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星穹 八九、穷追不舍

小说:帝国星穹 作者:圣者晨雷 更新时间:2020-05-30 12:58: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公孙凉匆匆来到长乐宫西门,他看到这里有十余名执金吾和二十余名虎贲军,立刻下令道:“我有紧急公务,需要即刻出宫,你们随我一起来,若有人阻拦,一律格杀!”

  那些守着西门的军士面面相觑。

  “逆贼尚有余党,你们听我安排就是,此天子令旨,莫非你们不欲遵行?”

  “不敢,唯公孙侍中马首是瞻。”那些军卒立刻应道。

  在政变之后的瓜分中,公孙凉也有所收获,因为他此前资历浅,所以没有得到什么实职,但侍中兼大中大夫的这职衔,将他天子信臣的身份表露无疑。这些执金吾与虎贲军,都是聪明人,自然知道谁可以得罪,谁不可以得罪。

  公孙凉在这些军士的簇拥之下,要快步走出西门,但在出去之前,他心念一动,然后招来一个与他身材相当的执金吾。

  “我如今极受关注,一出宫门,必受人瞩目,我我换一下衣裳,你穿我衣裳之后,罩上斗篷,立刻自御街向南,从正阳门出咸阳,离城三十里后才可返回!”公孙凉道。

  那执金吾一头雾水,却不敢拒绝,只能和他换了衣裳。原本他以为公孙凉一介书生,穿不动自己的甲,却不曾想公孙凉着甲之后,活动活动手脚,丝毫未觉不变。

  等那执金吾罩着斗篷出去之后,公孙凉又对其余军士道:“你们跟着出去,远远跟着他,看看是否有人窥视,不许多问,照做就是!”

  军士们虽然觉得他做事神神叨叨,奈何他是天子最信任的宠臣,此时谁敢不听他的!

  等所有军士都离开之后,公孙凉不慌不忙,用手在脸上抹了抹,他原本肤色白皙,这一抹之后,就成了一个大黄脸,再稍稍用斗篷遮住自己的面颊,两肩一只稍高一只稍低,走路的姿态也与平时不同。

  即便是极熟悉的人不仔细看,现在也认不出他是公孙凉了。

  出了长乐宫,公孙凉头也不回,便向北行去。

  他行走时没有左盼右顾,可是眼角余光却是不停扫视四周,他看到大队的军士又从各处涌了出来,迅速将长乐宫整个包围,看到一骑骑快马自皇宫中飞奔而出,奔向各个衙门与要害地点。

  公孙凉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果然是出事了……怎么会出事,都到了这一步,怎么可能出事?”

  公孙凉心中满是疑惑。

  不过他知道现在不是打听的时候,只要他能够出咸阳城,摆脱可能存在的追兵,那么他就有的是机会去寻找答案。

  此时长乐宫中,大怒的董伯予一手提剑,正带着数十名侍从赶往长信宫,不过他们在半路上就被人截住,拦住他们的正是赵和等人。

  赵和、俞龙、戚虎、陈殇、李果、樊令。

  “尔等何人,竟然阻拦我们去解救天子?”董伯予沉声道。

  “天子?嬴祝被废黜已是必然,这一切都是公孙凉惹的祸,你真想保住嬴祝,唯一的方法就是交出公孙凉!”赵和厉声道。

  他旁边的陈殇看了他一眼,心道就算是交出公孙凉,恐怕也保不住嬴祝。

  今天的事情,闹得太大了,甚至比起昨夜的政变更大,陈殇总算是知道,赵和这种人,还有皇太后曹娥那种人,如果完全不顾一切,会做出多么可怕的事情。

  “公孙凉……我就知这厮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董伯予一跺足,长叹了一声道。

  “他在哪!”

  “他方才见机不妙,已经离开了长乐宫,去了哪儿,我也不知道。你们快让开,我要去见大将军与上官丞相,一切都是公孙凉所为,天子有何过错,竟然要被拘禁废黜!”

  董伯予丝毫不想替公孙凉遮掩,正如公孙凉所,为了大业,总得有所牺牲,现在就该轮到公孙凉牺牲了。若是能以公孙凉的性命,换取辅臣不追究天子,董伯予会毫不犹豫,亲手将公孙凉抓回来。

  “该死,这厮当真狡猾!”董伯序等自去与大将军、丞相纠缠,陈殇嘟囔着。

  “无妨,如今封闭九门的命令已经传了出去,他轻易出不了咸阳,即便从咸阳离开,也必然会在九门留下行踪。”戚虎冷笑:“他应当还在咸阳城中,正好瓮中捉鳖!”

