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星穹 五、以一敌十

小说:帝国星穹 作者:圣者晨雷 更新时间:2020-05-30 12:49:2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咸阳城极大。

  自始皇帝横扫六合平定天下以来,已经是一百二十载。一百二十载的经营,使得现在的咸阳城分为宫城、内城、外城三部分,仅仅是内城,周围就有十里,住着富贵人家两万余户。

  加上周围四十里的外城,咸阳城中住着十万户人家,人口约六十万。

  一路行来,陈殇都在隐蔽地观察着虎乳儿。

  但是这个少年非常敏感,几次陈殇的目光都被他抓住,于是陈殇干脆光明正大地盯着他了。

  他对虎乳儿的真实身份,其实也很好奇。

  原本他觉得虎乳儿是个大麻烦,所以没有去打听,可是现在这个大麻烦成了自己的麻烦,他觉得自己有必要知道得更多一些了。

  至少要更了解这个少年点。

  这一路上,虎乳儿表现得和一个来自乡下的少年没有什么两样。

  他看什么都新奇,有些不知道的东西,也会开口询问。

  但只要陈殇流露出烦躁之意,他肯定会闭嘴。

  虽然对城里的一切都充满好奇心,不过,虎乳儿始终跟紧陈殇,从来不会离开陈殇十步远。

  这小子很有自制力。

  眼见快要到自己的目的地,陈殇觉得有必要和这小子谈谈了。

  “我没有见到大将军,象我这样的身份,离着大将军还有十万八千里,所以我见到的只是大将军的女婿,羽林中郎将杨夷,他打发我回来,让你这小崽子跟着我,他娘的,我陈殇在咸阳城中响当当的人物,如今却成了你这小兔崽子的乳娘!”

  陈殇的唠叨,换回的只是虎乳儿的一笑。

  “前面就是建章营,我们羽林卫便驻于此,你这小崽子,便给我当个小厮,供我差遣使唤,小子,你机灵是够机灵,可是别机灵过头,给我惹来麻烦……”

  陈殇继续教训虎乳儿。

  “呃,我想前面的麻烦,当不是我惹来的。”虎乳儿呶了一下嘴。

  陈殇这才注意到,自己前方出现了一伙人。

  三个身着军服的人,外带一伙看起来仆从打扮的家伙。

  “陈殇,终于逮着你了!”三人中的一个狞笑着道。

  陈殇咂了一下嘴,回头望了望,发觉在他们背后,也出现了一群人。

  这是一条相当狭窄的巷子,并不是大道,陈殇走这,只是为了抄近路。如今前后都有人,想要脱身,可不容易。

  “汝这败类,恶棍,泼皮腌?货!”身后的人叫道。

  陈殇脸色彻底垮了下来,他跳下马,拔剑在手:“你们这伙虎贲军的废物,就只知道倚多为胜吗?”

  “若是对得别人,自然是一对一,但对上的是陈殇你这人渣……哼哼,跪下挨揍吧!”那狞笑者道。

  “小子,今天让你看看,我是怎么一个打十个的!”陈殇举着剑,杀气腾腾地道。

  虎乳儿总觉得这家伙的表情有些夸张,他毫不犹豫往旁边一躲,想来双方打起来了,应该没有谁会在意他这样一个瘦弱少年。

  最多是被对方迁怒,甩两记耳光罢了。

  “嗨,你这小子,可真不义气。”见他抱着头蹲到了墙角边,陈殇叹了口气。

  “哈哈哈哈,陈殇,你辱人妻女,今日总要让你好看!”对方一人见此大笑。

  “让我好看……来人啊,来人啊,虎贲卫打羽林郎啦!”

  方才还扬要一个打十个的陈殇突然扯着嗓子大叫起来,随着他的叫声,周围原本有些喧嚣的环境突然安静下来。

  然后就听到一片门窗打开的砰砰声。

  “虎贲卫的泼皮狗在哪里?”

  “敢在这里搅事,打死这些虎贲卫的泼皮狗!”

  “谁都莫拦着俺,俺要一个打十个!”

  转眼之间,原本人迹稀疏的小巷里,挤出了至少百余人,而且大多数服饰都是羽林卫。

  “你瞧,我说我可以一个打十个。”陈殇向愣住了的虎乳儿挤了挤眼。

  而堵住他们的那些人神情比起虎乳儿更是呆滞。

  “你……你竟然如此下流无耻,竟然叫人?”

  “这不废话么,你们连主带仆加起来少说一二十人堵着我,我不叫人等你们来砍吗?我陈殇乃咸阳四恶之首,能倚多为胜时我为什么和你单挑?再说了,方才你也没有给我单挑的机会啊!”陈殇叉手在腰,哈哈大笑。

  “单挑……对,单挑!”虎贲卫众人中有一个忽然大叫起来:“我们来寻浪子陈殇单挑,你们羽林郎若是不讲规矩倚多为胜,那就尽管来好了!”

  说这话的正是方才狞笑之人。

  虎乳儿本来以为这样喊全是废话,却不曾想那些冲上来的羽林郎之人,闻都停住了脚步。

  “果然是陈殇!”

