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星穹 四七、旧恩难忘

小说:帝国星穹 作者:圣者晨雷 更新时间:2020-05-30 12:58: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没有多久,陈殇被人推出了中军大帐,脱了上衣,在军营前受棍。

  不是萧由所说的二十,而是翻了倍,四十军棍。

  对陈殇来说,挨军棍是家常便饭,每次都能打得他鬼哭狼嚎,但这次四十棍,还是前所未有的多。

  四十军棍打完之后,他的整个臀部都是血肉模糊。

  “把他给我抬进来!”军营之中,杨夷又厉声道。

  陈殇被抬进了大帐,因为臀部之伤,他无法下跪,只能趴在地上。

  军帐之中,唯有杨夷与陈殇二人。

  “陈横之,当初在流沙,你父亲救了我一命,他当时对我说过的话,我至今还记得。”许久之后,杨夷缓缓说道。

  “是……这些年,我行事荒唐,也多亏了将主对我的照顾。”陈殇低沉地回应。

  “但是,有些事情,是我也兜不住的。你知不知道,你维护那小子,根本毫无意义,他的一举一动,其实大将军都知道!”

  陈殇猛然抬起头,目光惊疑。

  赵和的一举一动,大将军都知道,那也就意味着,在赵和身边,大将军安排了人。赵和的人际关系非常简单,有谁会是大将军的人?

  “是谁?”他忍不住问。

  “我也不知晓,你明白么,就连我,羽林中郎将,大将军的女婿,心腹,也不知晓会是谁!”杨夷盯着陈殇:“大将军智深似海,谋略如渊,不是你这样的狗东西能够揣测得到的,所以对他的命令,我们唯有不折不扣地执行!”

  陈殇又低下头去,心里却还在琢磨,谁是大将军的人。

  “总之,我不希望你与那小子走得太近,是,现在大将军对他是不闻不问任其自生自灭,但以后呢,那小子终有一日会是一个大祸端,你对他的维护,很有可能会将你,还有你的朋友,都扯进无尽深渊之中!”

  陈殇抿着嘴,良久终于问道:“赵和究竟是什么身份?”

  杨夷用讶异的目光看着他。

  陈殇昂首回视:“我这人确实比较笨,但愚者千虑,必有一得,赵和终究是什么身份,为何他会在铜宫之中,为何大将军会专门派人将他接出,又为何在他身边安插人监视……难道说,他真是传说中逆太子的遗孤?”

  他说到最后一句时,齿缝间隐隐有寒意。

  “是不是逆太子遗孤,和你有什么关系?”杨夷没有正面回答。

  “将主,我父亲救过你的命,而逆太子救过我父亲的命!”陈殇压低声音:“我父亲当年若不是逆太子,早就死了,哪里还有我?”

  杨夷愣了一会儿,慢慢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之中。

  他想起当年许多事情。

  烈武帝中年之后性子越来越暴虐,逆太子在时,还能凭借皇储身份劝谏一二,也正因此,朝堂上、军营中,许多人都为其所救。只不过星变之乱后,逆太子被打成叛逆,那些受过其恩惠的人个个都无法相救。

  随着时间的推移,星变之乱已成往事,而逆太子对这些人的恩情,也似乎都被忘记了。

  却有一个声名狼籍的人,一个被同僚排挤、被上司小看的人,还记着逆太子施加于自己父亲上的恩情。

  那么……逆太子是否对他杨夷有恩情呢?

  杨夷一时之间有些恍惚。

  以烈武帝之威,逆太子处于极度不利的情况下举兵,却仍然有数万人随他慷慨赴死,他的人格魅力,真的那么容易被遗忘么?

  昨日在咸阳令署衙门,从袁逸到华宣,甚至还有清河县主,那么多人纷纷而至,他们是不是猜到了什么?

  还有大将军,大将军当初受逆太子之恩也不轻,他如今这暧昧的态度里,究竟隐藏着什么用意?

  杨夷觉得自己脑子里一片混乱,疼得厉害。

  好一会儿之后,他轻声道:“这话我只对你说一遍。”

  陈殇眼睛瞪圆:“请讲。”

  “与你没有关系,没有任何关系。”杨夷缓缓道。

  陈殇莫名其妙:“这算什么?”

  “这就是你要的答案,现在,来人,把这厮给我拖出去,拖回他家,再派个人照顾,莫让他死了!”杨夷声音突然变大,到最后干脆成了怒吼。

  有人来将陈殇拖走,陈殇还不想走,大叫大嚷,结果又被人用布堵了嘴巴然后抬起。

  他臀部给打得皮开肉绽,挣扎之间,伤口又破,血流了出来。大帐外看到他狼狈模样的羽林军,都笑着对他指指点点,而陈殇大叫大嚷几声后,便陷入沉默之中。

  杨夷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与他没有任何关系?

