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时明月]白凤 第15章 第 15 章

小说:[秦时明月]白凤 作者:午夜加餐 更新时间:2020-11-22 03:37:43 源网站:网络小说
  隔壁。

  紫女听见动静,对卫庄笑道:“难得见你与人如此计较。”

  卫庄冷哼:“不知天高地厚。”

  韩非摇晃着酒杯说:“不可妄下断啊卫庄兄。”

  卫庄眼含嘲讽:“你又看出了什么?”

  韩非含笑说:“我只知道,白凤一定不是他的本名。”

  紫女顺着韩非的思路揣度道:“九公子是说,他还记得自己的姓氏名字?”

  韩非耸肩:“也许我们误会了,白凤只是个落在姬无夜手上、比寻常人聪慧的奴仆之子。”

  卫庄:“白凤其人,高傲孤绝,谈论七国局势时始终带着没藏好的讽刺不屑。他纵然低头脊背也永远挺直,很少露出平静之外的神色。”

  韩非凝视指尖转动的酒杯:“听起来,是个不甘人下之人。还有呢?”

  紫女边为韩非斟酒,边说:“从衣着、服饰和送给弄玉的礼物来看,白凤审美独特,热爱音乐,追逐美丽的事物。弄玉说他有随身携带帛书记随笔的习惯。在谈论乐曲时,他显露出的思考方式不与世俗同,超然物外又居高临下,且对儒家、墨家、法家、道家、农家、兵家、医家、名家、纵横家都有相当的了解。这绝非是姬无夜和夜幕能培养出的人。”

  墨鸦眼中毫无用处的古怪爱好,在韩非、卫庄和紫女眼中是真实身份非凡的佐证。

  韩非:“也就是说紫女姑娘认为,白凤有可能是其他势力向夜幕派出的间谍?”

  “不,绝无可能。”紫女反而摇头否认了韩非顺着得出的结论。

  韩非挑眉笑道:“哦?那是为何?”

  “因为鬼山血潭。”卫庄冷冰冰地说,“你若知道鬼山血潭是怎样的所在,就绝不会认为白凤是间谍。”

  “愿闻其详。”

  “鬼山血潭,是夜幕用来培养百鸟杀手团的巢穴。鬼山,指的是活在那里的人都生不如死;血潭,那是死在鬼山之人最终的归宿。无论生死,想离开鬼山血潭只有一条路——加入百鸟杀手团。”

  紫女说:“论心智格局,白凤当世罕有,武功反而是他最不重要的优点。格局开阔,未及弱冠便通读诸子百家,能跳出窠臼以九州为棋盘总览七国形势,我不信有哪方势力能舍得折损种子,只为对付一个小小的韩国将军。”

  “即使是姬无夜?”

  “即使是姬无夜!”

  “哎呀呀,这可就难办了。”韩非故作苦恼敲自己脑袋,“猜来猜去,我反而糊涂了。那个神秘的白凤到底是什么身份,卫庄兄,你真的一点头绪也无?”

  卫庄:“白凤成名已有三年之久,再加上接受训练的时间,他应是六岁左右被迫进入将军府麾下。我猜,他是被仇家拐卖的公族子孙。”

  紫女:“愿闻其详。”

  卫庄:“年不及弱冠便识礼仪,通雅乐,知百家,晓厉害,白凤出身的家族必然不凡。”

  三人齐齐想到不在场的同一人——张良。

  同样的年龄,同样的博闻强识,张良出身张家,父祖五世相韩,风姿、智慧、气度皆是七国上品。而白凤与之某方面相似,他又会出身何等门庭?

  若没有幼年沦落,他如今会是哪家千里驹?

  卫庄淡漠地评价:“父母家族倾尽心血培养的宗子被盗,可见他出身的家族当时形势之糟糕。”

  韩非感慨:“崛起的希望被人连根拔起,似白凤资质的后辈却可遇而不可求。那个失却宗子的家族一定对盗贼恨不得食肉寝皮。”

  紫女微笑:“记得过往的白凤公子想必也不会甘心。就是不知道,他当年的沦落和夜幕是否有关……”

  三人彼此交换眼神,心知肚明:这也许就是未来撕开夜幕的破绽。

  一个没有异心的属下岂会藏拙。白凤不仅精通音律,还通晓诸子百家,这些姬无夜都不知道吧?

