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星穹 六十、商队主人

小说:帝国星穹 作者:圣者晨雷 更新时间:2020-06-27 22:39: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这是怎么了?”

  北州城虽然不大,但也有自己的集市,这段时间赵和时常来集市之中买菜,也向卖菜的农妇请教种菜事宜。不过今日的集市之中,却有种不同寻常的氛围,便是原本满脸愁色的农妇,面上都浮出了难得的喜悦。因此,赵和有些好奇地向她打听起来。

  那农妇笑道:“是粟特商队来了,好大一支商队,咱们北州足足有五年都没来这么大的商队了。”

  赵和循其所指望去,就见集市中间的一块空地上,有群高鼻深目的人正从骆驼上往下搬东西。这支商队人数足足有百余人,赶着两百多头驼马,还另有两百余头大小牲畜——此时粟特商队在西域,都是如此,他们半是经商半是游牧。

  “这个时候怎么会有粟特商队来?”赵和身边的阿图喃喃地道。

  “你对粟特商队很熟悉?”樊令回头问道。

  “我便是他们卖到西域来,后来跟了霍勒老爹。”阿图说道。

  樊令嘿嘿一笑:“那你何不去问问看,没准还有当初你的熟人,至少可以打听打听你家乡的消息。”

  阿图撇了撇嘴:“那有什么打听的,已经成了火妖族的地方……”

  话虽如此说,但他还是眼巴巴地看着赵和。

  比起樊令,阿图可是要讲规矩得多,凡有事情,必向赵和请示,赵和此时也不再疑他是霍勒安插在自己身边的暗探,当即点了点头,阿图顿时将手中的东西塞到樊令怀里,然后向着那些粟特人跑去。

  赵和与樊令不紧不慢地跟在他的身后。

  阿图跑到了对方身边,指手划脚地与对方说话,那个被他拦住的粟特人只是摇头,阿图有些无奈,只能回到赵和身旁。

  “怎么了?”樊令问道。

  “这些钻进钱眼中的粟特人,不给钱,他们什么都不会说,给了钱,他们可以将自己老婆女儿都送到你的床上。”阿图愤愤地道。

  “还有这等事情?”樊令惊道。

  阿图横了他一眼:“我骗你做甚?”

  赵和对粟特商人的大名是早有耳闻,在南疆时,也曾经与少数粟特商人打过交道,只不过那都是些零散的商客,象这样一支大的商队,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樊令则在东张西望,好一会儿之后,他目光有些发直地盯着一人:“阿图,阿图。”

  阿图问道:“怎么了?”

  樊令指着那人道:“去帮我问问,这个娘儿们,和她过一夜要多少钱。”

  他所指的是一个粟物女人,腰足有水缸粗,胳膊比得上赵和的大腿,赵和只瞄了一眼,就不禁摇头:樊令的口胃实在有些重,怎么看得上这样的女人。

  不过他倒没有阻拦,樊令随他出生入死,家中虽然已经有妻妾,但是在这里寻个女人也属正常。

  他不能拿自己去要求所有人。

  阿图当真跑去问了,结果才说了两句话,那个粟特女人便将一桶喂骆驼的水全都倒在了他的身上。那桶极大,寻常壮汉要想搬动都不易,那粟特女子端起来却是很轻松。

  阿图灰溜溜地回来,抹了抹头上的水,听到身前樊令放肆的笑,当即恨恨地瞪了回来:“这一桶水,原该浇在你头上的。”

  “你不是说只要有钱,粟特人便连老婆女儿都可以送上床么,为何此女不行?”樊令笑问道。

  “别人都行,此女不行。”阿图说到这里,目光转了转:“当然,如果你想睡她的丈夫和儿子,倒是可以试试。”

  樊令一愣:“啥意思?”

  阿图道:“她就是这支商队的主人。”

  这下不但樊令,就是赵和也呆了一呆。

  西域这块地方,可谓无法无天之地。这样的地方,这么大的一支粟特人商队,竟然由一个女人掌控,这确实出人意料。

  赵和忍不住又望向那个女人,结果发现,那个女人竟然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了他们身前。

  那女人身躯肥硕,走起路来却是悄然无声,而且极为迅速,她紧跟着阿图而来,众人竟然都不曾发觉!

  那女人直直地看着赵和,然后撩起裙摆,屈膝向赵和行了一礼:“伊苏斯见过贵人。”

  赵和眉头轻轻皱了皱:“赵某见过商队主人……”

  “请贵人呼我伊苏斯。”那肥硕的女人又抬起头看了看赵和,然后笑了起来:“贵人万里迢迢从大秦过来,实在是辛苦,而且贵人在南疆做的事情,已经随着商队传播到极远的地方,就是伊苏斯我也曾经听过。”

  赵和心中顿时警惕起来。

  这可不是秦人较少的西域邦国,这是北州,市集之中来往者多是秦人,赵和虽然算得上是相貌英俊千中无一,但也不至于这么瞩目。

  可这女人不但知道他是大秦的使者,甚至还提及他在南疆的壮举!

