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时明月]白凤 第13章 第 13 章

小说:[秦时明月]白凤 作者:午夜加餐 更新时间:2020-11-22 03:37:43 源网站:网络小说
  果不其然,韩王安在姬无夜力荐下,命相国张开地负责侦破鬼兵劫饷案。

  在墨鸦的注视下,张开地被孙子张良引导着前往紫兰轩拜访公子韩非。

  “又让你猜中了。”墨鸦自自语道。

  紫兰轩内有高人坐镇,墨鸦不敢妄动探查,只远远派乌鸦监视。

  公子韩非,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是怎样的才智高绝之士,居然能折服素来冷眼旁观的白凤。

  墨鸦跟了韩非一路,最后在安平君府邸与白凤重逢。

  白凤:“如何?”

  墨鸦:“兵家四要,风林火山。九公子虽然不懂武学,但行事章法已颇得‘风’字精要。”居然在张开地祖孙拜访的第二天就出现在安平君府邸。

  墨鸦承认韩非确实有远超常人的智慧,当得起白凤的青眼。

  无论是恰到好处通过水消金向两位王叔施压,还是通过饮食习惯的细微不协撕开他们的语破绽,甚至最后微笑着彬彬有礼的告辞,无一不体现出这位公子对人心拿捏之精准。

  没看最后安平君、龙泉君脸色有多难看吗?

  “可惜,”墨鸦不甚诚恳地惋惜,“多管闲事的人一般活不长。”

  白凤:“……”

  白凤斜眼看他:“我打赌你杀不了韩非,也拦不住他找回黄金。”

  “哦?”墨鸦目露杀意。

  为了权位和十万两黄金,姬无夜会下令杀掉任何挡在他前面的人,公子韩非绝不该是例外。可白凤居然说,自己杀不了他?

  “杀气收一收。”白凤踢了踢炸毛的大乌鸦,“法家没有拖延症,最迟明天韩非就能从安平君、龙泉君手中拿到真相。”

  墨鸦干脆起身:“那就今晚杀了他。只要有鬼兵复仇的名义在,韩王一定不敢多查。”

  白凤微笑:“我赌他不会死。”

  墨鸦心中思绪回转,口中问道:“这是又一个赌约?”

  白凤点头:“对。输的人要答应对方一个要求。”

  墨鸦眯了眯眼:“可以。”

  虽然墨鸦不认命,但事实是,他再一次在打赌中输给了白凤。

  大乌鸦辛苦大半夜装神弄鬼没有除掉智慧超群的九公子,反而被他趁机窥见这出计谋中的破绽。

  白凤抱胸站在屋檐上幸灾乐祸:“我就说新郑的乌鸦太多了。”多到不仅日常随处看见,甚至鬼兵劫饷案现场和昨晚截杀时都遗落羽毛。

  墨鸦理不直气很壮:“就算没有证据,韩非和张开地他们照样会怀疑我们。是否有乌鸦出没根本无关紧要。”

  白凤耸肩:“如果这样想能让你好受点的话。”

  墨鸦不想被提及疏漏,转而关心起白凤的痛点:“你的武功近来进境如何?”

  “还行?毕竟没有什么标准对照。”白凤捻起一片羽毛,手腕一转,变成五片羽毛叠出的羽扇。

  “你不能只在轻功上下功夫。若有朝一日只能与敌人正面交锋,只精通轻功是要吃亏的。”墨鸦还是没忍住念叨他。

  白凤:“天下武功,无坚不摧,唯快不破。武功不能决定我与敌人的生死,但轻功可以决定我与敌人的距离。”

  墨鸦:“若有朝一日你退无可退,只能拔剑而起该如何?”

  翻转手腕收起羽毛,白凤状似差异地扬眉:“我们是杀手,干的是取人性命的活,这可是你说的。撤退难道不是杀手第一要紧的功课,哪来退无可退的境地?”

  墨鸦语塞,转眼看到白凤坏笑,陡然明了这小子又拿自己寻开心。

  “好呀你个小子,明明知道我说的是什么还装糊涂!”

  白凤闪过墨鸦死亡一指,神态轻松,眼神明亮:“人只有一种时候决不可以后退一步——身后有比生命还重要之人。”

  墨鸦眼神闪烁:“你既然知道,”

  白凤截断他的话:“保护既可以是遮风挡雨,也可以是带人离开。我选择速度,是因为我的天分只能支撑自己在这一个方向上精进。”

  墨鸦露出讶异之色,他以为一贯清冷任性的白凤会说自己没有要保护之人,然而没想到他居然谦虚自己天分不好?

