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星穹 八八、火飞灰扬

小说:帝国星穹 作者:圣者晨雷 更新时间:2020-08-16 16:36: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赵和只是小憩了一会儿,缓过神来之后,便来见放归的俘虏们。

  既然是要作戏,那自然要作全套,他并没有通知段实秀,更不曾令人将这些放归的俘虏集中到天寒地冻冷风凛冽的校场上,而是直接来到营房,按间入内查看。

  此举完全出乎这些放归的俘虏们意料。

  当初郭昭活着、他们未被俘之时,郭昭见他们都是在校场之上,只有偶尔才会入营房查看。彼时他们是要为北州血战的勇士,郭昭如此施为,大伙觉得理所当然。但此刻,他们是战败被俘然后换回来的俘虏,在他们心底深处,都觉得这是奇耻大辱,哪怕回来之后受到诸多安抚,可在他们心中,仍然自觉低人一等。

  因此哪怕在得知赵和会于安定营中见他们,他们也只觉得这是一次例行公事,无非用几句虚将他们安抚一下,却不曾想,这边才升起炭火,那边赵和就已经来了。

  随他而来的有几位管理安定营的军官与小吏,他们来不及去通知段实秀,只能匆匆走在前头为赵和引路。

  将一间房舍的门推开,引路的军官入内大喝:“起身,都起身,向大都护行礼!”

  赵和眉头微微一皱,摆手道:“不必如此,大家该做什么就做什么。”

  他一边说,一边跟入房舍之中。

  房舍原本有些漏风,不过现在燃起了炭火,倒不是那么难以接受。赵和目光在周围转了转,带着歉意地道:“诸位兄弟叔伯,大伙都知晓如今北州情形,安定营有些简陋,委屈大伙在此,实在抱歉。”

  屋子里的诸人原本在军官进来大喝之后,都是心神一凛,手忙脚乱地起身要行礼,但紧接着赵和便进来,面上带着微笑,顺口说话,声音不急不徐,仿佛拉家常一般,众人原本紧张的心顿时松了些。

  他们开始悄悄打量这位大都护。

  这几日里他们对赵和也算是有所了解,知道在北州面临崩盘的险境之中,是这位大都护力挽狂澜,扶大厦于将倾。他们也知道这位大都护来自咸阳,乃是朝廷时隔近三十年再次派往西域的使臣。但他们绝对未曾想到,赵和竟然会这么年轻。

  甚至可以说,他们这些北州老兵中的绝大多数,年纪都比这位大都护要大。

  哪怕赵和此时已经有意蓄须,让自己显得不是那么年轻,可是在这些人眼中,只留着两撇八字须的赵和,还是显得太过年轻了。

  “还不与大都护见礼?”那个引路的军官见众人都愣住,限入了沉默之中,有些不满地道。

  众人这才三三两两地对赵和行礼,参差不齐地道:“见过大都护。”

  赵和笑着拱手回礼:“各位不必多礼,这几日吃喝上可还满意?天气突然转寒,都护府一时未能备齐冬衣,是我的过错,各位还请暂且忍耐,段长史已经去想办法了,两三天内,给诸位发冬衣,然后再发放资饷,总让大伙儿兜里有点钱,回家时可以为家里父母、妻儿和亲人带点东西……”

  他并不与众人谈战事,更不提这些人的俘虏身涯,所者不离诸人的亲族,语中也丝毫没有瞧不起众人成为俘虏却不曾自尽的意思。原本有些紧张的众人,给他三两语之下,便有些放松,甚至有人觉得胸中温暖,连屋外的寒意都不那么厉害了。

  他与众人寒喧了几句,又问了各人的姓名、家里还有什么人物,当得知其中一人在参战之前刚刚娶了妻子,当即调笑,让他回去之后加倍努力,争取早些能抱大胖儿子。

  众人听他说起这带着颜色的话儿,都笑了起来,那个被他调侃的被俘军士,更是忘了此前的压抑,起身昂然道:“大都护放心,小人回去之后,定然要尽快生个胖儿子,等他十五岁之后,便可以参军为大都护和北州效力!”

  赵和哈的一笑:“为我我北州效力自然是要的,但参军就不必了。”

  那人脸色顿时一变,其余众人刚刚高涨起的情绪也因之一抑。

  众人只道赵和嫌弃他们当过俘虏,却听赵和徐徐说道:“你就算再快,也得十六年后,你儿子才十五岁,这十六年若我们还不能扫平犬戎,让北州太平下来,那就是我这大都护和你这要当爹的人太过无能了。”

  众人的情绪顿时又变了过来。

  “诸位,在我们这代人手中,当要为北州和大秦打出一个太平,到下一代人,他们就用不着个个去参军当兵了。”赵和说到这,起身抱拳,团团的揖:“故此今后还需要多多借助诸位之力,诸位回去之后,且安心休养,等休养好了,本都护必要召你们!”

