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时明月]白凤 第6章 第 6 章

小说:[秦时明月]白凤 作者:午夜加餐 更新时间:2020-11-22 03:37:43 源网站:网络小说
  白凤没在意自己被人惦记,在被墨鸦揪住小辫子嘲笑后恢复了正常作息。

  杀人,习武,看书,最近还新添了爱好——收集曲谱。

  “你的心思若多放几分在习武上,恐怕早就能追上我了。”墨鸦又一次劝解白凤关注习武失败,对他的任性十分头痛。

  白凤专注手中展开的书简,头也不抬地说:“在学了在学了,你没看到我在修习武艺吗?”

  “……”墨鸦无语,“需要我提醒吗?你手中拿的是《墨经》。”

  白凤:“墨鸦你好啰嗦,《墨经》就是我在研究的武功秘籍。接下来提升速度的新方向全靠它了。”

  “……”墨鸦头疼加剧,“你!你又不是墨者,学它干嘛!再说,墨家的经典对一介武者有什么用!”

  少年时期正是武者实力突飞猛进的时候,多少人在度过这个时段后实力停滞不前,为此抱憾终身。他好心提醒白凤那个臭小子用功,结果他居然没当回事?!

  真是气煞人也!

  白凤被墨鸦吵到看不下去,只能收起书简,“说了你也不懂。”他摇头故作叹息,“文盲真可怕,墨鸦你还是要多读书。”

  臭小子!墨鸦磨着牙后槽,拎起白凤跳上附近的高楼。

  “我倒要看看你的速度有没有长进。若是被发现你骗我——”

  声音未落,白凤已如离弦的箭一样冲出。墨鸦凭空跃起,紧随其后。两人在高低错落的城中你追我赶,直至落在巡逻到城郊时落脚的老地方。

  墨鸦后发先至,却只比白凤领先一步。他站在树梢上,惊讶扬眉:这小子的轻功进境居然这么快!

  再次输了竞速比赛,白凤不甘心地扭头,“切,又输了。说吧,这次要让我干什么?”

  “嗯……什么呢……”墨鸦摩挲下巴,“是让你替我出趟远差,还是做牛做马一个月?”

  白凤大惊失色:“什么?!你居然那么恶毒的想使唤我做牛做马!!!!!”

  “噗。”墨鸦强忍笑意,“不想做牛做马也行,你可以选择告诉我你的武功进境是怎么回事,要真实的进阶诀窍才行。怎么样?还是选做牛做马吧?”

  白凤心中大石瞬间落地,“很好,我选进阶诀窍。”

  “那就……你说什么?!”墨鸦大力扭头,颈骨发出不堪负荷的脆响。

  白凤神色自若,“老年耳背?那我再说一遍,我的进阶诀窍……”

  墨鸦抬手休止,神色复杂地说,“白凤,你可知道你答应了我什么?我刚刚不过是在开玩笑。”

  “我可没和你开玩笑。”白凤收起笑容说。

  “……你不怕说出你的技巧,下次依然输给我?”良久,墨鸦才喑哑出声。

  “不怕。”白凤神色中说不尽的洒脱,“我只怕你速度不够,死在任务里。”

  他傲然道,“你那点进步,只要我们活着,迟早能超越。”

  墨鸦心头千万语,最后只变成一声爱恨交织的慨叹,“自大的小子。”

  白凤装没听到,端起老师的架子,开始给墨鸦讲自己最近从《墨经》中领悟的心得体会。

  曾饱受政史地理化生教育的现代人若要说自己懂诸子百家典籍,那肯定是胡扯。白凤在战国压根没接受过贵族教育,能识字完全是凭借不肯当文盲的倔强,但他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也只凭自学通识了韩文,最近读《墨经》,不过是为了借此回忆初高中曾经学过的物理知识。

  虽然这战国七雄末年的时代已经暴走,武功、幻术、灵兽层出不穷,但白凤依然守住了摇摇欲坠的科学坚持,从自己曾经所学中汲取到武道进步的资粮。

  具体表现,就是他口中漫天飞舞、但连起来战国人根本不明所以的专有名词。

  墨鸦听的一头雾水,“你说的‘力学’我明白了,‘力’是物体之间的相互作用。但‘摩擦力’在垂直方向是怎么回事?‘重力’和轻功又有什么关系?在空中借力转折,力的相互作用居然能计算出来?那为何速度和力量的转换不固定?”

