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时明月]白凤 第18章 第 18 章

小说:[秦时明月]白凤 作者:午夜加餐 更新时间:2020-11-22 03:37:43 源网站:网络小说
  韩非人不正经,讲课内容也不正经。他半点不避讳卫庄等人,大大咧咧拿现代欧洲形势与七国做对比,为白凤讲解当代国与国之间一团乱麻的关系。

  解说词酷似小学.运动会入场仪式介绍词:

  首先向世人纠纠走来的是秦意志,它纪律严明、古板严谨,是诸侯中武力最强的国家。

  其次是歌舞蹁跹,走在时尚最前沿的赵兰西,它连走路、说话和跳舞都独领风骚,是其余六国竞相模仿的对象。

  再次是七国(欧洲)最初的霸主齐格兰,如今国际地位日薄西山,眼看奄奄一息。

  随后是与秦意志并称为蛮夷,长期争夺霸主之位,国土广阔、嗜酒如命的国家,没错,就是楚罗斯。

  第五位出场的是最不争气的魏地利,明明是从一个强大的国家中分出来,拥有强大军队的大国预备役,却昙花一现后被各色邻居轮流爆锤。

  至于被夹在诸国间瑟瑟发抖,总被邻居按在地上来回摩擦的七雄之一,就是我们丢人的韩兰了。

  此外还有一个屡次被大家劝说退群的神奇国度,武力值弱到趁赵兰西虚弱背刺都能失败,被对方反手掀飞,永不雄起的燕大利。

  白凤:“……”虽然韩非有力补充了自己的见闻,可这个措辞得让人听的手痒。

  他皮笑肉不笑:“我看你是皮卡丘的弟弟,皮在痒。”

  话出口白凤不由得一愣,皮卡丘,久远之前快要模糊的记忆了。

  韩非打个哈哈:“时间有限,这不是为了方便你理解吗。”

  韩非说着天外似的语,在坐除了白凤谁也没听懂,但除了白凤谁都没分神。

  等七国形式课告一段落,张良提笔斟酌书单,弄玉和紫女凑在一旁看热闹。

  卫庄则环胸端坐,冷眼看韩非会如何说动自己给敌方下属上课。

  韩非:“卫庄兄难道不好奇白兄对纵横家的评价?”

  卫庄冷声道:“不知天高地厚。”这仿佛不稀罕的态度。

  白凤以为没戏了。

  冷峻的白发青年直视白凤道,“听着,诸子百家的情况我只说一遍。”

  白凤:“……”

  他无点头。

  天哪,这里竟然有一个傲娇?

  活的傲娇!

  还是教科书级别的傲娇!!!

  白凤压下微翘嘴角,默不作声听卫庄授课。

  “当今天下声名显赫门派……墨家……机关城是传说中的世间乐土……道家……分裂为天宗人宗两脉……儒家……齐国小圣贤庄乃天下学问圣地……兵家……武道成就最高……农家……六堂……医家……扁鹊子传承断绝……”

  白凤:?一头雾水.jpg

  白凤:!!!满心震撼.jpg

  白凤:…………就,无以对吧.jpg

  毕竟战国唯一的综合性大学稷下学宫,都变异成儒家圣地小圣贤庄了。目瞪口呆.jpg

  白凤沉痛地想:历史异变的原因也许他找到了。

  这个世界之所以魔改到面目全非,是因为诸子百家的学术大佬都掀桌撸袖子,破门而出当游侠儿(黑手党)混江湖了!

  所有人都以为白凤瞠目结舌是为今夜大开眼界,只有韩非露出了然之色,在卫庄说完后捶桌大笑。

  “我说的很好笑?”卫庄神色不善。

  “不不不,卫庄兄说的极是。”韩非擦着眼角溢出的泪水,“是白凤兄的表情太惊人了。”

  听说诸子百家都有武学传承,各派学术大家都是武林高手,白凤兄,你三观无恙否?

  别人听了一头雾水,白凤还能不知道韩非在笑什么?

  他居高临下对韩非说:“久坐伤身,九公子需要松松筋骨。”他指关节发出噼里啪啦声。

  韩非作出惊恐之色躲到紫女身后:“白凤兄恼羞成怒了!弄玉姑娘你快劝劝他!”

