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时明月]白凤 第14章 第 14 章

小说:[秦时明月]白凤 作者:午夜加餐 更新时间:2020-11-22 03:37:43 源网站:网络小说
  白凤在城内盘桓两圈,不知不觉又落到弄玉窗外。

  弄玉正推窗向外看,一眼瞧见神情不快的少年。

  她忍不住笑出声:看白凤气呼呼的模样,一定又是和那位墨鸦大人起争执了。

  听到好友的笑声,白凤也觉得生气的自己有点幼稚,表情转柔和:“好久不见。”

  弄玉:“你不必如此自制。不开心的话,一起来喝酒吧。”

  白凤从窗户跳进室内,接受了弄玉的邀请,第一次坐在酒边。

  墨鸦的话只是引子,真正让他心情沉郁的人是姬无夜。

  随着姬无夜权势一日大过一日,他的贪婪暴虐也与日俱增。耳闻目睹的黑暗越多,白凤心中压抑的情感和想法越发不可胜数。骤然碰到的“熟人”韩非使白凤心灵防线出现缝隙,即使有墨鸦陪伴和琴音疏导,他也快要压制不住。

  此时此刻,白凤迫切需要大醉一场。

  弄玉送上来的酒是好酒,但白凤入口只尝到苦涩。不过在这个世道还能讲究什么呢?

  白凤默默喝了一杯又一杯,弄玉也静默的为他斟了一杯又一杯。

  他以为战国时代的酒最多不过七八度,然而他忘了这里是魔改的奇幻七国。等意识到这点时,二十多度的白酒已击溃了白凤的理智。

  白凤现在的状态十分奇妙。他虽然意识到自己喝醉了,但轻飘飘的感觉让他不想约束自己。

  ——放纵自己原来这般痛快!

  晴空一样的白衣少年染上桃花色,以手支颐靠在长案上,眼睛雾蒙蒙一片。

  酒客们醉醺醺的吆喝声,侍女们笑闹着路过的声音,门扉被人拉开的声音,还有……

  “白公子又不走正门来找弄玉了。”门扉外站着亲自来送酒的紫女。

  白凤冲她一笑,半醉半醒道:“叨扰了,紫女姑娘。”

  门扉不知何时又被合上,弄玉将新送来的酒放在一边,温声劝说:“你不能再喝下去了。”

  白凤“哈”一声:“清醒的人最痛苦,所以我连逃避的权利也无了吗?”

  “唉,自然是有的。”

  室内不知何时响起了拇指琴空灵的声音,弄玉弹起了上次白凤演奏过一次的曲子。

  “白兄还记得上次同弄玉说过的话吗?”

  “唔,忘记了。记忆力太好可是会留下痛苦的。”

  “那这首曲子呢?”

  “哈,举案齐眉,儒家中正平和的调调,怎么忘得了。”

  白凤冷笑:“我最讨厌儒家君臣父子之道!”

  弄玉指尖一转,是那夜的另一支曲子。

  “那这首?”

  “剑气太极弹得不错。”白凤信手弹杯应和,“然而曲子虽很美,但道家剑者太穷。毕竟,穷到让人闻之伤心见之落泪的宗门真的很少见。”

  他脑子里此刻现代记忆乱飞,游戏、布袋戏、仙侠小说里道门剑君的形象在脑海里走马灯似的转过,每一页都写着,穷。

  “看到昆仑山上的皑皑白雪了吗?那就是道家白茫茫真干净的宗门库房啊……”

  是、是这样吗?道家居然有那么穷?弄玉茫然。

  她总算在震惊中也没忘记自己要做的事:“没想到白兄居然是道家弟子。”

  白凤“噗”的笑出声:“我若是道家弟子,他们祖师会气的掀棺材板吧。猜错了哟弄玉。”

  开始似乎不过是为让白凤少喝点酒,但最终两人不知为何玩起了猜猜看的游戏。

  “不是道家弟子,莫非白兄是阴阳家中人?”

  “阴阳怪气的功力我可不够,怎么都算不上阴阳家。又猜错了!倒酒倒酒!”

  弄玉也喝得小脸红扑扑:“又错了,白兄看起来纤纤弱质,不能是兵家吧?”

