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徒幻世录 第二章 碎片

小说:侠徒幻世录 作者:诡异的逍遥子 更新时间:2020-11-22 06:56:34 源网站:网络小说
  (1)

  晨露浸润过的草地和野花皆带着别样的芬芳,同行的五人则踏着芬芳往阳城的方向前进。出发半日后,众人在一汩汩流淌的小溪边暂作修整。昨日一夜未能入睡的白凤借着片刻的休憩躺在了杂草中央,伴着“喓喓”鸣叫的蝈蝈;在翠绿间来回跳跃的蚱蜢,以及鼻中沁人的芳香,悄然入睡。

  突然,少年的耳边响起了火焰炙烧的“嗞嗞”声。睁开眼一看,发现自己身处一片火海,方才的绿意盎然诡异地消失无踪。

  少年呼吸愈加急促,因为他看见眼前有一个男人匍匐在地上,脊背上插着一把剑,奄奄一息。男人面向着白凤,欲伸手抓住少年似的,嘴中念念有词:“凤儿……凤儿……”然后举着向前张开的手,痛苦地死去了。

  男人旋即被烈火侵蚀,烧成了灰烬,火海也随之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黑暗。漆黑之中,一个个与少年相似的汉人面孔围绕在周围他们在肆意、疯狂地嘲笑!

  嘲笑死去男子的无能;嘲笑少年的胆怯!

  而在无尽繁杂的笑声之中,还断断续续传出了女人凄厉、悲惨而尖锐的哭喊声……

  “白兄!快醒醒!”赵括摇晃着眼前的少年,只见他呼吸杂乱无规,满头虚汗,像是发了什么急病似的。

  噩梦的爪牙在此之前紧抓着白凤的意识,在听到赵括的呼喊后,方才意识到自己身处在过去的梦境里。但是在现实里睁开眼远比在梦里睁开眼困难。白凤愈是想摆脱那些充满恶意的笑声,愈是感觉被缚得更紧。心里的那一根“弦”被名为“过去”与“现实”的两个大手绷紧着,非常之紧,仿佛随时都要断开!而断开之际,则表示他的意识已临近崩溃。

  拓跋忡手里拿着片绿叶子赶来,作势要白凤张嘴含下。赵括睹见,即刻将鲜卑人的手臂架开,并大声怒吼道:“你手里拿的什么,就往他嘴里塞了?”

  “赵公子,这是安神定心的草药。在我的家乡,遇见白兄弟这种情况的人,只要含一片这小叶子在舌下,片刻后便能醒来,你就相信我吧!”

  sm.xbiqugela.

  看见拓跋忡急切的模样,赵括也不再阻拦,便扶起早已被汗水和泥土遍布的白凤,让他含下了草药。

  此时仍在与梦魇争斗的白凤,忽然觉得舌下一片清凉。顷刻后,这股清凉之感掠过了胸脯,让少年方才绷紧的神经舒缓了下来。他循着呼唤自己的声音,慢慢睁开眼睛。

  “白兄!你终于醒了!”赵括显得比任何人都高兴。

  拓跋忡关怀地问道:“白兄弟,你没事吧?”

  “我……我只是做了个噩梦。”随后,白凤把含在舌下的草药拿了出来,问道:“这是薄荷吧,‘安神定心,提神醒脑’。是赵兄给我含下的吗?”

  “原来这小东西这么有用?”赵括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并向拓跋忡讨了一片来含下,连连惊道:“身心舒畅!身心舒畅啊!”

  白凤微笑道:“真是谢谢拓跋兄了。”接着看向赵括,打趣道:“我就知道赵兄不会如此博学,他可能还以为这是毒草呢!”

  “白兄,你不必如此讽我吧。要不是你把我吵醒了,我才懒得管你!”赵括看着白凤,气鼓鼓地说着:“再看看你这副模样,出去可别告诉别人是我赵家的门客!”

