想到上官丞相,赵和便看到了上官鸿。

  出乎他意料,上官鸿看到他,并没有因为他打破其苦心经营的平衡而有怒气,相反,上官鸿甚是亲热,甚至不惜以丞相之尊,和他、赵吉见礼。

  在上官鸿之后,则是李非,太尉李非看着赵和时神情有些不自然,赵和想到他曾经和自己说过自己唯有去西域小月氏,才能避开大秦律法的制裁,心中不免暗笑。

  若是有机会,最好再问问他,自己是否还需要去小月氏。

  在上官鸿与李非之后,还有一大堆各种各样的官员,站在最末的,就是咸阳令王览。只不过王览闭目低头,假装自己并不存在。

  赵和有些好奇地打量了一圈这些官员,庞大的大秦帝国,数千万百姓的命运,就掌控在这些人手中。

  那些官员同样好奇地扫量着他。

  其中站在上官鸿、李非之后的一位官员,更是满脸笑意,与赵和目光相对之后,他很干脆地拱手。

  “万安见过公子。”他说道。

  赵和知道这个万安,就是弹劾公孙凉与温舒的那位,从侍御史升为御史中丞,然后赶上顶头上司晁冲之谋逆一案,晁冲之在御史台呆得久了,底下老姿格的中丞们都是他的人,所以都被一网打尽,反倒是万安这个新上来的捡了大便宜,极有可能接替御史大夫之位。

  只是他对自己,也未免太过谦卑了。

  赵和心中有些不解,就在这时,听到曹猛扬声道:“嬴祝即废,须另立天子,诸位可有人选?”

  此语一出,众人的目光更是集中在曹猛身边。

  哪怕赵和勇气非常,也在众人这样灼灼的目光之下一滞,旋即生出一个奇怪的想法。

  如果自己真是逆太子遗孤,如果……曹猛此时将自己带到这里来,难道有那种打算不成?

  不过旋即赵和否定了这个猜测。

  他不认为曹猛会这样做,他近来的表现很清楚地告诉了曹猛,他不是一个十分听话的人。

  若他自己是曹猛,在遇到一个嬴祝之后,绝不会再扶植第二个不听话的天子。

  百官虽然灼灼地看着这边,但是没有一个人发声,就连丞相上官鸿与太尉李非,作为仅次于曹猛的重臣,他们也保持着沉默。

  曹猛眉头皱了起来:“如今犬戎肆虐于燕赵之地,我必须及早前去剿灭,故此天子之位,需及早定之,若是诸位并无人选,那我可要举荐了!”

  众人面面相觑,都感觉到曹猛身那咄咄逼人的气势。

  太尉李非知道自己必须说话了。

  此时咸阳城中,上官鸿凭借素来的声望与曹猛抗衡,但是经过所谓的天子辱太后一案之后,上官鸿声望大挫,已经无法再在曹猛面前保持原来的平等地位。

  唯一还能阻止曹猛的只有他,他手中还有两万多南军,而曹猛将大军停在咸阳之外,在咸阳城内,曹猛能控制的兵力尚不足两万。

  “以我之意,须自宗室近亲中选取,烈武帝共有二十七子,长成者十一子,如今虽然多已凋零,却还有三子在……”

  “不好,先帝为烈武帝幼子,新帝当于烈武帝孙辈中择人。”万安突然开口道。

  李非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万安同样面无表情地看回来。

  上官鸿咳了一下:“以大局来看,确实是当自孙辈中立嗣为佳。”

  “孙辈之中,中山王启,向有贤名,我看可也。”又有一位大臣迫不及待地道。

  “嬴祝为齐王时,也有贤名,可地方藩王,羽翼已生,骤然入京,必生事端。”又有人道。

  “那谁合适?”