  纤纤玉手轻轻按住他的手臂,白凤扫眼身旁含笑的弄玉,无声坐回原位。

  韩非清清嗓子,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刚才我还以为你的条件会实用点,比如武功。”

  白凤不屑一顾:“杀人技怎么能和我要的东西比?二者有云泥之别。杀人技会被时光腐败,但属于知识的光辉永远不朽。”

  “我承认你说的有道理。可是,”韩非潇洒摊手,“你脱离姬无夜后总不能一辈子靠轻功吧?”

  “当然不。”白凤笑了。

  “游龙一掷乾坤破,孤枪九连国境绝。嗟尔何为独如此,业果已定磨不去。我觉得长.枪很不错。”

  “说了这么多,我似乎还没做自我介绍。”多情的桃花眼目光温暖,“我是韩非,韩王安第九子,关系最好的亲人是妹妹红莲公主,在坐诸位都是我朋友。最近刚建立流沙,希望铸就一个更好的韩国。”

  紫女含笑道:“妾身唤作紫女,是这座紫兰轩的主人,如白公子所,我负责流沙的情报。”

  “纵横,卫庄。”卫庄冷声道。

  弄玉正身肃容:“紫兰轩琴师,刺客,弄玉。”

  她垂首道歉:“很抱歉对你隐瞒身份,白兄。但弄玉确实是我的名字。”

  白凤摇头说:“我不介意。毕竟开始时我也没说明身份。”

  韩非忽然插到两人中间,伸手指戳白凤肩头银铠:“白凤这称呼一听就是代号。既然我们已经熟到生死相托,不介意告诉我你的原名吧?”

  白凤看韩非一眼,语气低沉:“齐秦。”

  齐,秦?!

  卫庄、张良、紫女、弄玉身躯震动。

  七国之中,能将诸子百家典籍搜罗集齐的地方少之又少,能拿百家精髓给幼童启蒙的公族更是罕见之至。即便七国王室,也不是每一家都有精通法家、纵横家还乐意为幼童启蒙的大才。推荐阅读sm..s..

  确切的说,天下能做到这点的只有一处地方。

  齐国,小圣贤庄。

  卫庄想:齐秦这个名字,恐怕也是假的。

  战国时代,公族子孙因生赐姓,胙土为氏。姓指出生,氏为族群。白凤这个名字清清楚楚的告诉所有人,他是齐国和秦国的孩子。

  也许,白凤是当年秦齐称帝时两国互为质子所遗留在齐国的后代。

  韩非叹息:“你以后会恢复本名吗?”

  白凤神色淡淡:“杀人又不是什么光荣的事,叫白凤就挺好。”他手染鲜血面目全非,父母若知晓该有多痛心!

  不知不觉,长夜将尽,黎明将至,东方天边泛起鱼肚白。

  烛火早已熄灭,晨光熹微照亮了韩非的眼睛,在昏暗的室内熠熠生辉。

  “你不能留下来吗?”

  “不能。”

  “唉。”韩非又叹气。

  白凤黯淡的蓝色眼睛像此刻的天空,他缓慢而沉稳地说:“墨鸦比你重要。”

  “好吧,我就知道。”

  韩非也不气馁,“临别时刻,不说那些扫兴的事了,来点开心的结束语。你以后想做什么?”

  白凤思索道:“被狗链子栓了这么久,我现在对条条框框一点好感也无。以后,大概会做个天地为庐的游侠,饱览九州风光吧……”

  “听起来真不错。”韩非望向窗外,眼睛波澜不兴,倒映着半明半暗的天空,“我会留在韩国,为自己的理想奋斗终生。”

  经历与地平线的漫长抗争,太阳终于奋力跃出地平线,金色的光芒洒向每一个阴暗角落。

  太阳照常升起。

  韩非朝天举杯祷祝:“愿我们都有光明的未来。”

  初升的阳光中,白凤回望陌生又熟悉的紫衣青年,眸色终于恢复清澈的浅蓝。他不自觉眉眼舒展,弯起唇角。

  “愿你我栉风沐雨,度尽波劫,归来仍是少年!”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