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没想当钉子户 34、一家人…

小说:我真没想当钉子户 作者:一朵飞翔的猪 更新时间:2020-10-18 05:31: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一想到每年都有几个人变成早上城主那副模样,李定心里就不自觉的冒出一股凉气。

  同时,他还有些怀疑他的计划,他不知道他的计划能不能成功?

  因为现在的‘芝麻饼’给他的压力真太大了,这种压力是全方面的,无论是心理上还是实力上。

  生而为人,他自认为做不到‘芝麻饼’这么残忍。

  ‘他就是一张芝麻饼,我不怕他,不怕他!’

  深吸一口气,心理不停地暗示自己之后,李定才重新抬头看向‘芝麻饼’:

  “最后,我还想知道这笼罩青山城的阵法有什么作用,或者说你的目的是什么?”

  “既然都已经说了这么多了,那就再给你说一下吧!”

  孙管家道:

  “知道筑基之上是什么境界吗?”

  “结丹?”

  李定试探性的开口,他不知道‘芝麻饼’为什么会问这个。

  孙管家眼中出现一丝怅然之色:“对。

  但不是什么人都能晋升结丹的,结丹需要的东西太多,有的人能轻易结丹,而有的人就永远无法结丹,比如陈老狗,比如我!

  但是我不甘心啊,我一样努力修炼,我一样付出了很多,凭什么啊···凭什么我就无法结丹,就因为我的资质太差,所以我就要认命?

  凭什么?

  凭什么?”

  越说‘芝麻饼’的语气越重,而他的脸色也是越来越狰狞,颇有一种歇斯底里的味道。

  听到这些,结合他吞噬了城主的一切,李定已经猜到他想干什么了。

  “所以你就想吞噬他人的生命、精血,助你结丹?”

  “对!”

  “这真的可以吗?你有没有想过,或许这样做你还是无法结丹呢?”

  “不可能,不可能,这一次我一定不会失败,我一定能成功!”

  听到这话,再看看‘芝麻饼’那再次变得狰狞可怖的脸,李定明白眼前这人已经陷入了一个死胡同,已经彻底迷失了自己。

  ‘或许,他也曾心怀世界,只是某一刻这世界对他太残忍,而他刚好就记住了那一刻,所以再看不到世间美好!’

  心里唏嘘,李定忍不住感叹。

  “好了。”孙管家道,“说了这么多,你也该上路了!

  你的实力提升这么快,必定有自己的机缘,说不定就是一个天才,你这种人是不会明白我们这些人的心情的。”

  此时,‘芝麻饼’的脸色已经恢复,他看着李定,眼中居然出现愤恨之色。

  话落,他就将手上的黑色面具重新戴上,然后浑身开始浮现一层黑雾,这些黑越来越多,最终将他的身形彻底隐藏。

  一如他的心,他的身形也被黑暗完全淹没。

  接着,他就直接迈步走向了李定,他要先杀了李定,然后再吞噬李定的一切。

  李定看着‘芝麻饼’靠近自己,立即收起了心里那一丝莫名的情绪。

  刚刚他就在想,如果没有系统他会怎么样?

  他觉得他多半也是一个废物,没有任何资质,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惨死路边,但他觉得他应该不会像孙管家这样。

  看着孙管家距离自己越来越近,他心里的压力也是越来越大,但他却强制自己冷静。

  他相信自己的计划,他相信自己可以给孙管家一个惊喜。

  当距离李定还有三米距离时,孙管家却是直接停下了脚步,他可没忘上次在城主身上吃的亏。

  身侧空荡荡的袖子就是教训。

  停下脚步的同时,他身上的黑雾也是开始翻滚,黑雾翻滚间,一团团漆黑如墨的灵气团就在他身周浮现。

  “李定,别怪我!”

  一边说着,他的双手就往前一推。

  接着,他身周那一团团漆黑如墨的灵气团就全部射出,飞向了李定。

  这时,张老爷也是出现在破碎的墙壁处,冷冷看着这一切,他看李定的眼神就如看一个死人。

  前面两次,他在李定手下可都是极其狼狈的,这一次他就不信李定还有后招,还能不死?

  ······

  看着那些在瞳孔中急速放大的‘黑团子’,李定也不再犹豫,直接意识一动。

  随着他意识一动,飞向他的那些灵气团也是消失,随之消失的还有孙管家。

  准确地说,他们不是消失,而是被李定身前突然出现的一个漆黑、四四方方,巨大的‘正方体’笼罩。

  这漆黑的巨大‘正方体’不是别的东西,正是李定房子最原始的模样。

  这玩意儿确实是系统给他用来防守,收集‘被动值’的,但也没人规定它不能用来困敌啊。

  困敌还是防御,还不就在他一念之间,只要他不允许里面的人出来,里面的人自然也就无法出来。

  只是这样比较危险而已,要是现在有敌人对他出手,那他就死定了。

  也就在这青山城,知道只有‘芝麻饼’这一个无法匹敌的强敌,他才敢这么干,才敢这么大胆。

  说到这里,有人可能会疑惑,李定的房子不是还在张府外面吗,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这个问题,很简单啊。

  在张府外面的是‘李定’的房子,而在这里的是李定的‘房子’。

  说简单点就是,李定将融入自家老房子里面的系统给的房子收回了脑海中,而现在在张府外面的就是一栋普通的房子。

  也就现在没人去拆那房子,不然绝对可以轻易将那房子拆了。

  李定之前返回家里几分钟,就是无声无息间将这房子收回了脑海中。

  他所做的准备也就是这个,当时他也是灵机一动,现在看来,他当时这‘灵机一动’却是收获了奇效。

  同时,他也有些庆幸,还好当时‘搬家’的时候,他选择了将老房子也一起搬走,不然就算他想到这个办法也无法实施。

  生活就是这样,有时候一个不经意间的选择,或许就能收获奇效。

  远处小楼坍塌的墙壁下,张老爷的眼睛也是瞪大,显然是被眼前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得不轻。

  他甚至已经想好了一些溢美之词,就等着一会儿说给他的主人听,但现在看来,他貌似没有机会了。

  惊讶过后,他就想跑,可还不等他有所动作,一个身影就到了他眼前。

  李定通红的手掌按在他的肩膀上,似笑非笑的开口:

  “张老爷,你想去哪儿啊?

  你主人还在里面呢,你就想离开?

  一家人不应该在一起吗?”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