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没想当钉子户 20、大写的‘冤’

小说:我真没想当钉子户 作者:一朵飞翔的猪 更新时间:2020-10-18 05:31: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啥玩意儿?

  行凶?

  李定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觉得自己可能听错了。

  或者,城主这老头疯了?

  李定有些发懵,但屋外的城主可不会管他,他见李定居然没有反驳自己,心里的怒意更盛。

  沉默代表默认!

  此刻,在城主看来,李定这种态度就代表他没有否认自己刚刚的话。

  他看向李定:

  “李定,我不知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但作为一个修行者,你不觉得你的做法太没底线了吗?”

  此刻,他没有再说李定是妖,因为他能看出来李定不是妖。

  虽然他的修为不高,但之前好歹在一个修行门派待过,对于一些修行界的基本常识还是知道的。

  这个世界是有妖,但他们身上有着和人明显不同的气息,这种气息普通人可能看不出来,但他一个筑基修士还是能看出来的。

  还有最主要的一点,化形之妖和李定表现出来的实力不符。

  妖要化形,需要修行很长时间,一般都拥有很强的实力,李定的实力明显没有达到这种程度。

  这次李定确定自己没有听错,城主就是在说他,指责他没有底线。

  不过,他还是有些懵,他昨晚就出去寻找了一下线索,怎么就和底线扯上关系了?

  不过,看城主这幅样子,他似乎又不是在说谎,那就说明昨天晚上真的出事了。

  虽然心里有些不忿,但李定觉得首要的还是先将事情搞清楚:

  “城主大人,你能不能先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

  城主沉着脸:

  “还在装傻,发生了什么你会不知道?同为修行者,你有什么不满可以冲着我来,没必要祸害这些普通人!”

  我冲你大爷,要是我能冲你来,我现在就出来一拳打死你!

  李定心里咆哮,他是真的有些无语了。

  到底发生了生么事都不知道,就无缘无故地又背了一个锅。

  真就长得帅就遭天妒是吧,总是莫名其妙的就摊上事!

  好一会儿之后,平复了心里的情绪,他才再次开口:

  “城主大人,我是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如果你很闲,那请你不要耽误我的时间,我还是很忙的。”

  听到这话,城主脸上的表情顿时有些绷不住了:

  “李定,既然你说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那我且问你,你昨天晚上是不是瞒过我城主府的人出去了?”

  “是!”

  李定没有否认这个,早上回来的时候就被城主府的人看到了,否认也没用。

  “既然如此,那你还在装傻,你一出去,城里就有人失踪,世上哪有这么巧的事情?”

  “城里有人失踪了?”

  李定有些惊讶,接着他就有些兴奋,因为他正愁没有线索呢!

  昨晚他出去找了一晚都没有找到线索,他甚至都不知道该从何处下手,在这个关头居然有人出事!

  既然刚出事,那就肯定有蛛丝马迹可寻,不像之前,距离出事时间太久,有线索也被时间消磨殆尽。

  之前听说,城主府的人找不到线索,这事儿李定是不信的。

  既然出事那就不可能一点线索没有,他相信不是没有线索,只是这些线索还没有被发现而已。

  压着心里的情绪,李定忙问道:

  “城主大人,出事的是城里哪一户人家?”

  城主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心里反而更加恼怒。

  虽然李定没有明显的表现出自己那一丝兴奋的情绪,可他还是觉察到李定在听到这事时情绪明显变好。

  如果这事真的和李定无关,那他为何会出现这样的情绪波动?

  所以,真相只有一个———

  李定此刻还在装,甚至是在戏耍他。

  想到这里他,他不由更加恼火。

  他甚至想不顾自身伤势,此刻就再次出手,攻击李定这乌龟壳。

  要不是仗着这乌龟壳,李定怎会如此嚣张!

  不过,最终他还是压下了这个冲动,他可不想再次将自身伤势加重。

  说不定李定的目的就是想让他受伤,好在最后他因为伤势无法出手时对付他。

  想到这里,他心里一惊,不由警惕大增。

  李定并不知道城主内心的想法,他此刻只想快点知道,出事的到底是城里哪一户人家,见城主半晌没有开口,他不由再次开口:

  “城主大人,你快说啊,到底是城里哪一户人家出事?”

  城主再也忍不住,直接看向李定:

  “李定,我告诉你,你别太嚣张,从此刻起,我就守在你这乌龟壳外面,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还能出去?

  我就不信你真的能一直缩在这乌龟壳里!

  我敢保证,只要你敢踏出这乌龟壳一步,那就是你的死期!”

  话落,他就直接转身走到不远处,面对房子的大门盘腿而坐。

  看着城主一双眼睛冷冷的盯着自己,李定有一种想吐血的冲动。

  老天爷,求求你快下雪吧!

  还有天理吗,还有王法吗?

  这特么说理都没地说理了是吧?

  心里一阵吐槽,最后,他甚至想用鲜血在地上写一个大大的‘冤’字!

  咳,好吧,其实被冤枉在李定看来都是小事,不是关键。

  因为一个锅是锅,百个、千个锅同样是锅,他身上本来背着一个锅,再多一个也无所谓。

  最主要的是,城主居然亲自守在了外面。

  当初他搬家时为什么选择张府,而不是城主府?

  那不就是为了避开城主的锋芒,希望能有机会出去寻找线索,将事情的真相调查清楚。

  可是,现在城主居然因为有人出事而不顾自身伤势,直接守在房子的大门前,这他还怎么出去?

  如果城主不在,那哪怕今天早上有人发现他,他也有自信还能再一次溜出去。

  可是现在他就真的只能待在屋子里了,哪怕再着急出去寻找线索,他也出不去。

  到底怎么办?

  昨晚出事,肯定是越快去调查越好,可是······

  李定心里烦躁,对于城主的做法也是恼火。

  “阿定,你······”

  最终还是老太太的声音将他的思绪拉回。

  李定看向老太太,看到了老太太眼里那一丝异样,老太太这是···也有些不相信他了?

  李定有些无奈:

  “奶奶,您相信我吗?”

  听到这话,老太太知道李定是误会了,赶紧开口:

  “不是的,阿定,我只是在想为什么偏偏在这时候有人出事?”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