  他被抬回家中之后,没过多久,戚虎跑来看他,见他这模样,连连摇头:“你还在羽林军中呆什么,三天两头就看你挨军棍,不如来我北军之中吧。”

  陈殇当然拒绝。

  “李果那边如何了?”两人说了几句闲话,陈殇问道。

  “你是问赵和吧,这小子是个……妖孽!”戚虎迟疑了好一会儿,然后用了一个与众不同的词来评价赵和。

  “妖孽?”

  “昨日的事情,萧由给我们说清楚了,全是那小子的计策对不对?”戚虎问道。

  “是。”

  “那小子才多大,就这么三两语,我们帮他跑跑腿,竟然调动了半个咸阳城!你可知道,昨夜咸阳城只有一半人在看花灯,另一半人都在讨论温舒之事!”戚虎赞叹地道。

  陈殇本人身在其中,对于赵和的绝地反击并没有太深的理解,这时听戚虎这样说,不免有些疑惑:“何至于此?”

  “怎么不至于此,他唤醒了全咸阳人的恐惧,这可是比莽山贼杀入京城更大的恐惧!”戚虎啧了一声,然后压低声音:“咸阳城中甚至有人说,当今天子想要学烈武帝,实在是昏悖……”

  再细的评论,戚虎就不好多说了,陈殇也已经明白他的意思。赵和挑动咸阳人对酷吏的痛苦回忆,甚至动摇动了当今天子的威望,当今天子继位以来数次施恩的许诺都未得到实现,再被人认为是暴虐昏悖,更会声望大跌。

  “要不然天子怎么会罢去公孙凉官职,要知道天子身边左膀右臂,一个是董伯予,另一个就是公孙凉。董伯予在内,教授天子学问,公孙凉在外,替天子主持事务!”戚虎又继续道。

  陈殇想到了杨夷对赵和的态度,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作评。

  “这小子不但妖孽,还很有骨气,我听说他在受刑时的表现了,这些许年纪,又是从铜宫那种地方出来的,没有胡乱樊咬,甚至连开口呼痛都没有,是条汉子!”戚虎又道。

  陈殇有些不耐烦:“你为何不去当面夸他,在我这里说什么,我只想知道,李果准备如何安置他?”

  “哦,李果想把他带出了咸阳城,现在咸阳城里潜流暗涌,早些离开为妙。”

  陈殇眉头猛然一皱:“离开咸阳城……去哪儿?”

  “自然是李果家的庄园,他家还剩一个庄子,正好那小子在铜宫中跟随前大司农蔡圃学过农艺,所以李果带他去种地去啦!”说到这,戚虎哈哈笑了起来。

  陈殇抿了一下嘴,心中总觉得不对劲。

  如果他猜测的是真的,大将军怎么会轻易让赵和自由行动?

  可如何他猜测是假的,赵和这小子又是从哪里钻出来的?

  想来想去,他抬头看了戚虎一眼:“王佐,你向来足智多谋……算了。”

  他本想让戚虎给他点建议,但旋即想到,无论他的猜测是真是假,说给戚虎听只能将他也卷入旋涡之中,而这正是此前自己想要避免的。

  这不是与敌人厮杀,那样的话兄弟们拔刀相助无妨,这背后是无数的勾心斗角、暗箭冷枪,实在不该将好友们卷入。

  他们又不曾受过逆太子的恩惠……嗯,杨夷遣自己去接赵和,是不是早就考虑到这一点,考虑到自己父亲曾受过逆太子的恩惠呢?

  还不等他想透,戚虎抡起手掌,就是一拍掌拍在他的臀上。

  “啊,你想杀我么?”伤口被拍,陈殇顿时惨叫起来。

  “你想那么多鸟事做什么,你别忘了,我们是咸阳四恶,若是你真卷入什么事情当中,我们其余三个又如何能脱身?”戚虎呸了一声:“你知道早上李果为何会发怒么,并不是发怒你不带走赵和,而是因为你不愿意与兄弟们分担!”

  陈殇张嘴想要为自己辩解,但旋即明白,戚虎说的才是对的。

  他真要因为赵和卷入了什么旋涡之中,身为同生共死的挚友,俞龙戚虎与李果三人,又怎么能置身事外?

  “阿和身份可能非同一般,若我猜想是真,他家先人可能对我父亲有过救命之恩。”陈殇没有把自己的猜想全部说出来:“但大将军与杨将军对他的态度,我实在是琢磨不出,故此只能尽量不让阿和出现在他们的视线范围之内。”

  这也和戚虎猜想的差不多,戚虎咧嘴笑了笑:“行,你放心吧,李硕夫那个人,气来得快走得也快,到乡间庄园里住上几天,他就会想明白过来了。”

  陈殇半是叹息地道:“我倒是希望他一直想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