  白凤蹭了蹭脸颊,衣服被些许沙泥沾上,头发也是凌乱不堪。少年桀然一笑,仿佛想起了方才的噩梦,转身便去河边洗漱整理。

  瞧着河里倏来倏往的小鱼,以及被周围的林子映得翠绿的湖面;闻着鼻间来自大自然醉人的清香,以及身后赵括和拓跋犷引人发笑的对话。白凤感到一种无可替代的真实萦绕在心头,将梦里的“魑魅魍魉”驱散得一干二净。

  “死胖子,把薄荷草拿出来!”

  “不行!这是我摘的,有本事你自己摘去。”

  “本少爷要吃‘薄荷炖鸡’,你不给我就今天就别吃饭了!”

  阿扁看他们争持不下,就劝了一句:“其实没有薄荷也能做得很好吃的……”

  众人饭后休憩了片刻,相较其他三人而,阿扁和拓跋犷有说有笑,显得十分怡然快乐,全然不似是昨晚才经历过生死的人。

  (1)

  晨露浸润过的草地和野花皆带着别样的芬芳,同行的五人则踏着芬芳往阳城的方向前进。出发半日后,众人在一汩汩流淌的小溪边暂作修整。昨日一夜未能入睡的白凤借着片刻的休憩躺在了杂草中央,伴着“喓喓”鸣叫的蝈蝈;在翠绿间来回跳跃的蚱蜢,以及鼻中沁人的芳香,悄然入睡。

  突然,少年的耳边响起了火焰炙烧的“嗞嗞”声。睁开眼一看,发现自己身处一片火海,方才的绿意盎然诡异地消失无踪。

  少年呼吸愈加急促,因为他看见眼前有一个男人匍匐在地上,脊背上插着一把剑,奄奄一息。男人面向着白凤,欲伸手抓住少年似的,嘴中念念有词:“凤儿……凤儿……”然后举着向前张开的手,痛苦地死去了。

  男人旋即被烈火侵蚀,烧成了灰烬,火海也随之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黑暗。漆黑之中,一个个与少年相似的汉人面孔围绕在周围他们在肆意、疯狂地嘲笑!

  嘲笑死去男子的无能;嘲笑少年的胆怯!

  而在无尽繁杂的笑声之中,还断断续续传出了女人凄厉、悲惨而尖锐的哭喊声……

  “白兄!快醒醒!”赵括摇晃着眼前的少年,只见他呼吸杂乱无规,满头虚汗,像是发了什么急病似的。

  噩梦的爪牙在此之前紧抓着白凤的意识,在听到赵括的呼喊后,方才意识到自己身处在过去的梦境里。但是在现实里睁开眼远比在梦里睁开眼困难。白凤愈是想摆脱那些充满恶意的笑声,愈是感觉被缚得更紧。心里的那一根“弦”被名为“过去”与“现实”的两个大手绷紧着,非常之紧,仿佛随时都要断开!而断开之际,则表示他的意识已临近崩溃。

  拓跋忡手里拿着片绿叶子赶来,作势要白凤张嘴含下。赵括睹见,即刻将鲜卑人的手臂架开,并大声怒吼道:“你手里拿的什么,就往他嘴里塞了?”

  “赵公子,这是安神定心的草药。在我的家乡,遇见白兄弟这种情况的人,只要含一片这小叶子在舌下,片刻后便能醒来,你就相信我吧!”

  sm.xbiqugela.

  看见拓跋忡急切的模样,赵括也不再阻拦,便扶起早已被汗水和泥土遍布的白凤,让他含下了草药。

  此时仍在与梦魇争斗的白凤,忽然觉得舌下一片清凉。顷刻后,这股清凉之感掠过了胸脯,让少年方才绷紧的神经舒缓了下来。他循着呼唤自己的声音,慢慢睁开眼睛。

  “白兄!你终于醒了!”赵括显得比任何人都高兴。

  拓跋忡关怀地问道:“白兄弟,你没事吧?”

