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时明月]白凤 第17章 第 17 章

小说:[秦时明月]白凤 作者:午夜加餐 更新时间:2020-11-22 03:37:43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两人打哑谜似的问答快速且跳跃,卫庄、紫女、张良三人只能默不作声暗自记在心里。

  白凤:“所以这是一次拉拢。”

  这记直球让韩非一顿,他干脆点头承认:“没错。拉拢你,为了对付姬无夜。”

  旁听三人霍地看韩非:这么直接?

  白凤:“你凭什么认为我会帮你?”

  韩非神情自若地说:“凭我知道,你一定要姬无夜死。”

  白凤杀气大作,澄澈如水的气质弥漫起浓厚的血腥味。他一字一顿道:“你认为我会背叛?”

  战国最重恩义,背叛恩主之人会被人鬼神共弃,即使侥幸活着也和死去无异,甚至会更惨。

  背信弃义者,人人得而诛之。

  旁观三人身躯陡然绷紧,卫庄更是蓄势待发,随时准备拔剑。

  韩非却笑了:“白兄,我们是一类人。我不会将自己的命运寄托给他人,你也一样。我们受过的教育决定了我们绝不会向任何人臣服。可姬无夜不仅自称主人,还踩在你头上恣意妄为。我不信白兄你无杀他之意。所以,这怎么能叫‘我认为你会背叛’?”

  背叛分明早已注定!

  白凤目光清冷:“你想让我杀了他?”

  他讽刺道:“知法犯法,我还以为韩非会和姬无夜那个蠢货不一样。”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韩非连连摇头,故作惊恐道:“不不不,我可是司寇,怎么能做暗杀重臣那种乱法之事!将姬无夜绳之以法才是正途。”

  旁听三人神色如常,显然韩非也曾这么告诉他们。

  白凤眼中嘲讽之意稍歇:“那就更没有合作必要。朝堂上的博弈,你比我精通得多。何必拉拢我一个不入流的杀手。”

  室内气氛变冷,紫女为在座诸位斟茶试图圆场。

  可惜有人辜负了她的好意。

  卫庄语气冰冷地说:“不想杀人,你是打算在背叛姬无夜后躲进老鼠洞里逃避追杀?“

  面对嘲讽,白凤挺身扬眉森然道:“逃避可耻,对姬无夜我只有一字,杀!”

  凛然的武道意志令刀架上的鲨齿发出铮然长鸣。

  卫庄眸中锋芒一闪而逝,依旧步步紧逼质问:“即使和墨鸦刀剑相向?”

  白凤眉眼仿佛挂上冰霜:“轮不到阁下提醒,我早已有觉悟。”

  想解放墨鸦,就一定要令姬无夜无法影响他。想获得自由,就一定要诛杀姬无夜。所以,墨鸦的想法无关紧要,但姬无夜必须死!

  卫庄冷淡地说:“你最好说到做到。”然后闭目养神不再理会白凤。

  张良先对白凤一拱手,然后才开口:“良有一问题请教白公子,您为何会对暗杀大将军的提议表示不赞同?”

  知法犯法这个答案,绝不是职业刺客该有的想法。无论如何揣测白凤都是他们一厢情愿的想法,他一定要听一听白凤自己的答案。

  白凤打量出声的少年,风姿如青竹。这就是尚未长成的留侯,千古谋圣张子房。

  对方的历史光环太耀眼,他选择回答这个问题。

  谁让这是谋圣的请教。

  “不赞同当然是因为我不喜欢做白工。

  任何妄图通过暗杀对手获得胜利的行为都是走捷径,这么干的政客是什么执政艺术都不懂的智障。”

  白凤对战国时代的暗杀风俗尽情喷洒毒液。因为韩国党争被迫加班好多年,他早就看不惯暗杀对手这个习惯了。

  “我听说为朝堂政见分歧暗杀对手是所有手段里最低级的一种,因为除了作茧自缚没有任何意义。毕竟就算对手死了,作对的人也不会消失——动手的人并没有从政治角度打败被杀之人。从朝堂上来看,被杀之人的意志依然在徘徊。

  所以商鞅死了,秦法仍在。姬无夜虽然拼命杀人,但张开地依然牢牢站在他前面。”

  张良郑重地再行一礼:“多谢白公子解惑,良没有问题了。”

  韩非得意地冲三人举杯:“如何?我这位白兄是不是很出人意料的优秀?”