  众人轰然一声应了起来。

  赵和这才与众人告辞,然后出来,不过他并未就此离去,又来到了第二间房舍。

  这可是有五十余间房舍住人,若一间间过去,只怕大半日时间都要消耗在这里。

  而各个屋子之中,那些放归的俘虏此时都想拥出门来,黄彦也是其中之一。不过他才伸出头,立刻有军士呼道:“各位都呆在自己的屋里,不可乱奔乱窜!”

  每间房舍中都有两名军士,他们也跟着喝斥起来,原本想要围出来看热闹的放归俘虏,便都回到了自己的屋内。

  黄彦等人的所在的房舍稍稍靠里,因此最初时他们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出去望了一眼,才知道要见他们的大都护赵和已经到了。黄彦远远的还瞥了赵和一眼,给他最深刻的印象,便是此人极为年轻。

  回到屋内之后,他心里隐隐有些激动,这位赵都护行事风格,与郭大都护不太一样,不过他既然愿意到各个房舍来慰问,想来是个亲近随和之人。他还想要和同伴们讨论两声,不过却发觉,自己身边的潘稠等人一个个面色更为阴沉,竟然没有任何欢喜之色。

  黄彦心底又是一阵嘀咕。

  他们都在侧耳倾听外头的声音,随着声音越来越接近,潘稠等人面色也越来越阴沉,彼此之间不断地交换着眼色。当外边的声音响自于隔壁之时,潘稠仿佛下定了决心,先是看了一圈屋子里的众人,然后向着后边挪过去。

  他的同伴们也一个接着一个向那边挪了过去。

  没过一会儿,虚掩着还露出了一条缝的门被推开了,赵和在数人的相伴之下走了进来。

  如同在此前的那些房舍中一般,赵和进来之后,先是笑着寒喧,待屋舍里众人不再那么紧张之后,开始拉起了家常。

  “你们屋里炭够不够,若是够的话,火不妨升得旺一些,惭愧惭愧,是我思虑不周,没有照顾好大伙儿……”见这间屋子中火塘里的炭偏少,赵和道。

  “炭足够,我这就加些。”潘稠应声道,然后转身,从炭篓里捧出一大捧炭来。

  他身边的几名同伴也仿佛都想在赵和面前露脸一般,纷纷去炭篓里取炭。

  赵和看到此情形,正想以此为话题说上几句,就在这时,听得身后有人叫道:“大都护可在此?”

  是段实秀的声音,赵和不由自主向着屋门处望去,包括始终跟随着他的阿图与樊令二人,注意力也同样转到了门外。

  而就在这时,潘稠扔了手中的炭。

  不仅是他,他的几名同伴,也从炭篓中将暗藏的东西掏了出来。

  匕首,还有……手弩!

  潘稠脸上带着戾气,以他此时同赵和间的距离,几乎不要瞄准,抬起手,扣动扳机,下一瞬弩箭便可以穿透赵和的身体!

  而另外一把弩,也同样在指向赵和,两名抽出匕首的同伴,如同恶狼般向着赵和扑过去!

  潘稠自觉不会有任何问题,正待扣动手中的弩机,就在这时,他面前却哗的一下扬起了一大片灰尘与碎片。手机端sm..

  潘稠面上的笑容瞬间凝固起来。

  是黄彦!

  黄彦早就注意到潘稠等人的异样,只不过一直不知这些人在玩什么名堂,也没有机会向官吏说出自己心中的怀疑,因此只能暗暗注意着他们。

  当潘稠等人移向炭篓的时候,黄彦就猜到,炭篓之中可能有问题。

  只是他没有确凿的证据,而且他又担心自己的怀疑出错,闹出大笑话来。

  故此他想了想,便接近火塘。

  赵和进来与众人说话时,众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赵和身上,没有人注意到他已经将拨火用的木棍抓在了手中。

  潘稠去取炭时,黄彦也做好了准备。

  潘稠举起弩时,黄彦闷声发力,将火塘里燃烧的炭与灰扬起!

  灰扑入潘稠眼中,潘稠虽然已经下定决心,可还是忍不住抬手去揉眼。

  他手中的弩因此抬起,扣住的弩机松开,那枝箭向着屋顶射去。

  他的同伴举弩正要指向赵和,倒是没有被炭灰挡住,但就在这时,屋外噗噗弩机声先响起。

  那名举弩的刺客身躯一震,面上露出意外的神情。

  就在门外,出现的并不是段实秀,而是数名脸色冷厉的北州军士。

  紧接着,哗啦的脚步声中,十几名军士涌了出来,将赵和团团护住,两名手执匕首的刺客,还没有接近赵和,便已经被打翻在地。

  而潘稠眼睛此时仍然被灰蒙住,根本看不清楚,屋中发生了什么。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