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时明月]白凤 第2章 第 2 章

小说:[秦时明月]白凤 作者:午夜加餐 更新时间:2020-11-22 03:37:43 源网站:网络小说
  阿嚏!”白凤在半空中打了个喷嚏,气息骤然紊乱,他不慌不忙折身,像只折翼的鸟儿直落在一处热闹的亭台楼阁深处。

  紫兰轩,新郑最热闹的风月场。白凤要找的人就在这里。

  他熟练地越过正堂,掠过回廊,翻身坐上某个屋檐的最佳位置,等待最近日日响起的琴音。

  七弦琴幽幽乐声准时响起,在这世上最为污浊迷乱的地方,为天地带来一缕清风,一束月光。

  悠扬的琴声仿佛无形的手,抚平了白凤穿越后心中无法明的伤痛。在琴声里,他远离了鬼山血影黑暗杀戮,得到了久违的心灵平静。

  月色、琴声……

  这一切,真美啊……

  美得仿佛一场美梦……推荐阅读sm..s..

  清风明月中,白凤听着琴曲用拇指食指环成杯,虚虚对月举杯。

  千里共婵娟,那么战国月下的思念,是否能穿过千年时光传递给千年后思念的人……

  琴声依然悠扬,但不知何时,稚嫩的心弦不知何时带上若有若无的幽咽。

  白凤在幽怨曲调中沉思的心事:如果这世界不过是大梦一场,那他何时才能解脱,从这场漫无边际的梦中醒来?

  “铮!”

  琴弦意外发出崩断的声音,弹奏者痛呼出声“呀!”

  听到少女呼痛,白凤下意识起身,脚下瓦片顿时发出“咔咔”声。

  糟糕,松懈了!白凤懊恼异常。偷听被人发现,他今后不能在这么好的坐席上赏曲了。

  瓦片的动静果然惊动了内室的少女,白凤一振衣摆就要离开,少女的反应却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是你吗?”少女推开窗户,声音清脆,“前几天来听琴的人也是你对不对?”

  宜嗔宜喜的芙蓉绽开在窗边,星子一样的眼眸含笑望着白凤。

  被人呵破行踪的白凤僵住一瞬。

  他脚步移动正想逃跑,少女的话却让他不自禁停下脚步。

  “你日日都来,是否从我琴声中听出了什么?你,不觉得我弹奏的很差劲么……”

  “……”白凤背对着少女,一不发。

  “你也觉得琴声很不堪入耳,对吗?我就知道,紫女姐姐不过是在哄我,蝶姑娘说的才是真的,我弹琴真的很差劲。”少女黯然道。

  “……”白凤忍了忍,没忍住开口道,“不,你的琴声很美。比我听过的任何曲子都美。”

  少女:“你也骗我。若是我的琴声好听,怎么会留不住你?”

  “……不是。”白凤依旧没有转身:“我只是,该走了。”

  少女赌气道:“既然不好听就不要勉强。既已自知毫无天赋,今后我不会再弹琴,你也不必来了。”

  “不要。”白凤脱口而出。

  少女逼问:“那就告诉我,你每次都来,究竟是从我的琴声中听出了什么?”

  面对少女的执著,白凤沉默。

  “不能说吗?还是根本什么都没有……”她的声音里带着不易察觉的失望。

  白凤踟蹰,“我听到了……自由。”

  少女刹那笑容照亮了黑夜。

  “……还有对命运无能为力的悲伤。”白凤轻轻说。

  倾城艳色转瞬即逝,黯淡下来,良久,她轻声说:“原来,真的有人能从琴声里听出乐声之外的东西……”

  白凤抱臂,语气理所应当:“当然能,不然高山流水的逸事从何而来?”