  “我知道他会去哪里。”赵和冷肃地道。

  众人都讶然看向他。

  赵和想到了《罗织经》。

  那个冒充江充,将晁冲之与嬴迨联合在一起的人,就应当是公孙凉。

  公孙凉应当学过《罗织经》,所以他才能步步设套,将诸多才智高绝者也玩弄于股掌之间,甚至老奸巨猾如嬴迨、晁冲之者,也被其利用。

  按照《罗织经》,此时公孙凉肯定会去他留下的那条生路。

  咸阳城中在这个时刻,还掌握着出城生路的人不多,赵和恰好知道其中一位。

  “去西市。”赵和说道。

  “霍勒老翁!”众人顿时明白过来:“正是,公孙凉无法从九门脱离咸阳城,又不能在咸阳城继续留下去,他必须尽快离开,而能够帮助他尽快离开的,只有那些走私商贩或者鸡鸣狗盗之徒……犬戎人是如何秘密入城的,莽山贼是如何秘密入城的,别人不知道,事情已经曝光后的现在,霍勒老翁肯定知道!”

  咸阳西市驼铃巷,他们五人才出现在巷口,迎面就看到霍勒老翁还有那个昆仑奴阿图。

  “我知道你们肯定会来找我,所以在这里等着。”霍勒老翁目光始终停留在赵和身上:“看来我猜的果然不错,小贵人,你就是预中的那个人!”

  “等我找到我要找的人之后,有的是时间来听你的预!”赵和沉声道。

  “你们要找的是谁?”霍勒道。

  “公孙凉,他应该会借助私商与盗贼的秘道离开咸阳,那条秘道应当也是犬戎人与莽山贼入城的通道!”赵和道:“告诉我,那条秘道在哪里!”

  “这可是个得罪人的活儿,如果我真告诉你了,咸阳城的阴影里一大半人都想杀我!”霍勒有些头痛地道。

  “如果你不告诉我们,那么现在我们就想杀你了。”俞龙咆哮道:“不要耽误时间,霍勒老翁,我们不是在与你做生意!”

  霍勒看着他,无奈地撇了撇嘴:“好吧,虽然我不怕你,但毕竟还得给小贵人一些面子。”

  他转向赵和:“小贵人,请记住,在关键之时,帮助你的是霍勒,来自大月氏的霍勒!”

  说完之后,他向昆仑奴阿图招手:“带他们去曲池。”

  赵和愣住了:“曲池?”

  “对,曲池,曲池的水门早就被从底下掏空了,所以私商与盗贼都喜欢从水门之下游过来,虽然冷了些,可是绝对安全。”霍勒笑着道。

  赵和与李果对望了一眼,他们想起那个黑衣人。晁冲之说那个黑衣人是他派出来的,但事实上,直到晁冲之事败,赵和也不知道那个黑衣人究竟是谁。

  阿图恭敬地向赵和跪下:“小贵人,今天夜时在,阿图就是你的眼睛,你的矛,你的看,请对阿图下令吧!”

  他的恭敬,赵和很有些不适,不过现在顾不得那许多。

  他们转而奔向曲池坊,从西市赶往曲池坊,这几乎是从咸阳的西北跑到东南,哪怕他们身带令牌,未受到军士阻拦,而此时咸阳也实行街禁,街上几无行人,也足足花掉他们小半个时辰。

  所以当他们到了曲池坊水门时,天色都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望着乌黑的曲池水面,赵和恨恨地一顿足。

  隐约听到水门那边有些声响,但是,他们根本看不清人影。

  李果眉头皱了皱,然后弯刀,向着那个隐约传来声音的方向猛然射出一箭。

  但只有箭入水的声音传回来。

  “该死,迟了一步?”赵和叹道。

  “阿图不怕冷,阿图愿意为小贵人下水。”昆仑奴阿图道。

  赵和看了看他,犹豫了一下:“我只听说昆仑奴来自极热之地,却不知你不怕冷……”

  “多谢小贵人的关心,阿图的家乡确实炎热,但阿图已经在咸阳呆了十年,每年阿图都会在冬天进入曲池。”阿图道。

  他黑漆漆的面容完全与黑暗一体,因此赵和看不出他的神情。到这种地步,赵和也只能用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阿图脱去了外衣,然后嗵的一声跳到了水中。

  此时赵和束手无策,只能在那里等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水底突然翻腾起来,紧接着,阿图从水中钻出头,他牙齿咯吱咯吱的声音,不绝于耳。

  “有人不久前从水门过去了,他留下了这个!”爬上岸之后,阿图将两样东西交给了赵和。

  一样是被水门下铁栅栏扯下的衣裳碎片,另一样则是执金吾的斗篷。

  “这家伙果然从这里走了!”众人都是扼腕叹息。

  公孙凉这家伙实在太过精明,稍觉不对便舍了一切逃走,他们追来得不是不迅速,只不过比起公孙凉,还是慢了一步。

  “他……他跑不远,太冷。”就在众人失望之迹,阿图打着哆嗦道。

  赵和也是一点头:“无论如何,我都要追下去,为了王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