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时明月]白凤 第23章 第 23 章

小说:[秦时明月]白凤 作者:午夜加餐 更新时间:2020-11-22 03:37:4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白凤被白亦非带在身边,连处理军务都很少避讳他,仿佛将他当做真正的心腹。

  同样是军法治家,底蕴深厚的血衣侯府风格与大将军府完全不同,神秘、从容、优雅、深邃。白凤在韩非那里没补齐的课程,在白亦非处倒是耳濡目染学到不少。

  白亦非暗红色的眼总是含着神秘笑意,任凭白凤在府中来去自如。

  但和平的表象下是行走于深渊上钢丝的危险,这种预感在白凤见到韩非现身侯府时达到顶端。

  秘密前来的韩非从容向白亦非打招呼,一点没有独身来到夜幕凶将巢穴的惶恐。

  白凤将存在感降至最低,静静听韩非鼓动唇舌说服白亦非出兵营救太子。

  真个谈话的内容十分冠冕堂皇,白亦非沉思片刻后也很爽快地答应了韩非的请求。但白凤知道,轻描淡写的交谈背后是两个势力首脑的一次媾和。

  韩非愿意将营救太子的功劳拱手相让,以此换取红莲公主安全无恙;白亦非可重拾血衣堡对朝堂的影响力,削弱姬无夜对太子的控制,也借机完成了姬无夜提出“抓捕天泽一伙”的要求。

  双赢。

  白凤细细品味这次无形的交锋,深感玩政治的人心都脏。

  期间他无意间看到白亦非月下神秘俊美的容颜,心中隐约浮现一个念头。

  虽然侯府隔三差五进新人,但侯爷大人貌似还是黄金单身汉?

  emmm,这位该不会也对红莲公主有点意思吧……

  白凤怀着难以喻的心情跟在白亦非身后参与了救援活动。

  白甲军不愧是韩国强军,当列阵整齐的投枪手投出冰质枪阵,森严肃杀之气席卷天地,被拱卫在最中央的白亦非气势非凡如同魔神降世。

  白凤脸色发白,现在的自己绝无可能从这种阵仗中脱身。

  白亦非骑着白马从枪兵开道的冰柱上前进,白凤站在原地目送。层层叠叠的冰藤拔地而起淹没白亦非和天泽,看不到战局的白凤将视线转至红莲公主。

  ……

  大敌当前,情意绵绵。

  卫庄兄,你不老实呢。

  监守自盗,当心被韩非蓄意报复!

  白凤努力抻平因青年男女上扬的唇角,静候白亦非带战利品回归。

  不出意料,天泽火速跑路,他手下几人只有焰灵姬被白亦非扣下。

  白凤眼也不眨地令士兵将如火佳人关进囚车,如同所有副将一样接过打扫战场的职责。

  新郑城内的混乱至此告一段落。除了姬无夜,所有人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战果。

  白凤就这么莫名其妙留在白亦非身边成了他手下亲兵,连日常工作都变成了随白甲军出操。

  因为白亦非并不喜欢在新郑城内游玩,白凤的白天时间基本贡献给了新入手技能——战阵枪法,但好处是夜里不用加班,有闲暇出门闲逛。

  毕竟白亦非不发话,侯府的规矩约束不到百鸟杀手。

  “你最近怎么样?”墨鸦坐在白凤身边。

  “忽然取消夜班,生活有点空虚。”白凤躺在屋顶瓦片上,对着星空说,“不过我有努力调整习惯。”

  墨鸦:“将军这次很生气。”

  白凤:“毕竟太子殿下最后还是不幸罹难。”

  墨鸦:“……你还会回去么?”

  白凤双手枕在脑后:“这要看将军和侯爷怎么想。”

  “这次你真的该把心思放在武学上了。”爱操心的大乌鸦旧事重提,“今后可没有人给你挡刀开道。”

  “……”白凤认命地说,“放心吧,我现在在练白家枪法。会进步的。”

  墨鸦见白凤无可奈何的模样,“哈”地笑了。

  “早知道你是这种性格,我就该拿鞭子抽你练剑。”

  白凤:“你想多了,墨鸦,再过一百年我也不会学剑。”

  墨鸦按住他的肩头,低声说:“你会留在侯爷身边上战场?”

  白凤耸肩:“如果将军不召我回去的话。”

  “可是你——”墨鸦神情急切。

  “没有谁不能上战场。”白凤打断道,“无论夜幕如何,将军府如何,外敌入侵时你我都不可能逃避。上战场不过是时间早晚而已。”

  墨鸦沉默。

  “忽然想起来我还没给你吹过曲子呢。猜猜看我今晚的笛声说的是什么?”

  白凤手掌一翻拿出竹笛,在夜风中吹起悠扬的曲子。

  墨鸦调侃:“我可不是紫兰轩等你哄的小姑娘。”

  话虽这样说,他还是在笛音中坐直了身子。

  温柔地风卷来远方幽幽花香,乐声仿佛是冰层下奔涌不休的春水,蕴含无限希望生机。

  “……这是,春天?”墨鸦迟疑地说。

  白凤一笑:“有进步,答对了。”

  乐为心声。

  墨鸦能听出春之声,证明他也听出了自己想在曲中诉说的话。

  无论冬日如何漫长,呼唤春天吧,万物萌发自由生长的日子已不远矣。

  墨鸦有瞬间失却所有伪装,面无表情,旋即笑若春风,伸手揉乱白凤的头发。

  月色下黑衣青年沐浴在柔光中,神秘幽暗,气质摄人心魄。

  很美。

  白凤偏头躲过大掌,撇开眼自自语地说:“不过还是比不上我。”

  太子之死打破了姬无夜全盘计划,他急需拉拢四公子韩宇,稳固与白亦非的关系,全程焦头烂额顾不上收拾脱离掌控的鸟儿。

  重新获得平衡的微妙局势中,白凤终于赢得片刻喘息。

  最近管束放松,白凤偶尔会去紫兰轩喝酒,他有时会碰上卫庄,有时会碰上张良。

  大部分时候,白凤奉行“多数穷,不如守中”,喝酒听曲少说话,唯有碰上韩非时会破功。

  被韩非骗得太惨,一次足以刻骨铭心。

  白凤与流沙的关系因营救红莲公主有所缓和,但他看到韩非时依然没有好脸色。

  韩非苦笑,承认自己这次确实不厚道。

  人与人的交往就是这样充满试探和伤害,白凤心平气和将伤害悉数吞咽。

  毕竟他不打算和韩非翻脸。

  面粉发酵的方法也被他交给韩非。

  发酵技术是一项有用又没用的技术。它可以让食物利用率提高,变相增加军粮储备,增强军队实力。但实现面食发酵需要的人力物力无疑十分庞大,脱壳、储存、磨粉……七国之中能够整合技术,将之迅速转化为国力的只有秦国。

  在韩国,韩非只能拿发酵面点当特色招待客人。

  纵横弟子很清楚这项技术的战略意义,相比于强盛韩国,它面世后让秦国膨胀十倍的可能性更大。所以白凤一点都不意外发酵技术悄无声息没了下文。

  韩非和卫庄为此心情不愉好几天。

  白凤:呵,尝到自己酿的苦酒了吗,韩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