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徒幻世录 第四章 万灯疑云

小说:侠徒幻世录 作者:诡异的逍遥子 更新时间:2020-11-22 06:56:34 源网站:网络小说
  (1)

  随着车辙越来越新,几人业已追上先行的车队。这也表示连绵的峰林已被抛诸脑后,取而代之的是从平地里成群拔起的树丛灌木。

  对于第一次踏出千峰岭的阿鹃来说,这意味着她渐渐远离了生她养她十几年的地方。尽管少时常被母亲和姥姥打、骂,但里头的安详平和,是与外头截然不同的。马驹每前进一步,她内心之不安便多一分。不懂得掩饰自己情感的少女,自然把所有都画脸上去了。

  一旁的赵括瞧着她,活像第一次随父亲远行的自己,像一只时刻提防着猎人冷矢的野兔,怯生生地看着周围的一切。

  少年欲效仿当年父亲安慰自己的做法,把手搭在阿鹃的玉肩上,低吟道:“阿鹃,不必这样怯生,万事有我呢!”

  阿鹃怔了一会儿,不敢相信地回道:“你……不讨厌我了?”

  “怎么会呢?”看着阿鹃试探的眼神,赵括缩回那只手,尴尬地挠着额,说:“既然现在大家都是一条船上的人了,互相照料是应该的,更何况你只是一个弱女子……”

  “嘻嘻……”阿鹃听后,扭头道另一头,暗自窃笑。

  赵小妹和上一句:“哥哥,你可算是长大了,知道关心女孩子了!”

  “说什么呢你!”赵括对小妹的话语颇为不满,说道:“我走了,你们自己管自己吧!”话毕,少年便离开了两位女子,驱马到另一边去了。

  “你们两兄妹整天吵吵闹闹,也不见感情消减,真是有趣呢!”阿鹃对着与自己共坐一匹马的小妹讲道。

  小妹一副知根知底的模样,回答说:“哥哥他就是嘴硬心软,对待珍视的人,他从来都不会吝啬自己的感情。”

  “唉,真羡慕你有个哥哥。”

  “话说回来,我们还不知道阿鹃姐姐的全名呢?”

  “我?”阿鹃迟疑道:“阿爹死得早,族里人为了让娘亲不记起那段往事,一般不唤我的姓,只唤我的名。”

  “那阿鹃姐姐姓什么呢?”

  “姓杜,我叫杜鹃。因为娘生我时,漫山遍野开满了杜鹃花。”阿鹃仿佛回到了那个熟悉的地方、熟悉的季节,回忆道:“下次到千峰岭,一定要待到春深时分再走,因为那时候是杜鹃花开之时。白里透红的杜鹃花,像胭脂一样给群山添上了别样的色彩……”

  白凤突然和道:“那到时候一定要带我们去啊,杜鹃姑娘!”

  “当然可以!”阿鹃那动人的嗓音传递到了所有人的耳中。这份纯真的快乐,很是让人愉悦。看着重新焕发神采的阿鹃,赵括这才露出一丝微笑。

  快乐的时间总是短暂的,五人很快便走完了第一天的路程。临着夜晚,同商队一起在野外搭建了几个帐篷,以供众人休憩。商队头领是个瘦高的男人,细尖的脸上长了一颗黑黑的痣,痣上还长了一根曲弯的毛,看上去就知道是个市侩之人。他带着一个腰携大刀的护卫,穿过货品杂物,嗷嗷骏马,找到了赵括等人,开口便是要钱。

  “几位蹭着我们商队吃住,多少也得意思意思吧?”头领拱手微笑道。

  赵括似乎已经熟门熟路,随意地挥了挥手,说道:“这些钱够了吧?”

  “哎哟哟!”头领操着惊诧的细尖声,说道:“这真是出门遇贵人了!”

  当头领正想离开之际,他的护卫忽然拱手请求道:“先生,请允许我与那位少侠比武切磋,以锻炼我这快生锈的身体!”

