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星穹 七六、万古长夜

小说:帝国星穹 作者:圣者晨雷 更新时间:2020-05-30 12:58: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漆黑的长街之中,对面是黑色盔甲的玄甲军步步紧逼,这边赵和惶然失措,在赵和与玄甲军之间,高举灯笼的,唯有一个提剑的儒生。

  “王道在此!”

  儒生的声音响彻整座长街。

  然后,那些原本闭上的门砰砰的又被打开,那些已经退回去的百姓又一个个出来。

  他们聚集在王道身边,将赵和与玄甲军隔开。

  此刻,赵和热泪盈眶。

  “让开,休要阻拦我们执行公务,若有违令者,军法处置!”那队玄甲军中,有军官厉声说道。

  “我记得玄甲军已经被废,你们身着他们的甲胄,是不是从武库中盗用?你们执行公务,拘捕百姓,可以咸阳令署的令牌,可以刺奸司的令牌?”王道仍然不紧不慢地回应。

  赵和听到他的话声,还想再看一下,却见一个身影从旁掠了过来,将他一把拖住。

  “快走,夫子让我带你快走!”

  樊令半拉半拽,带着赵和猛跑,赵和愣了愣,意思到事情不会这么简单,他确实要立刻离开。

  那群玄甲军沉默了片刻,然后排成阵型,大步向前推进,寒光闪闪的兵刃,直指街头的百姓。

  王道眉头一撩,从百姓中走了出来,示意别人散开,那些百姓还想跟他站一起,却被他挥手驱走。

  “既无令牌,又不让坊正配合,你们所奉是何人之令?”王道厉喝。

  “再不让开,就杀了你。”那军官哼了一声。

  “义之所在,不敢相让。”王道应道。

  “那就看看是你的义厉害,还是我们的兵刃厉害!”军官不再犹豫:“前进!”

  玄甲军轰然上前,王道高举灯笼,但在片刻之后,灯笼熄灭。

  长街又变成了一片黑暗,唯有玄甲军的脚步声和隐约压抑的哭泣之声。

  轰的一声巨响响起,却是这初春之时,咸阳城上空,雷光闪动!

  疾奔中的赵和身体一僵,猛然回头,却再也看不到那盏灯光了。

  “夫子,夫子!”赵和大叫,转身想要往回跑。

  樊令却一把将他拖回:“蠢货,快走啊,快走啊,夫子让你快走,肯定有他的道理!”

  又一声雷声响起,赵和眼睛被乍亮的电光刺得睁不开,他闭上眼,泪水滚滚而落。

  是的,樊令说的对,夫子让他快走,不仅仅是要救他,还是希望……他能救丰裕坊,能救咸阳,能救这个老朽不堪的大秦帝国!

  至少能从这一次危机中将大秦救下来。

  他没有时间悲伤,他必须在最快时间做出决断!

  赵和狂奔起来,与樊令一头扎在赵吉的宅院前。

  不等他叫门,门被打开,穿着盔甲的管家肃然而立。

  在他身后,是赵吉家中全部仆役,每个人都着甲。

  赵和已经没有时间去考虑,赵吉身为一个普通人家,怎么会暗藏这么多甲胄,他目光在这些人的甲上闪过,整个人都呆住了。

  玄甲!

  赵吉家的仆役所装之甲,与身后追袭的官兵所着甲同一样式,皆是玄甲!

  “请和公子走密道,我们会挡住追兵。”管家平静地说道。

  “你……你们和追兵不是一伙的?”刚开始时,樊令也被吓了一跳,此刻回过神来,讶然说道。

  “自然不是。”管家一边说,一边将二人拉进来,紧接着,大门紧密,院墙各个高处,一个个仆役爬上去,以弩箭封锁住大门。

  “从密道走,你们知道怎么走的。”管家又道。

  赵和顾不了那么多,他快步向着密道跑去,一边跑,一边想,那些玄甲军为何要来捉他?

  他不过是无足轻重的人,玄甲军为什么要捉他,除非他身上有玄甲军幕后指挥者需要的东西。

  他需要什么?

  是了,是了,那些信!

  赵和猛然抬头,眼中闪过惊骇之色。

  原本他与萧由以为,那些信只要私藏下来就可以拖延一段时间,但根本不是这样的,他们不主动奉上那些信件,那幕后黑手也会自己来取!

  那天红绡最后其实给了他暗示,红绡抓住他的手腕,撑着最后一口气,反复说要他找到真正的凶手,下之意,就是信里透露的是假凶手。

  信里透露的是谁?

  是丞相上官鸿暗中指使华宣并与犬戎相勾结。

  故此,丞相上官鸿是可信之人!

  至少,上官鸿与幕后黑手是死敌,幕后黑手准备这些假信,为的就是在发动政变时将罪名推到上官鸿身上,让自己的行动师出有名,堵住天下悠悠众品,争取那些中立摇摆之人。

  这也证明,幕后黑手并未完全控制咸阳城,上官鸿还有反击之力!