  “…………”

  “……”

  被迫打开新世界大门后,墨鸦对白凤说的一切都好奇,化身十万个为什么喋喋不休。

  白凤听得头大,“停,先别问名词解释。我的理论你听懂了没?”

  墨鸦双手一摊:“我连你说的词都没听懂,谁知道你讲了什么。话说,白凤你说的真是韩国话?”

  “没听懂只能证明你天资驽钝,缺少文化素养。”白凤嫌弃地说,“都告诉你要多读书了,结果你还鄙视我。看吧,现在就算秘籍在眼前,你也一点都听不懂。唉,算啦,只能我劳累一点手把手教你怎么运功。谁让你底子差呢,理论课只能先放一放了。”

  墨鸦:“……”

  墨鸦争辩:“我觉得就算墨家墨者来了,也根本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你那本根就不是墨家学说吧!

  白凤无视墨鸦抗议,一板一眼的把自己用现代物理学总结出来的轻功技巧交授,看他用新式理论在空中成功起飞,才擦着汗长吁一口气。

  “你终于学会了。再教不明白,我就要动手打人了。”他摇头叹气,用语打击墨鸦,“我从来没见过怎么笨的人。”

  墨鸦神色复杂:早已知道白凤天资高绝,但从没想过,他天资竟高到这等地步。

  异想天开从《墨经》中研习武功,白凤不仅做到了连墨者都做不到的事,甚至还能推陈出新别出机杼,从墨家典籍中另辟新天地。

  若白凤不是落入夜幕百鸟,而是如诸子百家的传人一般,生于公侯之家……

  “喂!墨鸦——”白凤见唤不醒眼神发直的同伴,拈根羽毛遥指对方眉心。

  尖锐利刺对要害的威胁终于唤醒了墨鸦,他神色莫名沉郁,“白凤,你……”

  墨鸦想起白凤在杀人外消磨时间的爱好,读书、雅乐、剖析天下……每个都是属于贵族的风雅之好。

  他想问:你曾因杀人濒临崩溃,又在月色下苦苦挣扎恢复神智。是不甘心在支持着你吗?不甘心被残酷的命运束缚,一生作为刀刃?

  他想说:你有如此才智,为何不向大将军自荐?大将军作为主人,总会给你发挥才智的空间,转为幕僚,还能让你远离最厌恶的血腥暗杀。

  可他又不得不咬紧牙关强忍心中莫名的痛楚:不,姬无夜不会采信白凤的智慧!因为在夜幕眼中,百鸟只是利刃。而主人的刀,不该有自己的追求!手机端sm..

  这世界何其不公!肉食者庸碌无为却窃居高位,白凤才高绝艳却只能在乌鸦的羽翼下艰难求存!

  “白凤——”墨鸦深吸一口气。

  “我知道你也很激动,很崇拜我对不对?”白凤见不得墨鸦过分外露的痛惜之色,飞速打断他的话道,“我也很佩服自己的天才构想,竟然能自创新武功。但既然连你都学不会我的理论,那它天生注定了就是要蒙尘。所以,不要教给别人,也别告诉姬无夜。嗯?”

  “……好!”

  墨鸦神色前所未有的郑重,他保证道:“我不会再告诉任何人。”

  白凤对他态度莫名其妙:“放轻松,这只是我一点小尝试。只要你今后不打扰我看书,这样的秘籍要多少有多少。”

  墨鸦不是在练幻术吗?等将来把科学和魔法结合开辟出新道路,看他怎么乱炖了光学和幻术,把新写的武学秘籍拍在墨鸦脸上!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