  商队头领瞧了瞧护卫所指的少年,定睛一看,以为只是一个略通武艺的毛头小子,便回道:“准了!打完了,记得回到我那……”话音刚落,他便从帐篷口离去了。

  白凤看着往自己走来的持刀大汉,他身长约八尺,手臂粗壮,腰胯身躯与白凤相比,犹如虎背熊腰,倒是容貌还算得上俊俏,不像是练刚猛功夫之人。少年想起阿鹃母亲所之“不惹是非”。是以内心起初并不想接受这样的切磋,万一有一方输了不服气,动了杀心,后果不堪设想。

  但见对方如此诚恳,且已自报家门,道:“在下姓聂,名云,练的是家传的追风刀,不知阁下……”

  身旁的几位伙伴也想借比武来消遣时光,甚至连看上去弱不禁风的慕容嫣,也想一睹

  (1)

  随着车辙越来越新,几人业已追上先行的车队。这也表示连绵的峰林已被抛诸脑后,取而代之的是从平地里成群拔起的树丛灌木。

  对于第一次踏出千峰岭的阿鹃来说,这意味着她渐渐远离了生她养她十几年的地方。尽管少时常被母亲和姥姥打、骂,但里头的安详平和,是与外头截然不同的。马驹每前进一步,她内心之不安便多一分。不懂得掩饰自己情感的少女,自然把所有都画脸上去了。

  一旁的赵括瞧着她,活像第一次随父亲远行的自己,像一只时刻提防着猎人冷矢的野兔,怯生生地看着周围的一切。

  少年欲效仿当年父亲安慰自己的做法,把手搭在阿鹃的玉肩上,低吟道:“阿鹃,不必这样怯生,万事有我呢!”

  阿鹃怔了一会儿,不敢相信地回道:“你……不讨厌我了?”

  “怎么会呢?”看着阿鹃试探的眼神,赵括缩回那只手,尴尬地挠着额,说:“既然现在大家都是一条船上的人了,互相照料是应该的,更何况你只是一个弱女子……”

  “嘻嘻……”阿鹃听后,扭头道另一头,暗自窃笑。

  赵小妹和上一句:“哥哥,你可算是长大了,知道关心女孩子了!”

  “说什么呢你!”赵括对小妹的话语颇为不满,说道:“我走了,你们自己管自己吧!”话毕,少年便离开了两位女子,驱马到另一边去了。

  “你们两兄妹整天吵吵闹闹,也不见感情消减,真是有趣呢!”阿鹃对着与自己共坐一匹马的小妹讲道。

  小妹一副知根知底的模样,回答说:“哥哥他就是嘴硬心软,对待珍视的人,他从来都不会吝啬自己的感情。”

  “唉,真羡慕你有个哥哥。”

  “话说回来,我们还不知道阿鹃姐姐的全名呢?”

  “我?”阿鹃迟疑道:“阿爹死得早,族里人为了让娘亲不记起那段往事,一般不唤我的姓,只唤我的名。”

  “那阿鹃姐姐姓什么呢?”

  “姓杜,我叫杜鹃。因为娘生我时,漫山遍野开满了杜鹃花。”阿鹃仿佛回到了那个熟悉的地方、熟悉的季节,回忆道:“下次到千峰岭,一定要待到春深时分再走,因为那时候是杜鹃花开之时。白里透红的杜鹃花,像胭脂一样给群山添上了别样的色彩……”

  白凤突然和道:“那到时候一定要带我们去啊,杜鹃姑娘!”

  “当然可以!”阿鹃那动人的嗓音传递到了所有人的耳中。这份纯真的快乐,很是让人愉悦。看着重新焕发神采的阿鹃,赵括这才露出一丝微笑。

  快乐的时间总是短暂的,五人很快便走完了第一天的路程。临着夜晚,同商队一起在野外搭建了几个帐篷,以供众人休憩。商队头领是个瘦高的男人,细尖的脸上长了一颗黑黑的痣,痣上还长了一根曲弯的毛,看上去就知道是个市侩之人。他带着一个腰携大刀的护卫,穿过货品杂物,嗷嗷骏马,找到了赵括等人,开口便是要钱。

  “几位蹭着我们商队吃住,多少也得意思意思吧?”头领拱手微笑道。

  赵括似乎已经熟门熟路,随意地挥了挥手,说道:“这些钱够了吧?”

  “哎哟哟!”头领操着惊诧的细尖声,说道:“这真是出门遇贵人了!”

  当头领正想离开之际,他的护卫忽然拱手请求道:“先生,请允许我与那位少侠比武切磋,以锻炼我这快生锈的身体!”