  “……知己么。”少女的声音哽咽,又很快恢复娴静温柔,“谢谢,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不客气。我很喜欢你的琴声。”

  白凤足下一点,向着茫茫夜色中冲去。

  “如果想谢我,就继续弹下去吧——”

  阁楼上少女望着白衣少年如鸟儿轻盈远去,笑容徐徐盛开:无尽悲哀的人生中,居然有幸与知己相逢。黑夜中这点光芒,真美……

  白凤脚下如风,将月色温柔和美梦一并抛在身后。深夜已至,夜幕降临,属于光芒的时刻过去,现在是噩梦到来之时,他该去履行自己的职责了。

  “哦?速度不错嘛。我还以为你会躲到明天一早。”墨鸦转着指间羽毛调侃,”正想着明天送你一顿鞭子。“

  白凤撇嘴:“我可没迟到,你不能以逃避任务为借口罚我。”

  白凤:”说吧,这次的任务是什么?“

  墨鸦:“南阳军中有挑衅大将军权威者,共计一十三人,杀无赦。”

  “这么多?!”白凤惊讶挑眉,“这是要把韩国军中骨干杀干净吗?边境线不要啦!”姬无夜是打算向秦国投诚不成?

  “这不是你我该考虑的事情。”墨鸦沉下面色警告道,“作为杀手,你只要完成任务即可,多思多虑毫无益处。”

  白凤嗤笑:“不思考的人和风中摇摆的空心芦苇有什么区别。而且墨鸦,你之前不是一直很担心我想太少?怎么这次换了调调,又操心我想太多?”

  墨鸦眸色深沉盯住白凤:“因为你最近很不对劲。”

  白凤由他亲眼看着成长起来,是他将人从鬼山一路带至百鸟,从无名小卒培养为百鸟副首领。他对白凤不说了如指掌,但七八成了解还是有的。这小子天生能操控百鸟,心中有股不明的骄傲不羁,对万物生灵总是抱有善意和,期待。

  ……都是些杀手最不该有的东西。

  为此,白凤挨过鞭子,关过地牢,但他即使匍匐尘埃,因刑罚翻滚哀嚎,也能坦然转回心情,瞳眸澄澈如往昔,会津津有味看蚂蚁搬家,老鼠肆虐,飞鸟啼鸣,丝毫不改其心。

  墨鸦也曾叹息:打也打了,骂也骂了,结果这人从来任性,我行我素不见悔改。还好他对任务完成从不含糊。如此好苗子,自己总不能浪费的一掌打死吧。

  最后墨鸦只能妥协,只要白凤按时无误完成任务,别的随他去。

  他本以为这个纯质无伪的少年会一直如此下去,既会在黑暗中夺取性命,也会在晨光中眺望天空。但为何这只永远昂首遥望的凤鸟,会在某日为尘世降下注视?

  他看到了谁?

  白凤对墨鸦的疑心病十分不以为然:“疑神疑鬼,婆婆妈妈。我能有什么不对?”

  他从墨鸦手中夺取姬无夜律令,看完随即抛还,“少磨叽,我去去就回。你的速度不够快,还是留下来看家吧。”

  “还有,”白凤足尖轻点,飞向城外,“有功夫怀疑我,不如赶紧去治你的病!说不定治好了速度还能再快点!”

  “啧,小孩子!谁给你信心敢说比我快!”墨鸦摇头笑道。

  白凤知道墨鸦在担心什么。以往他寄情山水鸟兽、书籍雅乐,虽然看起来画风和杀手这个职业不太相符,但好歹都是死物,对心境影响不大。

  加上不误什么事,自然不会被喜怒无常的顶头上司大将军姬无夜为难。

  但现在,他的目光从死物转移到了活生生的人身上……

  对战国时代的上位者而,非贵族者皆为器物,草民奴隶不过是会喘气的牲口,根本不是相同种族之人。谁会对随可取用的杯子珍惜?刀也是同理。一旦发现利刃不堪使用,折断抛弃是常理。

  若持刀人发现被看做刀的自己产生“人”的情感,他的下场……一定不好。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