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星穹 序

小说:帝国星穹 作者:圣者晨雷 更新时间:2020-05-30 12:49:2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那天夜里,盘踞于荧惑之位已达三十年的绿色巨星突然改变了自己运行的轨道,拖着长长的尾焰,冲入了紫徵星域。在它的影子当中,一道白色的光影,如长虹般横贯帝垣,帝星依旧亮得耀眼,可是天储星却因此黯淡无光摇摇欲坠。

  大秦帝国都城咸阳的司天监里,正在浑天仪前观星的张衡骇然变色,然后他飞跑起来,速度之快,完全不是他这个年纪所有。片刻后,他就出现在司天监的院外,可是在这里,他就不得不停下了脚步,因为在他面前,黑压压的玄甲军士已经占满了街道。

  这些玄甲军士是大秦帝国最精锐的武士,一向负责镇守北疆,与最凶残的犬戎人作战,他们突然出现在这里,让张衡心再次一紧。

  “张师是准备去哪儿?”玄甲军当中,有个人笑吟吟地问道。

  张衡望着说话的人,瞳孔猛然收缩了一下:“江充,是你……”

  “张师是阴阳家观星一脉的大宗师,不知道这几天里可曾从星相中看到什么?”那个人从士兵当中走了出来,来到张衡面前。

  “我看到惑星入紫徵宫,荧惑失位,绿芒窃居,白虹贯帝垣,天储星比平常要黯淡。”张衡面色恢复平静,他坦然回答。

  “张师还和当年一样,所以现在还只是在司天监担任无足轻重的小官,这一世封侯无望了。”江充望着眼前的老人,叹息着说道。

  “是,我看自己的面格,也与富贵无缘。”

  “呵呵呵呵……”江充仰天大笑起来。

  武卒们看到的是一个人仰天大笑一个人低头沉默。

  就在这大笑与沉默间,平地风雷声响起。

  张衡的白须猛然飘动,而江充上半身向后微微一仰。

  “今天的事情,张师,我劝你还是静观吧。”江充缓缓说道:“别人不知道,我却晓得,阴阳家观星一脉的大贤张衡,是一名最顶尖的剑客,但天下大势面前,一个两个剑客,又能怎么样呢?”

  “你要对太子做什么?”张衡沉声问道。

  “不是我要做什么,而是大帝要做什么!”

  仿佛是应证江充的这句话,原本晴朗的天空之中,突然响起了一声闷雷,位于紫徵帝垣的帝星,爆发出雪亮的光芒。

  空气凝滞了,张衡抬眼向夜空望去,那里仿佛有一双无形的眼睛,从高空中冷漠地凝视着大地,大地之上,所有生灵的性命,都在这双眼睛的掌握之中,生杀予夺。

  张衡没有与这双无形的眼睛对视太久,他垂下头。

  “当初我向张师求学时,张师以为我心术不正,因此不愿意将阴阳家最玄奥的秘术传给我……但是,我还是学会了借势而为、顺天改命的本领。”看到他这样神情,江充又笑了。

  张衡唯有沉默。

  然后星空中剧烈震动了一下,原本在帝垣之侧的天储星处,那颗改变了轨迹的绿芒巨星炸碎,流星成雨,绚丽灿烂。

  “张师,你看这情形,多美……每一颗星,皆是一个人,每一颗流星,则是一个人的殒命……只不过不知道张师的命星,是哪一颗呢?若是张师的命星殒落,是不是……更为灿烂?”

