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时明月]白凤 第16章 第 16 章

小说:[秦时明月]白凤 作者:午夜加餐 更新时间:2020-11-22 03:37:4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墨鸦不知道白凤心里转着危险的念头,看他恢复正常,又调回了原本的巡逻计划。

  白凤在心里对大乌鸦道一声谢。

  排除引入国外势力选项,目前最好的“倒姬”只有常驻地为紫兰轩的九公子韩非。不留神的人只觉得九公子韩非为人浪荡,以女闾为家,只有留神关注紫兰轩动向的白凤猜到那里是韩非一伙秘密集会的地点。

  墨鸦安排他在紫兰轩附近巡逻,正是给了他上下其手的机会。

  紫兰轩日夜张灯结彩,客如潮水,在大家都没注意的时候,白凤成了那里的常客。

  兀鹫的巡逻路线也经过紫兰轩,他碰到白凤会发出男人之间心照不宣的“嘿嘿”笑声,通常白凤以面无表情回礼。

  既然是光明正大拜访,就不合适赠送乐器或默写的曲谱,这次白凤带给弄玉的礼物是自己琢磨的吃食。

  在他不知道的时候,新奇有趣的点心流入韩非手中。

  “食不厌精,脍不厌细。九公子,看来白凤的身世确实有不妥当之处。”紫女细细品尝五香牛肉干后说。

  张良:“三、四、五……炮制这块牛肉共动用了九种香料。手段奢靡,味道闻所未闻,非豪商、王室不能为。”

  韩非:“看来大家都有所猜测。这更让我想会一会这位白凤公子了。”

  紫兰轩内忽然有醉鬼叫嚷,喧闹声音甚至传进韩非他们所处的内室。

  有侍女在门外轻声禀告:“姐姐,有人闹事。左司马刘意大人喝多了酒,吵着要见弄玉。”

  紫女:“弄玉现在在哪儿?”

  侍女头垂的极低:“弄玉正准备前来拜见九公子。”

  紫女款款起身:“总有人不解风情,待我去去就来。”

  韩非惫懒地靠在榻上朝紫女举杯:“今日宜会客,宜交友。所以,劳烦紫女姑娘安抚刘意之后,请白凤前来一叙。”

  紫女扶门回首,笑容妖娆:“九公子真会使唤人,胆子也很大,居然敢请死对头手下刺客宴饮。”

  韩非微笑:“所以待会儿就要靠紫女姑娘和卫庄兄保护我啦。”

  这话不过是玩笑。在场四人心中皆有数,白凤倒向己方的可能无穷大。

  白凤在紫兰轩消磨的时间极长,与弄玉相识也已许久,他当真一点没察觉这里的异样吗?

  可姬无夜那里并无半点动静。

  这,恐怕靠的不仅仅是卫庄、紫女安排周密,白凤必定刻意遮掩过。

  紫女不知道使了什么法子打发走真正来试探究竟的刘意,反手把抢人的黑锅全扣在韩非头上,避免了白凤与朝堂官员的冲突。

  白凤通过密道进入内室时,韩非正在拿卫庄寻开心。白发剑客冷着脸试图用目光逼退青年。

  见宾客已至,韩非立刻丢下手中酒爵,正襟危坐面对来者。

  其余三人暗中称奇:要知道即使前日张开地来访,都没让这位浪荡公子露出紧张正经之色。白凤,到底是何许人也?

  韩非见面第一句话,就让白凤险些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

  灯火阑珊处,紫衣青年含笑举杯,桃花眼流光溢彩,低吟浅唱。

  “凤凰凤凰,何不高飞还故乡,无故在此取灭亡!”

  白凤:!!!

  他浑身滚过战栗之感,表情因极度震惊甚至露出茫然之色。

  这是五胡乱华时流传的关于慕容冲的的谶谣!

  就算是历史小白如他也知道,战国时代在公元前,五胡乱华在公元后!

  韩非他……

  湛蓝色瞳孔无法控制地急遽收缩,有那么一瞬间,白凤完全无法感知外界,耳中嗡鸣作响,天地快速后退淡去色彩,只有俊朗的青年嘴唇一开一合。

  “天地之间是否真的有一种超越凡人的力量,能在冥冥之中掌握所有人的命运?”

  “我曾做过一个漫长的梦,在梦中我穿越岁月长河,看到沧海桑田,时代变迁,梦醒后枕上泪痕尤未干。”

  白凤闭眼,深吸一口气,再睁眼时已目光锋利。他无视其余人震惊又茫然的眼神,直接坐在韩非对面。

  “韩非子?”

  混迹红尘的青年应声:“是我。”手机端sm..

  “所以,你和我一样?”

  韩非好脾气地说:“算是吧。”

  白凤恍然。

  原来如此!

  果然如此!

  囚徒困境、三人分金,博弈论,凤皇歌……

  穿越者韩非!

  同样来到这个荒谬时代的同类!

  白凤想放声大笑,又想失声痛哭。

  穿越到战国的第一个月,他每天每夜都在祈求自己能穿回家;穿越的第一年,他只卑微的祈求遇到一个穿越同伴;穿越的第三年,得不到任何外界信息的他发誓,绝对会杀死自己见到的第一个穿越者;然而直到穿越第七年,他都不曾听闻任何关于穿越者的消息。

  对穿越者同类无来由的杀意,早已淹没于血色记忆,消失在岁月深处……

  直到穿越的第八个年头,他见到了韩非!

  真实的世界不是小说,这位韩非公子在成长的岁月里,并没有像网络小说里的主角一样骄狂自大,相反他聪颖好学、谦逊自制,对贵族士庶都彬彬有礼,除了流连女闾、热爱饮酒,没有任何不良癖好。他既不草菅人命,也不招惹良家女子,品格几乎是这个时代贵族能做到的极致完美。

  若他这么做只是想追求名声,就该将自己的所作所为宣扬七国。只要他这么做,立刻就能引来大批门客附庸,一跃成为战国四公子外的第五位“公子”也不意外。

  可他什么也没做,只是在过去的时光中默默积蓄着力量。

  韩非在过往情报中无伪的表现,让白凤认为两人可坐下一谈。

  白凤深沉地目光锁定韩非:“那你一定看到了最重要的事。”

  ——正常历史中韩非子无力改变韩国现状,被迫踏上秦国的土地,从此再也没有回来,最终死在秦国最深的监狱中的结局。

  韩非淡定自若地点头:“我会死。”

  白凤目光环视在座诸位,最终重新看向韩非:“可你仍踏上了原本那条路。死亦不改其志?”

  韩非洒脱地说:“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对一个已经死过一回的人来说,死亡并不可怕。”

  “碌碌无为、浑浑噩噩平凡一生,这才是世上最可怕的事。”

  “为了实现梦中的理想,无论重来多少次,我都会踏上同一条路。”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