  百官叽叽喳喳吵成一团,你否定我推荐的人选,我否定你举荐的理由,很快就吵成一团。赵和觉得,就算是西市之中,都比现在安静许多。

  西市里商人们斤斤计较,至少摆明了是为利益,而不象在这大殿之上,每个人说的都是道理,每个人藏的都是私心。

  吵了好一会儿,万安看了看赵和,又看了看大将军。

  他知道自己的问题在哪,他虽然是弹劾了公孙凉,但实际上与公孙凉是一党,都是被废黜了的天子嬴祝的支持者。

  但公孙凉与嬴祝绑得太紧,根本无法脱身,他却不然,他只是后来秘密投靠,也是公孙凉安排在朝堂上的暗子。

  现在他这个暗子没了束缚,也没了靠山,他必须尽快给自己找到新的靠山。

  这个靠山当然不会是赵和,而是大将军曹猛。

  朝堂之上,再没有别人的实力能与大将军相提并论,所以他现在要做的,就是迎合大将军之意。

  “诸位,天子乃至尊之位,须得名正顺,合乎祖宗法度!”万安猛然大吼,声震朝堂:“诸位所荐者,或为亲好,或为私谊,有谁将大义之名和祖宗法度考虑进去了?”

  “大义之名,祖宗法度?”有人早看不惯他,当即冷笑:“你倒是说说,大义在谁,祖宗法度又在谁?”

  “大义自然在嫡长,祖宗法度亦是立嫡长!”万安回头怒视其人:“你服还是不服?”

  那人被他语所慑,向后退了一步,旋即意识到自己失态,恼羞成怒:“嫡长是谁?”

  “自然是逆太子遗孤!”万安盯着赵和,伸手一指道。

  朝堂上的吵闹之声,顿时安静下来。

  曹猛将赵和带入勤政殿,而且是在议论废立之事的勤政殿,这确实是个信号,但是当朝诸人也都是极聪明的,觉得这个信号背后,似乎还有些名堂。

  曹猛若真是属意于赵和,理当直接提出,而不是这样。

  所以众人都隐忍不,许多人举荐别的赢氏宗族,目的都是为了试探曹猛的真意。

  偏偏有万安这个急于投靠寻找新靠山的,不按常理行事,直接就将赵和推了出来。

  赵和也愣住了。

  “逆太子遗孤何在?”太尉李非一扬眉,盯着万安,如蛇视鼠。

  万安敢在别人面前厉喝,面对李非,立刻老实下来,他恭敬拱手:“在大将军身侧。”

  “逆太子乃烈武帝所定之案,是否尚有遗孤都不知道,你何以指认大将军身侧者,就是逆太子遗孤?”李非又问。

  万安顿时语塞。

  “小人投机之心!今日朝会之后,你自己请辞吧。”李非冷冷地道。

  万安面上涨得通红,他看向曹猛,希望曹猛能够替他说话,但曹猛却是面无表情。

  “万安虽是投机小人,跳梁鼠辈,但他的话却没有说错。”又有一人道。

  却是一位区区侍御史,原本与万安是同僚,万安愤愤地回头瞪他,只不过此人此刻对他已经是毫不畏惧。

  “我听闻此前大宗正曾将逆太子遗孤重归族谱,既是如此,逆太子遗孤至少可以算得上是嫡长了。”此人一边说一边看着曹猛的表情,见曹猛没有喜怒之色,便又道:“虽然嬴迨谋逆,但此事乃烈武帝遗愿,理当被承认!”

  有人想要反驳这话,但想了想,又都没有开口。

  烈武帝在最后两年,建思子宫,清除江充在朝堂上的残余势力,种种举措,都证明他确实是后悔了。既然烈武帝后悔,那么在其去世之后,将逆太子的遗孤重列入宗室牒谱之中,也可以说是实现了烈武帝的遗愿。

  “既然大家没有意见,那便如此吧。”一直在旁没怎么开口的上官鸿,此刻强打精神,慢慢地说道。

  这几天下来,也不知是劳累过度,还是心中疲倦,上官鸿显得老了许多。

  “逆太子遗孤可列入新帝备选,还有人有意见么?”他又问了一句。

  众人都没有回答。

  “那么,哪位觉得有比这遗孤更适合的人选,亦可此时提出。”上官鸿又道。

  仍然没有人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