  张衡仍然垂头不语,没有回答。

  “张师,今夜咸阳城中特别热闹,如果没有事情,可否随我一起出城看看?”半空中的星光恢复平静之后,江充又对张衡说道。

  听起来是询问,但实际上却是不容拒绝。

  张衡深深的眼中瞳光闪了闪,微微点头。

  他们出了咸阳城,一路上听到的都是厮杀声惨叫声悲鸣声,血腥气味,盈于坊闾。

  张衡一直微垂着眉眼,直到城南的上林苑。

  大秦皇帝在上林苑里养了许多猛兽,烦闷之时,他会来此,看猛兽互搏为乐。

  既是猛兽,少不了喂肉,不过看来今天上林苑的支出里,可以少掉这一项了。

  从夜至昼,一囚车一囚车的“罪人”,被军士押送过来,他们中有的完好无损,有的却已经臂折腿断浑身是血。

  太子胜的家人、属臣,活着被抓到此处的一共八百多人,足够猛兽们吃一顿。

  被扔进兽苑里的人,有破口大骂的,有连声求饶的,也有闭目等死的或者奋力搏斗的。不管是谁,江充都笑眯眯地看着,直到看到他们被猛兽撕碎,也不会稍改脸色。

  太子胜的四个儿子、六个女儿,都在他面前被猛兽吞食,他还要继续看下去,结果这时皇帝派人来找他,他不得不离开。

  离开之前,他还警告了上林苑的苑令:“所有肉都得扔进去,否则你就把自己当肉扔进去!”

  上林令在瑟瑟发抖,江充走了之后,也不敢耽误他的命令。但当他命人将一个襁褓中的婴儿也要扔进兽苑时,却被张衡拦住。

  “这个最后扔。”讲究顺势而为的阴阳家大宗师并没有反对江充的命令。

  于是那个婴儿留到了最后,当他也被扔进兽苑时,饱餐了的猛兽们懒洋洋踱来,没有急着咬死这个在哭泣的婴儿。

  就在这时,一头利齿如剑的白色雌虎咆哮着冲了出来。它将别的猛兽赶开,那些肚子浑圆的猛兽大约是觉得犯不着为了几斤肉与它争斗,纷纷避开。

  雌虎来到婴儿身边,先是撒了点尿在他身上,然后嗅了嗅他身上的气味,最后伏在他的身侧。

  什么都不知道的婴儿感觉到了温暖,他本能地去寻找,用力地吮吸着虎乳。

  这一幕让上林令目瞪口呆,他想派人去驱赶雌虎,却又被张衡拦住。

  “等下,你看又有使者来了!”

  使者带来了皇帝的最新命令,太子胜被更名为逆,他的遗党,赦免死罪,全部押入监牢铜宫。

  虽然铜宫对有些人来说比猛兽还要可怕,但这毕竟是一条赦令,只不过,先送至上林苑的数百名“遗党”中,等到这条赦令的只有一个婴儿,而婴儿是不会谢恩的。

  “这是谁?”使者讪讪地问。

  婴儿是废太子逆的幼子,出生才两天,还没有取名,故此未入宗人府籍谱,也就不为外界所知。甚至连一心除去太子的江充,此时也不知道他的存在。

  使者问明婴儿的身份,就跑回去向皇帝禀报,而张衡却留在了兽苑,看着雌虎将婴孩叼入笼中,仿佛叼着小虎一般,他又抓住了上林苑令的衣裳:“你知道该怎么做吗?”

  “不……不知道!”

  上林苑令觉得心烦意乱,江充走了,使者走了,却将一个婴儿留在他这里,他知道这将会是巨大的麻烦,而张衡向来有智者之名,因此他向张衡求教。

  “如果皇帝旨意来前这孩子出事,那和你无关,但旨意来临之后出事,那可就是你的责任了。天威难测,谁知道皇帝会不会认下这孩子?让一位皇孙在你这里出事,你还会有性命在吗?”

  张衡的话,令上林苑令愁眉不展,他拱手下拜:“我这人没有什么本领,陛下只是看到我有几分谨慎,让我看管这座苑子。我职微权小,俸禄低少,愿意奉上十金,请求你的指点。”

  “你哪里需要我的指点,只要按照皇帝的旨意行事,顺势而为,谁还能为难你?”

  上林苑令大悟。

  “我明白了,张先生,我会顺势而为的!”

  张衡笑了一笑,抬头眯眼,哪怕是在白昼,他也能看到,天空中帝星之旁,一颗明灭不定的小星晃了晃。

  观星之术,江充终究是还没有学到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