  “我……我只是做了个噩梦。”随后,白凤把含在舌下的草药拿了出来,问道:“这是薄荷吧,‘安神定心,提神醒脑’。是赵兄给我含下的吗?”

  “原来这小东西这么有用?”赵括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并向拓跋忡讨了一片来含下,连连惊道:“身心舒畅!身心舒畅啊!”

  白凤微笑道:“真是谢谢拓跋兄了。”接着看向赵括,打趣道:“我就知道赵兄不会如此博学,他可能还以为这是毒草呢!”

  “白兄,你不必如此讽我吧。要不是你把我吵醒了,我才懒得管你!”赵括看着白凤,气鼓鼓地说着:“再看看你这副模样,出去可别告诉别人是我赵家的门客!”

  白凤蹭了蹭脸颊,衣服被些许沙泥沾上,头发也是凌乱不堪。少年桀然一笑,仿佛想起了方才的噩梦,转身便去河边洗漱整理。

  瞧着河里倏来倏往的小鱼,以及被周围的林子映得翠绿的湖面;闻着鼻间来自大自然醉人的清香,以及身后赵括和拓跋犷引人发笑的对话。白凤感到一种无可替代的真实萦绕在心头,将梦里的“魑魅魍魉”驱散得一干二净。

  “死胖子,把薄荷草拿出来!”

  “不行!这是我摘的,有本事你自己摘去。”

  “本少爷要吃‘薄荷炖鸡’,你不给我就今天就别吃饭了!”

  阿扁看他们争持不下,就劝了一句:“其实没有薄荷也能做得很好吃的……”

  众人饭后休憩了片刻,相较其他三人而,阿扁和拓跋犷有说有笑,显得十分怡然快乐,全然不似是昨晚才经历过生死的人。

  “阿扁,我好喜欢你啊!下次也要做‘薄荷炖鸡’给我吃。”拓跋犷边说边用手肘内侧锢着阿扁的颈项,略显亲昵地说。

  “拓跋兄,你别这样,我要喘不过气了!”

  余下三人皆只饮着水汤望着他俩,若有所思。

  赵括嘴角掠过一丝不屑,说:“想不到他们不过才认识半日,就已如此熟络。”

  “或许是他们前世修来的因缘?”

  “哦?白兄也信这神佛之说?”

  “只是略知其中一二。”白凤放下手中的木碗,随即说道:“百世修来同船渡,前世修来共枕眠。能遇见诸位,与诸位‘有难同当,有食同享’,是上天给予的因缘际会,更是我们自身修得的福缘。这句话也只是希望相知相遇的游子们能珍惜这段情缘罢了。”

  赵括听后自嘲地笑了一声,说:“大道理我是说不过你。只是为救舍妹,难道非得走阳城这一趟不成?”说着,他用喝完汤的碗盛了一满盏从客栈带出来的美酒,一饮而尽,接着说:“在我看来,那群当官的就是拿人钱财,却不与人消灾的酒囊饭袋!”

  “那伙贼人数量众多,为害颇深,想必官府对他们的大致行踪有所了解。况且仅凭我们五人,要成功救出赵兄的妹妹,风险未免过大。”

  “那……我可全倚仗你们了……”赵括口齿不清,怕是烈酒所致。

  拓跋忡回道:“赵公子还是别喝了吧,还有半日的路要赶呢!”

  “好!我……不喝了……”

  白凤与拓跋忡相视一笑,心领神会。赵括与鲜卑异族人的矛盾总算是暂时解决了。五人收拾行装,重新上路。而脚步虚浮、仍为酒醉所困的赵括由拓跋忡帮扶着继续赶路。林间的飞鸦仍在嬉戏,鸟雀的歌声迤逦缠绵。只可惜他们无暇顾及这些良辰美景,因为前方的道路只会愈加崎岖。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