  “啧,兵家,效率越来越高的刽子手,死上一百次我也不会去兵家的……”白凤嫌弃地说。

  “那是医家?”

  “劝人学医天打雷劈,劝人学法千刀万剐。”白凤含糊不清地说,“医闹的顶峰是秦太医动用国家力量弄死医家扁鹊子,法家倒霉的巅峰是商君作法自缚贻笑天下。弄玉你要善良,怎么可以让我和这两门倒霉催的绝学扯上关系呢。”

  “名家?”

  “名家现阶段只剩下嘴皮子利落了。”白凤半阖眼睛,刻薄地评价道,“除非天降圣人将名家一脉学派底蕴加深,使之具备更多实用意义,不然它就是一个空对空的诡辩学派。除了坐案前驳倒对手,不会对世界产生任何影响。毕竟从三家分晋起,我们已身处刀剑讲道理的时代。”

  “……墨家?”

  白凤连连摇头,醉酒也不忘自己唯物主义战士的坚定立场:“我坚决反对墨家‘明鬼’思想。人死了就是死了,哪有什么鬼神?若亡者可以恣意干预生者,那谁来为美好的未来奋斗!承认鬼神存在这点,和墨家的奋斗精神可是有根本矛盾的。

  一个扎根贫苦之人的学派,将对美好世界的追求寄托于鬼神干预和君主的良心,这本就是一种对上位者的软弱和妥协。虽然我很崇敬墨子,但墨家思想在我这里根本站不住脚。我才不是墨家弟子。”

  “……”

  弄玉沉默了更长时间,再为白凤斟杯酒:“你总不能是农家吧?”

  白凤仰头将酒一饮而尽:“哈,虽然心向往之,但当然也不是。”

  他习惯性地评价:“农家潜力无限,看神农氏现在的地位就知道他们将来成就有多高。可惜农家学派根基所限,先天没有可帮统治阶级建立权威的学说,无法获得君王的认可。”

  “当世闻名的学派,只剩下纵横家了。白兄,莫非你是鬼谷弟子?”弄玉一边斟酒,一边玩笑似的说,“可我听说鬼谷派每代只收两名弟子,当代其中一位已在秦国担任秦王首席剑术教师,莫非你是另一位鬼谷传人?”

  嗯?白凤闻迷迷糊糊揉眼睛:“弄玉你知道的好多。可你确定没问题?纵横派一代才两个人?纵横家不干合纵连横的活,反而不务正业教秦王剑术?”

  这个世界名为诸子百家的学术团体是不是哪里不对!

  弄玉浅笑着再为白凤斟酒:“紫兰轩往来多是高门阀阅,但也不乏诸子百家之精英,弄玉万万不会记错这等事。鬼谷每代确是只有两名弟子。”手机端sm..

  “一怒而诸侯惧,安居则天下息。虽然只是儒家对纵横家的冷嘲热讽之语,但这评价不算过其实,纵横家确实挺爱挑事。”

  酒气上涌,白凤说的话完全不经大脑:“纵横家毕竟是由当世显学儒家承认的强力学派,怎么也不可能沦落到小猫三两只的地步。

  难道是这两代鬼谷子看清了秦国早晚要一统天下,认识到纵横家早晚要失业的残酷现实,准备精简弟子早日转业了?”

  弄玉:“……”

  无名杀气忽然铺天盖地压迫而来,刚才还醉醺醺的白凤被刺激的从地上跳起,条件反射挡在弄玉身前。

  如临大敌好一会儿,也没见有人上门找麻烦,杀气如出现时一般忽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刚刚还紧绷的白凤立刻捂着脑袋倒下:“疼疼疼……”

  弄玉立刻起身,为他按揉额头:“刚才让你少喝点不听,现在知道难受了吧。”

  被酒精泡散理智的白凤哀怨:“……弄玉,好疼。”

  “知道疼以后就少喝点。”

  “好。”

  “陪你玩了半宿猜谜游戏,现在总要解开谜底,告诉我你究竟是诸子百家的哪一派了吧?”

  “无门无派,无名之辈。”

  白凤无意识苦笑:“无姓无氏之人,有什么学派传承,不过是亡命之徒罢了。”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