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时明月]白凤 第21章 第 21 章

小说:[秦时明月]白凤 作者:午夜加餐 更新时间:2020-11-22 03:37:43 源网站:网络小说
  新郑城内血雨腥风,但在白凤求学的小小斗室内,韩非仿佛回到了小圣贤庄平静美好的生活。

  他在前方滔滔不绝,白凤在下面奋笔疾书,他的辞都被白凤郑重其事录在丝帛上。

  流沙:这种对学识无比珍视的态度,看起来非常眼熟。白凤,他真的很有齐国王室风范。

  只有知道所有真想的韩非在心中叹息:两千五百年后的世界,人人如龙的华夏……孕育出白凤这种人的未来……真想去看一看啊……

  白凤虽然听课时乖巧,但若是涉及最根本的哲学思辨,他谁都不怕,连流沙的武力值天花板卫庄都敢硬刚。

  前几日白凤特别狂躁,对卫庄直“纵横家就是追逐利益的鬣狗”,“纵横弟子被七国讨厌非常正常”,“正常人都不喜欢纵横家”,激得卫庄赤手空拳揍了他一顿。

  白凤平躺在地上疼的眼圈发红。

  韩非同情地说:“虽然是实话,但白兄你也不能直接说出来啊。我认为白兄你迫切需要重新进修《说难》。”

  白凤表情奇异,抬手遮住脸,透过指缝看向韩非的眼神有悲哀有憎恨。

  韩非:“白兄?”他似乎没有察觉到危机,依旧不改嬉皮笑脸。

  卫庄察觉白凤忽轻忽重的杀意,皱眉掐白凤脖颈,五指用力收紧。

  白凤的眼睛仍直直看着韩非,黯蓝的色彩让人心悸。

  这次韩非终于无法忽视。

  韩非强笑:“白兄?”

  白凤闭眼,再睁开时恢复平常模样:“韩非,告诉我你的祖国。”

  在旁人耳中平平淡淡的一句废话,韩非却听得苦笑。

  白凤意识到真相了。

  “韩国。”

  不是共和国。

  不是中国!!

  甚至不是华夏!!!

  白凤咬紧牙关,控制不住面部肌肉抽搐。

  韩非:“你何时明白的?”

  白凤自卫庄手中脱身,语气冰冷地说:“主食。”

  韩非似乎明白自己疏忽了哪里。

  两千五百年的岁月变迁,他能在梦里记住的东西着实有限,思想文化语方面尚可通过巧妙的话术勉强骗过白凤,但他从没关注过的、最平凡普通的饮食却无能为力。

  只是究竟饮食上有哪里不对,竟被白凤察觉出问题?

  卫庄蹙眉:韩非、白凤已不是第一次做这种旁人一头雾水的交谈。他们两人究竟隐藏了什么秘密!

  紫女见卫庄神色,温柔笑问:“白公子可是对紫兰轩的食物有哪里不满意?”

  白凤盯着韩非答非所问:“我更喜欢吃蒸饼,也叫馒头。”

  紫女:“蒸饼?馒头?那是何物?”

  白凤牙缝里迸出冷笑:“这个问题,我也想请教九公子。”

  “你理当知晓,韩非!”

  糟糕!

  韩非忽然发现,白凤提及而自己忽略的这件事十分重要,重要到足以改变历史进程!

  面对冰蓝色的眼睛,他掩面长叹,在卫庄、张良等人面前向白凤行五体投地大礼。

  “非不知。但学无先后,达者为师,请白兄教我!”

  “韩兄!”

  “韩非!”

  “九公子!”

  其余几人惊呼。

  白凤嘴唇发颤,面色苍白如雪。

  “满口谎!”

  “韩非,你该死!”

  法家大骗子韩非子!

  韩非抬头诚恳地说:“非承认误导了白兄,但我所句句属实,绝无虚。我确实在梦中跋涉岁月,见证了自己的死亡,也见到了白兄眼中的一切。”

  白凤牙齿咯咯作响:“法家门徒,该知道什么叫失信于人。”

  韩非麻利道歉:“对不起白兄,非只是太想和你做朋友了。”

  白凤不堪忍受一般闭眼扭头,口腔中泛起腥气。

  事已至此,他难道真能与韩非计较不成!

