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没想当钉子户 23、后怕

小说:我真没想当钉子户 作者:一朵飞翔的猪 更新时间:2020-10-18 05:31: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注意到外面的动静,李定赶紧停下手上的动作,走到门边,往外看去。

  外面,脸色有些苍白的城主正带着一些人急匆匆地离开!

  看他们这幅模样,李定就知道肯定是又出事了,不然,城主哪会不顾他还在这里就这么急匆匆的离开。

  因为这一突发情况,外面攻击李定房子的城主府之人也是暂时停手。

  两个练气修行者站在一起,有些忧心忡忡的看着城主一行人离开。

  李定也好奇啊,于是他将目光投向这两人:

  “喂,那边的两个兄弟,是不是又出什么事了?”

  听到李定的声音,这两人没有理他,只是眼神略冷淡的看了他一眼。

  李定有些些恼火,他这好言相问,这两人居然理都不理他一下,这也太没礼貌了吧。

  虽然心里有些恼火,不过他也是暂时将心里的情绪压下,继续问另外一个问题:

  “两位兄弟,不管你们信不信,我是真的不知道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什么事,你们能不能具体给我说说?”

  这真是李定现在最想知道的事情,因为只有搞清楚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什么事,是在哪里发生,他才能趁现在城主不在而出去调查。

  不过,李定显然低估了这些人对他的意见,这两人依旧没有理他,冷冷看他一眼时,脸上甚至带着一种厌恶的神色。

  李定无语了。

  尼玛,这年头想要与人和平交流已经这么难了吗?

  既然不想和平交流,那就怪不得我了!

  心里暗道一句,李定直接一步跨出门槛,站在了外面。

  城主不在,他自然不怕这些人。

  远处两人见此也是一愣,接着他们眼中就出现狂喜之色。

  不过,还不待他们有所动作,他们就看见不远处的李定已经冲向了他们。

  见此,两人眼中皆是同时出现不屑之色,李定居然敢主动对他们出手,这在他们两人看来就是找死。

  虽然李定前前后后几次让城主受伤,但他们可不会认为这就是李定的实力,在他们看来,李定完全是借助了‘房子’这一件神奇的宝物。

  不屑之后,两人对视一眼,皆是看到了对方眼中刚刚出现的的狂热。

  “一起出手,拿下他之后,宝物五五开如何?”

  其中一人急促的开口。

  另一人没有犹豫,直接开口道:“可以!”

  接着,这两人就同时出手,因为李定已经到了他们近前。

  两人中的一人直接挥拳而出,砸向李定的脑袋;另一人则是袖口一拂,袖口就飞出一把银色小刀,射向李定的小腹。

  两人配合,竟是一人攻上,一人攻下,想要一个回合就拿下李定。

  虽然他们对于李定的实力都是有些不屑,可这不代表他们就会一个个出手对付李定,想要宝物肯定是越快拿下李定越好。

  这才仅仅几个呼吸时间,远处的其他人已经注意到这边的动静了

  要是不尽快拿下李定,一会儿其他人过来,属于他们的好处岂不是要减少很多。

  靠近两人后,没有丝毫犹豫,李定直接运转体内的灵气,心里暗喝一声:

  冥火!

  说起来,这还是他领悟冥火之后第一次施展。

  按照冥火第一式的方法运转体内灵气,只是瞬间,李定就发现体内的筋脉传来一股灼热之感。

  这一股灼热之感,顺着筋脉蔓延,不断往他的右手手掌聚集,很快他的手掌就变得通红,仿佛焖熟的大虾一般。

  看着近在咫尺的小刀,最好的方法自然是避开,可此刻,李定却是没有收掌,手掌向着这小刀就直直拍出。

  注意到这一幕,那个发出小刀之人脸上就出现狰狞之色,可是下一刻他这种狰狞之色就变成了呆愣。

  因为他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小刀被李定一掌拍飞,甚至不知道是不是幻觉,在李定拍飞自己小刀的瞬间,他似乎看到自己的小刀刀尖变红了一下。

  一掌拍飞小刀,李定速度不减,第一式接第二式,体内的灵气按照冥火第二式的运转方式再次开始运转。

  而他手掌处的温度也是随之变高,整只手掌也是越发通红。

  在看到李定居然一掌拍飞同伴的小刀时,挥拳之人心里就不复之前的轻松、不屑,他心里冒出一股不妙之感。

  可是他已经来不及收拳,只能硬着头皮上。

  当他的拳头接触李定通红的手掌时,他只感觉仿佛打在一块烧红的铁块上一般,只是瞬间,巨大的力量、灼热的高温就传到了他拳头上。

  “啊!”

  因为受不了那股难受的感觉,他直接嘶吼出声,同时,他的身体也是直接倒飞而出。

  看着同伴被打飞的身体,另一人就想后退,可他只是刚后退两步,一只手掌就已经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手掌落在这人的肩膀,李定猛地向下就是一按,随之,这人的身体直接向下一矮,差点跪倒在地。

  他没有跪倒在地,不是因为他的实力够强,而是李定最后一刻将手掌往上提了一下。

  抓住这人肩膀,李定没有管其他正在靠近的人,直接往房子大门处狂奔而去。

  仅仅约莫三个呼吸时间,他就回到了房子里。

  而从他出去至回来,满打满算也才十来个呼吸时间而已。

  由此可见,一般的同阶修行者,在他手下恐怕难是一招之敌。

  李定出去又不是为了打架,仅仅是为了擒一人来问情况,自然不会恋战。

  此刻,回到房子里,他就直接将手上的修行者扔垃圾一般扔到地上,然后再次开口问出刚刚的问题:

  “告诉我,昨晚具体到底出了什么事?说了就放你一条生路,要是还跟刚刚一样,嘿嘿···”

  此刻不止城主府其他人到了大门外,老太太也是来到李定身边,听到李定的话之后,她就想说些什么,可最终又没有开口。

  至于城主府的人则是每一个脸上都带着愤怒,在门外不停地谩骂、叫嚣。

  李定没有管其他人,从始至终都只是冷冷看着眼前之人。

  这人脸上同样带着愤怒,可看到李定那冷冷的眼神,他心里又是一颤,好半晌才有些不甘的开口:

  “今天早上,有百姓举报,城西熊老六的妻子以及两个孩子皆是死在了家里!”

  听到这话,李定的身体就是一颤,接着他不由赶紧开口:

  “就只有那一家三口,没有其他人?”

  “一大早,城主就亲自去看过了,除了熊老六的妻子以及两个孩子,屋子里没有其他人。

  他们都是直接死在床上,死因也很奇怪,城主说他短时间内也看不出端倪。”

  这人话语落下,李定就感觉头皮发麻,他想到了昨天晚上在熊老六妻子床上看到的那个男人。

  当时他还调侃熊老六的灵魂绿色会不会比其他人深来着。

  此时看来,那哪是什么已婚妇人的深夜空虚、冷,那分明就是一个妖魔的深夜索命。

  只是稍微一想昨晚那副场景,他后背就全是冷汗。

  原来他昨晚竟是那般接近死亡!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