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时明月]白凤 第3章 第 3 章

小说:[秦时明月]白凤 作者:午夜加餐 更新时间:2020-11-22 03:37:43 源网站:网络小说
  站在军营外的野林树梢上,白凤无意识勾出冷笑:战国时代由本土伦理道德养出的死士,或许会对姬无夜忠心耿耿、生死相报,然而他的灵魂来自两千年后开启民智人人如龙的时代。

  无论何时,他决不会向任何人屈膝跪拜。

  南阳一水之隔就是强秦,无论韩国国都新郑有多奢侈糜烂,南阳始终清醒着对隔壁强大的邻居保持警惕。因此,军营之中戒备森严自然在白凤意料之中。

  观察整整三个昼夜后,白凤对这次暗杀计划有了成型的想法。

  首先,他不能一次一个的杀人。连环杀人会让整个军营紧张,戒备趋于严密,导致越到最后他完成名单任务的希望越小。

  其次,他也不能闹得太大。若将整个南阳军营闹到天翻地覆,导致秦军趁虚而入,这算因小失大,姬无夜那个屠夫能活剐了他。

  所以只剩下一个选择,制造机会令这些姬无夜的反对者们聚集,然后伺机一网打尽。

  这三天时间,白凤除了用来观察军营巡逻时刻,还抓到了三只传信的鸟,截获一封送入军营的信。

  正是那封信给了他一网打尽的底气——那是韩国国相张开地隐晦笼络南阳军队的书信。

  来信之人身份太高,被笼络方摇摆不定,只能悄悄聚集商议。

  白凤窥准机会潜入营中,借助月色往篝火中投入毒烟,趁着名单上众人晕头转向之时手起刀落结果十三人性命。首发[email protected]@@m..

  暗杀过程十分顺利,蓬然炸开的暗红血色为皎洁月色蒙上一层鬼魅之色,有种别样美感。

  白凤下意识闭眼,躲过血色烟花,顺着乍起夜风潜入夜空。

  无论多少次都无法习惯这种事,无论变成何种模样都无法欣赏这种美……

  白凤头也不回乘风奔向新郑,将夜色下仿佛怪兽的军营抛在身后。

  杀戮除了罪孽,无法带来任何东西。破坏别人生命的同时,也是在毁灭自己的灵魂。他在心中问自己:花鸟鱼虫、天空山水的美已经不能安抚日益褪色的心灵,求生的渴望和对世界的热爱在一日日淡薄远去。现在,他离疯狂还有多远?

  交任务时,墨鸦看出白凤心情不好,拍拍他肩膀,安慰说:“还在想那些没用的事?没必要。人总是要死的,死在你我手下和死在秦军手下也没什么差别。开心点,我带你去看个好东西。”

  白凤收拾好心情,冷哼一声:“不去。”

  “喂!你还没听我说是什么,就说不去?”

  “这还用猜?肯定又是去雀阁看美人。无聊。”白凤白了墨鸦一眼,背对他迎风准备离开。

  墨鸦揽着少年单薄的肩膀说,“无聊?看美人怎么会无聊。成熟男人不去看美人,难道要学你这毛都没长成的小孩儿去看蚂蚁?喂!你到底去不去?”

  “不去。”白凤扭头,“不仅我不去,我也建议你也别去。当心大将军怀疑你偷家,单手锤爆你的鸟头!”

  “……”墨鸦没好气地说,“你就不能想我点好?只是巡逻路过时看一眼而已,又不是第一次。”

  要怀疑早就起疑了,何必等这次。

  白凤拍开搭在肩膀上的手,表情不屑:“那也不去。雀阁的女人哭哭啼啼,没有半分美感,有什么好看的。”

  “雀阁的女人不好看,哪儿的女人好看?”

  有情况!

  墨鸦按住意欲离开的白凤,语气欢快,眼神暗藏幽深,“你以前可是从不注意女人的。白凤,最近看上什么女人了?”

  白凤视线平平扫过墨鸦,“嗤,就说你是操心的命。”

  “我这是关心你的身体!”墨鸦不怀好意地上下扫视。

  白凤:“随你,我只是听腻了山风虫鸣,想换点新鲜的调子。毕竟帛书上的曲谱,终究没有弦上心曲好听。”

  墨鸦一针见血:“所以你是看上了一个擅长雅乐的姑娘?她多大?长得如何?家住何处……”

  听着墨鸦喋喋不休,白凤眼角抽搐了一下:“我没见过她,只是听过她弹琴。想知道别的?那就跟我来。”

  墨鸦:“好啊,我倒要看看什么样的琴艺,能让你这只凤凰回顾徘徊。”

  至于雀阁的美人,他可以改天欣赏!

  紫兰轩深处,幽幽乐曲准时响起。白凤支着单腿坐在屋檐上,听着熟悉的心曲,发出喟叹。

  熟悉的感觉,还是那能唤起人心自由和伤感的心弦之曲……

  琴声还是这么美!