  卫庄没有韩非的愧疚心,对白凤冷声道:“既然已做出抉择,就要承担抉择带来的结果。何必事后如此惺惺作态!”

  韩非苦笑:“卫庄兄,确实是我的错。”

  他对白凤说,“虽然这么说有点厚颜无齿,但非希望求得白兄原谅!”

  “白公子……”紫女、弄玉盈盈下拜。

  张良同样对白凤一拜:“良曾听白兄发下重于九鼎的誓,良相信白兄对韩兄一片诚挚之心,韩兄对白兄也是一样。请白兄不要为一时之怒扰乱思考,作出可能让自己后悔的选择。”

  白凤:“……”

  怒火无处发泄,白凤拂袖而去。

  教学相长的紫兰轩学室就此解散,韩非长叹一声。

  张良:“韩兄似乎并不担心白兄翻脸?”

  韩非黯然:“如白兄这般人,做事求真务实,但骨子里其实是理想主义者。我这次怕是伤了他的心。不过,不幸中的万幸,他的心灵支柱不是……”最后一句话被他含在嘴里说的模模糊糊。

  卫庄从韩非身后走过。

  韩非:“……卫庄兄,你的杀气太重不小心漏出来了。”

  卫庄冷酷地说:“白凤知道太多流沙的秘密。必要时需斩草除根,到时通知我。”

  韩非:“没必要,白兄不会背叛我们。不过说真的,卫庄兄你不会还在记恨白兄说纵横家万人嫌吧?”

  卫庄没给答案,越窗而出,徒留帷幕晃动。

  白凤没在被韩非骗的情绪中沉浸太久,很快被动卷入新郑的权利纷争漩涡。

  百越太子赤眉君被墨鸦秘密释放后,新郑像是打开了通往地狱的钥匙,几乎每天都有轰动事件。兀鹫的缺席让将军府人手不足,白凤只好四处奔波完成姬无夜苛刻细碎的任务。

  王宫被百越妖女攻破,白凤顶上追踪;

  百越难民暴动,白凤悄悄探查缘由;

  百越难民一夕灭口,白凤领队调查;

  李开去向成谜,白凤被墨鸦提溜去追踪;

  …………

  白凤最近极端剧烈的变化被墨鸦看在眼中,他有意将更多任务分配给白凤,隔离弄玉对他的影响。

  乌鸦是一种对死亡非常敏锐的鸟类。墨鸦已隐约察觉到紫兰轩内的危险。

  恰巧袭击王宫的刺客是来自百越之地的不可多得的美人,墨鸦借助追索刺客将白凤的注意力引至她身上。

  白凤只当大乌鸦又犯病,对刺客的美貌也指指点点品评优劣,嗤笑“无聊”,准备离开去研究新入手的《黄帝内经》。手机端sm..

  墨鸦:“那个百越刺客难道不美么?”

  白凤从他背后绕过:“很美,足以倾国倾城。看到她,我就想起前几日新郑城内那场大火。”

  墨鸦:“和弄玉比呢?”

  白凤翻个白眼:“没有可比性。弄玉的美属于文明,在有限秩序中追求自由和自我。焰灵姬更像屈子笔下的山鬼,灵动鬼魅。她们是两种人。”

  “若非要拿焰灵姬的美与之比较,倒不如说血衣侯。”

  墨鸦脚下一个踉跄:“侯爷?!”

  白凤脚下腾挪不停:“我曾听说有一种染血的美能杀人,血衣侯和焰灵姬无疑都是那样的美人。”

  墨鸦追上来给了白凤一个爆栗子:“胆大包天,连侯爷都敢编排!”

  白凤脚步灵活借机踩着墨鸦一个前冲:“实话实说而已。血衣堡虽然神秘莫测,但白侯爷身上的气质却很锋利。我只看他一眼,就觉得自己快要被刺伤。其余人等只有焰灵姬有这种感觉。“

  墨鸦:“焰灵姬只是天泽手下,看来百越一行人的危险比想象中更强。”

  白凤点头:“玩火者必自.焚,百越天泽不可能一直被夜幕玩弄于鼓掌之间。”

  要知道暗处蠢蠢欲动试图收拾夜幕的组织,除了流沙,还有罗网!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