  “这厮定然又是勾引了别家的妻女,给仇人找上门堵住了!”

  “若来者不是虎贲卫,我就在这里看着他给人揍!”

  “就是就是,不如这般,打跑了虎贲卫之后,咱们将这厮揍上一顿?”

  陈殇额头上冒的汗,比起这几个虎贲卫的人还多。虎乳儿不动声色地再往旁边去了去,让自己离他更远些。

  他实在无法判断,陈殇吼一嗓子唤出这么多人来,是他的帮手还是他的仇家。

  “陈殇,我要和你单挑,单挑,你敢不敢?”那狞笑之人见围上的羽林郎越来越多,心头有些发慌,又向陈殇道。

  “答应他,答应他!”周围一片起哄声。

  此时天色渐晚,远处已经隐隐传来暮鼓之声,六百响暮鼓之后,咸阳城便要宵禁。陈殇略有些萧瑟地摊开手,将手中的剑挂回马背之上。

  “要单挑,尽管来!”他向着对方招手。

  那狞笑之人见他放下剑,当下也将自己的剑扔给同伴,微微蹲下身子,然后怒吼了一声,向着陈殇扑过来。

  两具身体狠狠撞在一起,发出沉闷的声响。

  虎乳儿知道,这叫角抵,也叫相扑。

  京城中的力士们,如果不想见血,就会以这种方式展示自己的勇武与力量。

  陈殇的力气与技巧都相当出色,但他的对手也不是弱者,双方你来我往,各自摔了对方几个跟头之后,不约而同,又分开来。

  “剑?”对方道。

  “生死勿论?”陈殇昂然回应。

  “看来你很嚣张啊……那便生死勿论吧。”那人一边说,一边后退。

  但他没有去取剑,而是让出了身后一人。

  身后这人面容白净,两道眉几乎连在了一起,长相非常有特色。

  虎乳儿看了他不只一次,因为这个一字眉给他的感觉,比起刚才那狞笑者还要危险。

  仿佛就是一柄出了鞘的利剑,锋芒毕露。

  陈殇可不怕他。

  自诩为咸阳城中第一流剑客的陈殇,虽然有些吹嘘,但他少小学剑,起于襄汉,后仗剑行走于河洛,最后来到咸阳,这一路与人斗剑的次数,即使没有八百,总也有三五百了。

  几乎未曾败过。

  “稷下谭渊。”那一字眉走上前来,手中抱剑,向陈殇抱拳。

  陈殇还没有反应过来,外边有人惊呼:“稷下十剑之一……你不在齐郡,怎么会来咸阳?”

  谭渊有些讶然地一扬眉:“没有想到谭某的名字,京师中也有人知道,谭某幸为天子看重,如今是虎贲卫,随天子入京……”

  “呸,什么稷下十剑八剑的,只要是虎贲卫,那就是泼皮狗!”有未曾听闻过稷下十剑声名的人吐了口口水。

  然后更多的人吐口水。

  “你们这些翻毛鸡,敢对天子亲军无礼?”虎贲卫中一人怒道。

  这人在羽林郎眼中很面生,事实上,除了那个狞笑之人,其余几个,在场的羽林郎都不认识。

  “什么天子亲军,你们泼皮狗是天子亲军,我们羽林郎就不是了?”

  “呵呵,天子亲军……泼皮狗这几年没有什么象样的人物,连齐郡爱耍嘴皮的吹牛者也要召来吗?”

  羽林郎的反应,让那虎贲卫有些愕然,嘴巴动了动,还想要争辩,却被一字眉谭渊扫了一眼。

  这一眼,此人闭嘴不再。

  “稷下学宫。”虎乳儿微微扬起眉。

  这个地方,他在铜宫之中,就已经久闻大名了。

  在始皇帝横扫六合一统天下前,这个学宫,就已经是天下闻名的地方。诸子百家,尽皆以能在稷下讲学为荣,同样,各种技击流派,也云集于此,钻研角抵技击之术。

  始皇帝统一天下之后,因为稷下学宫曾经支持大秦之敌,故此打压了学宫一段时间。但到了二世圣皇帝之时,国家民穷兵疲,转而实行道家的黄老之术,休养生息,对稷下学宫的打压也因此放松。

  三世仁皇帝曾经游学于稷下,从此之后,稷下学宫声势复振,四世昭文皇帝、五世孝景皇帝两朝,更是号称山东太学,与咸阳国子监并行于世。

  虽然到烈武帝手中时,又开始打压稷下学宫,但是如今稷下学宫已经是根深蒂固。

  这十五年,稷下学宫更是人才辈出,有好事者,便将其中剑技高手评出了所谓稷下十剑。

  陈殇眉头撩了一下,他当然也知道稷下十剑,不过这个时候,不能长他人志气。

  “什么稷下十贱,没有听说过,是稷下学宫的十大贱人吗?”他笑吟吟说道。

  ————————————————————————

  (《士林?齐篇》:稷下学宫好为虚名,凡一二长处者,必有称号,时有“十剑”、“八仪”、“六骐”、“四骏”、“双龙”之类,互为标榜。和为学宫监时,深厌之,乃饲养斗鸡,号称“五绝”,此风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