  “你说自己天分不好?”墨鸦难得酸溜溜地说,“但凡你肯把自己的心力多给武学一分,都不会觉得自己武学天分差。”

  白凤在心里叹息:就算自己脑子再好用,不能理解本世界玄幻武学有什么用!

  白凤只能换种解释:“将军府是把我们当消耗品培养,投入的资源十分有限,秘籍也不算精良。我们想练成高手,就要另辟蹊径。从头开辟一条新道路,就只能专精一样。”

  墨鸦笑容逐渐沉寂,良久才道:“既然如此,你最初为什么不选剑?”

  七国之中,剑客数目第一,无论是找对照还是偷师都无疑是最方便的。白凤既然已决意挣脱将军府对武学境界的桎梏,为什么还学他一样追求速度?

  白凤浮起笑意,轻快地说:“因为那时候剑客们都远在天边,而墨鸦你就在眼前呀。放着现成的老师不学才是傻子。”

  墨鸦轻笑两声,没有被糊弄:“你后来是有机会改用剑的。毕竟六国游侠风气浓厚,剑客在这个世上更容易受到重视。而且对杀手来说,剑也是非常容易取用的兵器。”

  “那你为什么不用剑?”白凤反问道。

  “因为我的暗杀术本质是幻术。”墨鸦没好气地说,“快说你为什么不用剑!如果答案不能让我满意……”

  他不怀好意地摩挲下巴,似乎在想什么坏点子。

  白凤闻抖了抖,眼看避不过这个话题,只能慢吞吞地回答:“听说剑是君子用的武器,从古代开始就用在祭礼上。我生于贫寒,起于微末,有记忆以来活得都不如路边野草,和礼记上的名器实在不搭。对我来说,银刺和羽刃已经足够。”

  墨鸦悄然将握紧的拳头背向身后,语气如常:“就算不用剑,就算需要另辟蹊径,你也不必讲全部精力都放在追求速度上吧。这总让我觉得自己把你的武学之路带歪了。”

  朝阳中,白凤歪头看亦兄亦父的黑衣青年:“不必担心,我有分寸。”

  提起这个墨鸦就觉得血管突突直跳:“你的分寸就是为了追求速度发疯?跳悬崖,入江河,追逐灵兽,还有什么是你不敢干的!”

  “这都是为了进步。”白凤面无愧色。

  他从鬼山出来时年龄小、体态轻,与成年高手在力量博弈上十分吃亏。为了活下来,他索性放弃一切长兵器,选择了最剑走偏锋的做法,把攻击力点在速度上。

  最重要的一点是,谁让他看不懂武学秘籍?

  这些年出外勤也不是没搞到过武功秘籍,墨鸦更是手把手教他如何使用幻术,但学不会就是学不会,白凤那颗被现代科学浸润的脑袋,根本看不懂战国时代精简语的武学精要——还是七国古文那种。

  白凤:……行叭。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没有条件就创造条件,没有秘籍咱就自己造秘籍。

  他仗着十几岁身体超出常识的神经反应速度和超越时代的理综知识,硬生生磨出来一条路。

  墨鸦的幻术理念挺有用,他就干脆实践拿来主义,利用人眼视觉残留的生理特性和幻术理念混合,创造了不伦不类的伪·幻术大招——凤舞三幻,一种将速度提升到极致后,同时在人视觉中留下三个身影的绝技。这三个身影可以说全是真的,也可以说全是假的。手机端sm..

  说白了就是白凤仗着身法和神经反应速度欺负人。

  为了让墨鸦安心,白凤吐露自己最新的武学进展:“我自创的武学招式理论上没有威力提升上限(影分.身术能有什么天花板),等我再修修改改几次就能教给你了。”

  墨鸦:“……”

  白凤语气很骄傲:“这个招式的本质是风。常人无法通过的缝隙,对风已足够自由来去。只要招式大成,理论上,有风的地方就无法阻止我的脚步。”

  墨鸦:“……”

  白凤冲他扬下巴说:“是不是很佩服我?”

  墨鸦语气复杂地说:“……希望你的新招式至少有吹出来威力的十分之一,不要浪费我学武的时间和精力。”

  “别小看人!我早晚让你见识这招的威力!”白凤丢给他个白眼,气冲冲地飞走了。

  虽然能理解墨鸦让自己避开最近风波的心情,但听他那么说,果然还是很生气!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