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朽神帝 第5章 嚣张的约定

小说:不朽神帝 作者:谱图 更新时间:2020-11-22 06:18: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5章

  嚣张的约定

  皇帝如此袒护,不由得让得朝堂之上有了几分的反对意见。

  皇后一党在朝堂上的威望很重。

  裴擒虎回头凝视着周通,“你一个废太子,竟然胆敢动手打伤当今太子?”

  他马上向着皇帝道,“吾皇,以我所见,周通此子心思歹毒,不当留!”

  龙椅上的皇帝眼神有了变化。

  皇帝扫了一眼朝堂上的大臣与将领,只见得他们人人皆是不敢反驳,反倒是噗通跪下,与裴擒虎壮威。

  “上将军所极是。大皇子心思歹毒,对待同父兄弟也会如此,当真让人心寒。”礼部侍郎蔡虎跪地道。

  “我等还是原本的意见。送往大衍皇朝的的,当是周通才对。”吏部侍郎严教说道。

  ……

  文官没骨头。

  少了宰相以后,更加依附于武官将领。

  而武官更是以上将军为首。

  他们纷纷跪地道,“依老臣看,去往大衍皇朝的人还需要再度敲定。”

  “我们还有时间。”

  臣子一句接着一句。

  周通立于朝堂之上,听着这些人的话语,心里当真是掀起滔天巨浪。

  周通在原本的记忆里,只觉得他的父亲看起来很无力,但没想到整个朝堂腐朽到了这种地步,皇帝已然被架空!

  大夏皇朝还是周家的皇朝吗?

  啪!

  皇帝抓起面前的玉玺,直接是扔到了上将军裴擒虎的脚下,“你既然有意见,要不然你替我当这个皇帝?”

  玉玺刻着一头巨龙。

  威风凛凛。

  但如今,却是有几分苦楚。

  皇帝在内忧外患中,太难做。

  周通在顷刻间,是明白了多日前父亲的做法。

  想来,有些事非他本意。

  想到这里,周通却是负手而立,视线瞥向裴擒虎,“上将军,皇朝狩猎还有一个月。您既然觉得这次不公平,不妨一个月后我再与我的好二弟较量?”

  “到时候我保证我下手轻点就是了。呵呵。”

  倒在地上废去了丹田的周泰眼里满是怨毒之气,“我的丹田被毁,怎么跟你较量?”

  裴擒虎一不发,只是盯着那玉玺,看呆了。

  若非周家是宗门指派的皇室血脉,他何尝不想为帝?

  朝堂寂静无声。

  随后只听着周通话语让他们耳畔轰然作响,“我可以修复二弟的丹田——然后,皇朝狩猎中,再打败他一次!”

  话语出口,满座皆惊。

  本来剑拔弩张的皇帝与上将军却是也回过神来,他们齐刷刷地看向周通,“此话当真?”

  “你真的能修复周泰的丹田?”

  “当然。”周通淡淡说道,“不过待我修复好了周泰丹田,皇朝狩猎比试中,你们这些臣子可不能再为弱者开口推脱了!”

  满朝文武,皆是废物。

  龙椅上的皇帝周元有些奇怪,不过想想,周通的丹田被毁,也是不知因何缘由好转。

  也许,这个小家伙有什么奇遇也说不定。

  这么一想,皇帝却是连连向着周通使了个眼色。

  裴擒虎转身看向周通,轻轻点头道,“我没有异议。二皇子也是如此。只是不知陛下如何圣断?”

  周泰不想做个废人。

  他匍匐在地上,宛若是个婴儿般哭泣道,“父皇,救救我。”

  手心手背都是肉。

  皇帝也是父亲。

  他沉默了许久,最终抬抬手道,“也罢,此事通儿你这个当太子的处理吧。”

  周通——太子。

  裴擒虎眼神一闪,想不到费尽心思却是又被那小子给钻了空子!

  二皇子周泰则是捂住丹田,他都成一个废人了,太子之位,又有何用?

  皇帝倒是有几分不快。

  好不容易打胜,却是再度给对方希望。

  周通这小子的想法,当老子的也是没有猜透。

  难道他就这么自信,丹田复原的周泰不能超越自己?

  要知道,大夏皇朝虽然武道不算优异,但皇朝内部却是有许多的商贾,拍卖会。

  许多年来,珍贵的修炼丹药也是从中流出的。

  周泰万一是动用了那些资源——

  皇帝是有偏袒心思的。

  更何况,他亏欠周通母亲太多。

  “我今日把你医好。一个月后皇朝狩猎,你若是再输给我,可别说我欺负你。”周通淡淡地笑道。

  他丝毫没有理会裴擒虎杀人的目光,反倒是饶有兴趣地在二弟身上打量。

  周泰的脸色涨红,他本想反驳什么,但话语到了嘴边,却是止住了。

  救命的事还掌握在周通手中,他并不愚蠢,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裴擒虎恭恭敬敬地捡起玉玺,内心深处再三告诫现在不是时候,而后捧着玉玺,单膝跪下道,“吾皇圣明。太子忠厚,我朝之福。一个月后皇朝狩猎,定是相当精彩。”

  皇帝冷冷地扫过这人一眼。

  裴擒虎虽然上将军,但是这许多年来越俎代庖的事做了太多,行举动中,都显示了不臣之心。

  皇后一党,当诛之!

  一皇一将对视好一会儿,这才是由开眼的大内总管将玉玺重新落在皇帝身边。

  大内总管弯下身子,看了看皇帝,皇帝点点头,他心领神会地道,“退朝。”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文臣武将悉数下跪。

  退朝后,两个太监将周泰抬了出去,跟在了周通身后。

  现如今周通是二皇子最亲的大哥!

  二皇子周泰在他身后不远处半死不活地道,“大哥,您什么时候为我恢复丹田?”

  “大哥,我们这是要去哪啊?”

  “大哥——”

  ……

  周泰这一会叫的大哥可是比十多年叫的次数都多。

  周通倍感好感与好玩。

  这个家伙,虽然没什么用,审时度势的本事倒是极好。

  能低头,懂认错。

  只可惜——他遇到了自己。

  周通一路走到了太子行宫,没回头对周泰说任何一句话。

  这一幕,不仅是周泰有些心急,就连想要窥探如何修复丹田而跟来的裴擒虎也是有些不耐。

  这个小家伙,倒是真沉得住气!

  入得太子行宫,周通伸展了个懒腰。

  他猛地一回头,周泰那原本僵硬的面容立马是堆满笑容。“大哥。”

  而后瞥了一眼裴擒虎,“太子殿下。”

  二人皆是恭恭敬敬。

  太子行宫的奴才丫鬟们都是看傻了眼,怎么一日不到,这二皇子的态度来了大反转?

  而且,他为何要坐在担架上?

  周通呵呵一笑,“我乏了。先睡一会。方才与二弟的切磋让我牺牲了太多的元气。”

  周泰扯动了下嘴角,但马上道,“应该的,我就在外面等您。”

  他一招败北,何来的损伤元气?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