  卫庄冷冷语:“但他并没有答应倒向我们。”

  韩非据理力争:“他也没拒绝。”

  在四人注视下,白凤说:“尽管目标一致,但你们并不需要我。论智慧,韩非和张良是世上顶尖;论武力,纵横传人的卫庄先生可横行天下;论财力,紫兰轩多年行商积累浑厚;论谍报,我得到姬无夜消息的速度未必有在座诸君快……我实在看不出这次拉拢的意义。”

  韩非大笑着从紫女手中接过酒壶,语出惊人:“白兄太谦虚了,行走黑暗必须要有一双特别的眼睛,而你恰好拥有超越历史长河的眼光。白兄曲中有盛世,正适合做流沙道标。”

  白凤面无表情:“这个理由很荒谬,在座的各位除了你,并不能理解吧?”

  “没关系。”韩非轻快地说,“这毕竟是个混乱的世界,你我永远不知道死亡和意外哪个先来,大家总要为计划做好备份。为流沙长久计,你只要答应招揽后好好活着,继续活下去,看着这一切就够了。”

  从韩非的话中听出不祥之意,白凤蹙眉:“既然已洞悉结局,你就该贵己乐生、全性保真,而不是这么劳心劳力往死路奔。”

  卫庄三人皆皱眉,为何白凤劝韩非用的是“一毛不拔”的道家杨朱学说?

  韩非他究竟洞悉了什么东西?

  什么叫“往死路奔”!!!

  对于白凤的关心,韩非爽朗地笑道“没关系”。

  俊朗公子试图用陈恳湿润的狗狗眼说服白凤:“白兄真的不加入流沙?”

  白凤:“不。”

  “即使是为我?”

  白凤沉默。

  招揽貌似已失败。

  刀架上,鲨齿陡然闪过一道寒光——卫庄为此动了杀意,还是韩非按住几欲暴起的好友。

  白凤深深注视世上很可能仅此一位的同类,对身边杀意毫不在意。

  法学大佬韩非的眼睛同样眨也不眨,身上只有最澄澈友善的真诚。

  室内空气仿佛凝固。

  半晌。

  白凤蓦然大笑:“虽然不加入流沙,但我答应对姬无夜的最后一战和你互通有无。以及,在你需要的时候,我一定会出手!”

  韩非坐直身子,举杯:“君子一。”

  白凤肃容道:“重于九鼎!”

  两人对视,齐齐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时隔两千五百年的重逢,白凤愿意相信一次同类。即使今后刀剑相向,至少这一刻他愿意成为韩非的助力。

  达成共识后,室内的气氛明显回暖。

  弄玉不知何时来到内室,坐在琴案前弹起曲子,悠扬的琴声让气氛更显融洽。

  白凤对韩非举杯:“虽然答应站在你这边,但我有条件。”

  韩非:“什么条件?”

  白凤:“不难,今晚就能完成。

  其一,请传授我当今七国的国情,其二,请告知我诸子百家的现状。如果可以,请顺便给我列个书单,补一补我快沉船的基础知识。对了,字典问世了没?给我来一套。”

  韩非唉声叹气:“这么多条件。”

  白凤睥睨他说:“所以?”

  韩非连忙点头:“没有字典,那个还要再过百年才问世。书单可以请张良兄列给你,一定保证由简入繁。至于诸子百家,可以拜托卫庄兄为你讲解。”

  卫庄眼神如刀,张良瞠目结舌,紫女掩口笑:“九公子真会使唤人。”

  厚脸皮贵公子神情自若:“好说,大家各展所长。我马上给白兄讲国际形势。”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