  赵和想明白这一点时已经钻出了密道,来到了大街之上。

  他可以听到坊墙里面丰裕坊传来了呼喝惨叫之声,那是玄甲军正在进攻赵吉家的院子。

  “该去哪儿,出城去寻大将军么?”樊令问道。

  “不,不出城,去找大将军就晚了。”赵和抹了一下眼睛,他狠狠地盯了一眼身后的丰裕坊,然后厉声道:“去丞相府!”

  从丰裕坊到务本坊,要跨过半个咸阳城。

  他们只凭双脚,想要跑过去并不容易。

  而且此时街上,到处都是军士,总会有人盘查。

  好不容易穿过御街,突然间身后传来了呐喊之声,有人在疾呼“抓住他们”。

  还有马蹄声响起,证明追兵是骑马而来。

  “我挡他们一挡!”樊令叫道,转身回头:“阿和,替我养我老娘!”

  赵和愣了一下,刚刚止住的泪水,不知为何又涌了出来。

  但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若是他就此停步,那所有人的牺牲都没有了意义。

  若说此前,他还不觉得咸阳城百姓的性命和大秦帝国的命运与自己有多密切的关系,那么现在,他对这咸阳城,对这大秦帝国,已经有巨大的归属感。

  只不过他才跑了几步,脚步便停了下来。

  在他面前,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他说得果然不错,在这里可以等到你。”

  随着这声音,一队士兵冲了出来,这队士兵身上皆沾染了血迹,但还是从他们的盔甲可以看出其身份。

  虎贲军!

  而那个熟悉声音的主人也从这队士兵当中闪了出来,正是黄怒。

  黄怒的眼睛在火把之下闪闪发光,他看着赵和,舔了舔唇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笑。

  “还记得那天么,你和我打了一场的那天?”他大步走了过来:“你这竖子,一向瞧不起我们虎贲军,一向与我们作对,一向羞辱我们,没有想到会有这样一天吧?”

  赵和抿着嘴,紧紧握住了长剑。

  他发出一声怒吼,然后快步冲刺,举起了长剑。

  务本坊丞相府。

  大秦丞相上官鸿笃信道家,是道家养生学说的大力倡导者,向来都喜欢说“早睡早起有益身心”。

  今夜他却未能早睡。

  不知为何,一种不太好的预感一直缠绕着他,哪怕是最年轻最貌美的小妾百般温柔,他也只是睁着眼,无法安眠。

  外头隐约有声音响起,上官鸿竖起耳朵听了一会儿,便唤来仆人:“我听到远处好象有声音,你们可曾听到了?”

  仆人竖起耳朵也听了听,然后摇头道:“相公,未曾听到什么声音……”

  他话声未落,猛然外头光芒破空,将咸阳城照得有如白昼,然后隆隆的雷声响起,震耳欲聋。

  小妾吓得哇哇大叫,躲入上官鸿怀中,上官鸿喃喃嘟囔了一声什么的,但雷声太大,小妾又太怕,根本没有听清楚。

  等雷声平歇之后,小妾才犹有余悸地道:“怎么这个时节也会响雷……相公,你方才说什么?”

  “按我们道家和阴阳家的说法,这冬末初春时节响雷,乃是阴阳失衡所致,而天地之间阴阳失衡,肯定是有什么不对的东西阻塞了阴阳二气的运转,而理顺阴阳正是丞相的责任,所以这个时节打雷,是我的罪过啊。”上官鸿一边说,一边自己扯过衣裳,开始穿上。

  小妾忙服侍他穿衣:“奴觉得不对,这与相公有何关系,天自爱打雷下雹子,那是天的事情!”

  “若是以儒家天人感应之说,也就是咱们现在这位天子的老师,那位董伯予的说法,就是冥冥之中,有圣贤遭厄,遇有奇冤,故此大冬天的时候打雷,这是上苍对所有人的警醒。”上官鸿将衣带系好:“我倒想看看这位遭厄圣贤是谁,难道是我自己么,但我勉强可以算是道家的贤哲,可不是儒家的圣贤。”

  “呸呸,相公你胡说什么,你福大命大,哪里会遭厄!”小妾嗔怒地推了他一把。

  “呵呵,但愿如此吧,借你吉,不过我也觉得,你这张小嘴,可比上天要强。”上官鸿调笑了她一句,然后将她轻轻推开。

  那小妾还想撒娇,可是不知为何,在上官鸿身上感觉到一种陌生的力量。

  她缓缓退开,看着上官鸿出了卧室。

  “令人点起灯笼,把丞相府大门打开,看看街上是否有军士夜巡,传我之令,令他们在丞相府候着待命。”上官鸿说完之后,又回到卧室之中,看了看周围,挠了挠自己的头发:“咦,我的剑呢?”

  然后他又自己笑了:“三十年未曾摸过剑,大约所有人都忘了,老夫在成为道家贤哲之前,可也曾提三尺剑破十万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