  “你认识我?”赵和心中念头一转,直问道。

  “自然,我们商队多次来到北州,在北州城中,我还是有不少朋友的。”伊苏斯笑了起来。

  她直不讳地承认北州之中有人与她传递了赵和的消息,赵和心里又是一跳。

  “伊苏斯……首领,你似乎非常关注我?”赵和再次发问。

  “自从使者来到西域之后,所到之处,必有血雨腥风。”伊苏斯意味深长地道:“我既然在北州见到了使者,那么就必须及早将这里的生意结束,早点返回了。”

  这话说得殊为无礼,简直就是指着赵和骂他是灾星了。

  赵和没有什么表情,听明白过来的樊令立刻挽起袖子:“贼婆娘,你是讨打不成?”

  伊苏斯没理他,又是盯着赵和:“若是贵人遇到什么麻烦,也可以找我,当然,贵人应当听说过,我们粟特人的友谊是可以用金钱来衡量的。”

  赵和呵的一笑:“遇到麻烦找你?你是说,北州这里会有什么变故?”

  伊苏斯再次行礼:“我可什么都没说,我只是见到贵人在此,故此觉得北州这里似乎也有血腥味弥漫了。”

  说完这句似恐吓又似示警的话语之后,伊苏斯后退了几步,转身离开。

  “这疯婆娘究竟是什么意思?”樊令不解地问道。

  赵和抚着自己的下巴,目光闪动:“谁知道呢,你不都说她是疯婆娘了?对了,知道她是疯婆娘,你还想不想上她的床?”

  “呸,人疯没关系,身体没疯就行,咱就好这一口儿。”樊令情知动心机自己并不擅长,当即吐了口唾沫道。

  赵和又打趣了他几句,然后懒懒地伸了伸腰:“走吧,我们回去。”

  “就回去?”樊令讶然。

  “怎么?”

  “总觉得还要去探探那疯婆娘的底细才对。”樊令道。

  赵和拍了拍他的肩膀:“探底细测深浅这事情,就交给你了,如何?”

  樊令本来想一口答应下来,但旋即意识到,这情形有些不对。

  他倒也经常帮赵和打听消息,他出身市井,对于市井中的门道并不陌生。但这里是北州,那个粟特女人一看就是心机深沉之辈,他能够从对方身上得到什么消息?

  意识到赵和又是调侃自己,他撇了撇嘴:“罢了罢了,回去就回去。”

  赵和轻轻笑了一声,当先向馆驿方向走了回去,走了几步,只觉得一阵风吹了过来,拂动着他的衣襟,他眯了眯眼睛,沉声道:“要起风了。”

  “是要起风了。”樊令抬头看天:“不过这鸟地方,一年到头也没有什么雨。”

  他跟在赵和身侧,走着走着,听到赵和突然又道:“我想做一件事情,有个人可能成为阻挠,此人将会遇到危险……你说我该不该提醒他?”

  樊令脱口便道:“提醒个屁,他即是阻挠,那便是敌人,对敌人好,便是对自己恶!”

  赵和笑了起来:“敌人还谈不上……他啊……”

  说到这里,赵和便没有再说什么了。

  不过当他们走到馆驿之前时,赵和突然道:“今日再去大都护府看看,或许郭都护今日有暇可以见我了呢。”

  他直接向着大都护府走了过去,樊令不知道他为何又会如此,与阿图二人对望了眼,便紧紧跟了上去。

  到了大都护前,赵和让守卫前去通禀,守卫倒是极为客气,不过进去不久之后,便匆匆又回来道:“赵郎君,大都护今日不在府中。”

  “那请转告一声,明日一早我再来拜会,请大都护无论如何都要拨冗一见。”赵和对此早有意料,他面不改色地道。

  那守卫带着为难之情道:“转告之事,小人必然会做,但大都护能不能有时间见赵郎君,却不是我区区守卫能够决定的。”

  赵和点了点头:“只须将我原话转告就行,至于别的……看大都护自己的想法吧。”

  他说完之后,转身离开,虽然他面上没有表现出来,但樊令与阿图还是感觉到他心情甚是不快,只能紧紧跟着,没有谁说话打扰他。

  走到馆驿门口,赵和才轻轻叹了一声:“药医不死病……人若是自家要寻死,谁都救不了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