  将军府最近日子很难过。

  自从九公子韩非在军饷被劫案中横插一手,姬无夜的心情就呈直线下跌。在府外他还要装一装上位者的气度,对内的私产奴隶就没什么好颜色可了。

  好几个仆从被鞭笞致死,连刚入手的美人都折了两个,可见其火气之盛。

  这股邪火在军饷被韩非设计反手劫走后达到巅峰,那天接到讽刺意味甚浓的韩王令后,将军府的刑架都不够用了,上面挂满了面目狰狞的尸体。

  白凤站在雀阁飞檐上看见那一幕,不由得抿紧嘴唇。

  右数第三个婆婆,曾经在他受伤时偷偷塞过一碗汤;左边第二个少年,曾经在洒扫时偷偷哼赵国轻快的曲子;中间靠右第一个少女,曾经用炽热的眼神追逐他……

  然而无论过去这些人有什么喜怒哀乐,现在都已经被姬无夜终止。

  刑架上挂着的是没有未来的尸体。推荐阅读sm..s..

  即使已见过无数死人,白凤仍然不能适应这一幕。

  或者,他永远都不会适应这个人命贱如草芥的世界。

  墨鸦看出白凤心情不好,无按了按他的肩膀,调整他最近的巡逻路线避开绞刑区。

  百鸟刺客团看出墨鸦用意的不止一个,兀鹫只是阴惨惨地笑了两声,小眼珠转着不知道打什么歪主意。红號却变了颜色,艳丽的容貌被嫉妒扭曲得狰狞,他豢养的追魂鸟更是鬼鬼祟祟跟踪白凤巡逻。

  白凤嫌追魂鸟伤眼,扭断鸟脖随手丢给将军的猎鹰。

  高傲的猎鹰昂着头接受了白凤的供奉。

  失却心意相通的追魂鸟,够红號那家伙难受好一阵子了。

  白凤不想将满城风雨带给紫兰轩内手无缚鸡之力的挚友,只能徘徊于湖光山色排遣心中抑郁。

  静谧的湖面上倒影熟悉又陌生,白凤低头凝视蓝发蓝眼的虚影,提醒自己这个世界远超常识,不要试图将前世的一切带入此世。

  小心过于依赖前世常识,为自己和墨鸦惹来灭顶之灾。

  毕竟,原世界的战国可没有不科学的机关术、内力幻术。

  说真的,若将来有一天有人告诉白凤,这个世界又亡者复生,他也不会太震惊。

  “又在看自己的倒影,自恋狂。”

  听到墨鸦的声音,白凤无声翻了个白眼。

  “鸟儿都喜欢对水梳理羽毛,我这么干不奇怪。从来不这么干的你才是怪胎。”

  墨鸦:“你还是这么喜欢山水花鸟。”

  白凤:“嗯。”声音没什么精神。

  墨鸦没头没尾地问:“还放不下?”

  白凤看远方倦鸟归巢,语气带着疲惫:“你我都见识过人的生命有多脆弱。我以为尝过生死之人会更珍惜生命,但似乎除我之外的很多人都不这么想。”

  墨鸦:“每个人都珍惜自己的命。我是如此,你不也是这样?至于别人,你我都管不了。我们只是将军府的鹰犬而已。”

  白凤:“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看来这真的是只有圣人才能做到的境界。”

  白凤:“人究竟需要多快的速度,才能逃离牢笼,掌握自己的命运?”

  墨鸦眸色深沉:“百鸟的命运属于夜幕。”

  白凤倦怠地转身,神色郁郁不想说话。

  墨鸦以为打消了他逃跑的想法,却没想到白凤从来没想狼狈逃命。

  白凤:只有弄死姬无夜才能削他心头之恨!

  弄死一切敢对自己自称主人的家伙,才符合他堂堂穿越者的身份,才对得起他这么多年吃的苦头!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