  墨鸦听着室内少女指法凌乱的琴声,再看白凤沉醉其中的模样,怀疑地揉了揉耳朵。

  确认无误,自己耳朵没问题。

  所以他绝对没听错,这个女孩儿弹得曲子确实不成调,不顺畅,偶尔还有错弦。

  这样的琴声能吸引白凤?墨鸦低头观察室内容貌上佳的女孩儿,面带怀疑之色,这小子该不会是被美人迷了心智吧。

  随着曲子的节奏,白凤的指尖在膝上轻点,无声应和着。随着一曲终了,他睁开眼。

  今天的曲声,除了不变的悲叹,还有思念和困惑。

  ”也不知你今夜会不会在听。我已经答应你会继续弹下去了,你会来吗?“少女悠悠叹息响起,”我的技艺总也不能进步,何时这琴声才能留下你?“

  墨鸦早就闪身到另一边床扉处,看到室内少女的面容。

  幽室内弹琴的少女端正跪坐,姿容天成,娴静如娇花照水。

  白凤横了露调侃之色的墨鸦一眼,说:“今夜我在。”

  “你来了!”少女匆忙从琴边起身,跑到窗边探身寻找。

  白凤墨鸦皆是身手过人之辈,自然不会被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察觉身影,她环视花园一周一无所察,只能失落地垂眼轻声问道:“你今晚也会等听完一首曲子后再离开吗?”

  “是。”

  “那就很好、很好了……”少女提起裙摆重新坐回琴旁,她在起手弹琴前,忽然开口道,“我叫弄玉。”

  语毕她没等白凤开口,拨弄琴弦开始今晚的演奏。

  陌生的曲子,不熟练且漏洞百出的指法,旁听的墨鸦听得强忍捂耳逃跑的冲动。

  可在白凤耳中,曲子中的感情是陌生而诚挚的。

  白凤重新落在屋檐上,对着月亮听完这首曲子。

  曲毕,弄玉问:“今天的新曲如何?”

  墨鸦默道:凌乱不堪,勉强成调。紫兰轩居然还有这样的伎人,看来离塌台不远矣。

  白凤:“很好。“

  弄玉苦笑:“不用安慰我,我知道我弹得很糟糕。”

  白凤:“真的很好。”

  他沉吟片刻,组织语解释道:“技法终究是可以通过努力和汗水提升的东西,人力有穷时。但这种努力得来的,对奏者而是最无用的东西。乐为心声,真正能打动人心的,是奏者拨响听众心弦的共情之曲。然而共情的能力来自天赐,非人力可及。你拥有的是一份旁人可望而不可及的天资。”

  “所以,你是说我此刻不过空有天资?实际上毫无技法,笨拙至极……”

  “不,你学不会弹琴技法一点都不奇怪。”白凤断然否认,“毕竟有时天资太高,反而是一种不幸。超卓常人者,必有不幸之处。”

  “不幸?”

  墨鸦蓦然看白凤,所以你也这么看自己?

  “是啊,”白凤悠然道,“我敢肯定,你看到谱子的第一时间,心中就已经奏出完整的曲子。可一旦手指触及琴弦,十根指头就不听使唤。开始总会错音,后来就时乱了节拍,疏漏段落。”

  弄玉惊讶捂嘴:“你、你怎么知道?这和天资又有什么关系?”

  墨鸦冲白凤挤眉弄眼:小子,你为了哄小美人开心,真是什么胡话都能编。

  白凤视若无睹,回答弄玉的问题:“你在乐道天赋太高,往往抬指的第一刻,曲谱的所有内容已悉数从心头响起。然而正是因为心思流转太快,你奏响乐曲的速度反而无法跟上心弦。心弦之曲与琴曲错开,你却无力调节,这才成了古怪至极的调子。“

  “旁人听的都是你指下的琴曲,那自然凌乱不成调。”

  原来如此!

  窗户纸被捅破,弄玉美眸发亮,指尖拨弄着琴弦,忧郁的小脸终于绽开笑容:“原来只要调节好心弦和琴曲的配合,我弹不出曲调的问题就不在了!我不是不懂音律的废物!”

  白凤气息柔和,“你的曲子很美。”

  心弦之曲奏响,终有一日,你会成为比肩当世旷修的乐道大师。

  弄玉笑靥如花,长久不散的郁色散去,尚且稚嫩的倾城容颜骤然绽放,晃得人眼花。

  居然真的哄好了?墨鸦怀疑人生,白凤这小子胡说八道竟也有人捧场?!

  他怀着破坏气氛的心情拍少年单薄的肩头:夜色已至,该走了。

  白凤点头别过,同墨鸦转身离去。瓦片响动声提示屋内,人已离去。

  门扉被推开,紫女妖娆魅惑的站在门口道:“我们弄玉果然魅力非凡,这么快就有蜂蝶涌至。怎么样,需要我帮忙解决那个采花小贼么?”

  面对调侃,弄玉羞涩嗔道:”姐姐。“

  “好好,知道你中意那小子。”紫女款款步入,“可他始终不露真容,不提名讳,你心中是否已有准备?”

  弄玉的脸上浮起薄红,“姐姐!我对他绝无男女之思,我们只是琴乐知己!”

  紫女唇角含笑,没说信,也没说不信。

  弄玉眉眼间又笼起轻愁,“我今后会更注意留心他的行踪。”毕竟能无视宵禁在都城夜色来去自由,绝非常人可为。

  紫女轻抚少女眉间,“没关系,紫兰轩一向迎八方来客,多一个听曲的小子也无甚妨碍。尽管,他不肯走大门……”她掩唇笑得风情万种,“但谁让他解开了你的心结呢。“

  弄玉的脸又红了。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