  商队头领瞧了瞧护卫所指的少年,定睛一看,以为只是一个略通武艺的毛头小子,便回道:“准了!打完了,记得回到我那……”话音刚落,他便从帐篷口离去了。

  白凤看着往自己走来的持刀大汉,他身长约八尺,手臂粗壮,腰胯身躯与白凤相比,犹如虎背熊腰,倒是容貌还算得上俊俏,不像是练刚猛功夫之人。少年想起阿鹃母亲所之“不惹是非”。是以内心起初并不想接受这样的切磋,万一有一方输了不服气,动了杀心,后果不堪设想。

  但见对方如此诚恳,且已自报家门,道:“在下姓聂,名云,练的是家传的追风刀,不知阁下……”

  身旁的几位伙伴也想借比武来消遣时光,甚至连看上去弱不禁风的慕容嫣,也想一睹

  白凤舞剑的身姿。少年只好接受了邀请,与那人走出了帐篷,到了外边。

  “在下……姓白,名凤,使的是无名剑。”

  两位武者相距几间,互相抱拳致意后,亮出了兵器。只见聂云先是缓缓转动右手腕,让刀身也随之旋转,像是在称量着许久不触的武器。

  对面的白凤则使剑指地,双脚前后相距而立,看上去并没有什么架势可。倏然,聂云连踩几下地,直奔白凤而来,一记竖劈让后者侧身避过。

  慕容嫣见白亮亮的刀子距离白凤身体只有毫厘之间,不禁担心而又后悔地呼喊道:“凤哥哥,小心!”

  那记竖劈并不是进攻的结束,而是开始。聂云顺势以左脚作支撑,扭动身体带动着刀,又送出一记斜砍。这记斜砍借助了大地和腰胯的力量,让人防不胜防。白凤只好往后跃了一步,同时使剑触刀身,改变其运行轨迹,让攻击打不中自己。这样周旋的战法,是为了了解对手,以便发挥自己最大的优势。

  少年落地后,双脚半曲,重心变得很低,且举剑至自己的下颚前,眼睛直瞪着前方,等待着追风刀的下一次劈砍。聂云见眼前的少年伫立不动,便双手持刀,一个箭步窜上去,欲一刀定胜负。怎料就是这一次攻击,奠定了他的败局。

  大开大合的上半身武技,若不能二、三招之内击倒敌人,后面每一次攻击的力量和效果都会大打折扣。白凤便是看准了这一点,在对方想一击制敌时,避其锋芒,攻其下盘空虚之地。在大刀劈下之前,少年突然舒展身躯,向前大跨一步,顺势一刺,剑鸣锋至,将聂云的腰带刺破了。

  聂云自是大吃一惊,虽说剑走轻灵,剑技自然比刀技更迅速,更难以捉摸。但白凤这一刺,实在让人意想不到。那一刻,他就像是一条死死盯着猎物的蛇,只为了等待那一瞬间的破绽,然后送出自己的毒牙,咬住对手致命之处。只有蛇才会那样攻击敌人!

  “是我……输了。”聂云收回大刀,略显低落地说道。

  “追风刀大开大合,攻击连绵不断,变化多端,实在让人大开眼界!”白凤拱手回道。

  聂云惭愧地回礼道:“白兄真是过奖了,我自知学艺不精,只领略到追风刀进攻之奥妙,却始终无法突破到下一个境界……”

  “日后,有机会我们再一起探讨探讨吧!”语毕,白凤便送走了聂云,回到了赵括等人身边,接受着众人的赞美之词。只有慕容嫣,她长长的眼眸里仿佛藏着星河,担忧地看着白凤。

  “你没事吧,凤哥哥?”

  “我当然没事啊!倒是你的伤……”白凤看着慕容嫣先前被毒蛇咬伤的脚腕,回道。

  “我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只是……”慕容嫣狐疑道:“凤哥哥以后可以不要再同别人比武了吗?”

  阿鹃一脸不解地问道:“比武怎么了?多有意思啊!嘿!刚刚那招怎么使来着……”

  赵小妹也应和道:“是啊!是啊!白少侠真是太厉害了!”

  “慕容姑娘,白兄身为武林中人,刀光剑影乃是家常便饭,这种事情怕是很难避免……”赵括安慰慕容嫣道。

  “可是……如果凤哥哥出了什么事情!那就又剩嫣儿自己一人了……”慕容嫣哽咽道。

  “诶,怎么她比我还容易哭……”阿鹃向赵括问道。而后者示意让阿鹃闭嘴,少说闲话。

  白凤随即回道:“这一路上若非迫不得已,我们都不要去招惹那些江湖中人,这样总可以了吧?”

  慕容嫣微微颔首,让紧张的气氛安稳了下来。五人就这样与商队度过了一晚,第二天又开始了前往万灯镇的旅途。或许是千峰岭的关系,险境阻隔了鲜卑铁骑继续往东的路途,致使着一路上出奇的平安。万灯镇是否真如其名万灯不息,伴着夜色,业已逐步逼近。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