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没想当钉子户 17、我们做邻居不好么?

小说:我真没想当钉子户 作者:一朵飞翔的猪 更新时间:2020-10-18 05:31: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嘭!

  一声巨响,宛若晴甜霹雳一般,将城东的寂静打破,掀起一圈冲击波横扫四方。

  冲击波中心,一个身影倒飞而出,细看之下就会发现这人正是城主,而不是李定。

  而在此时的冲击波中心却是出现一栋房子。

  在城主倒飞而出的时候,这房子也是轰隆一声落在街道之上,将旁边几个空空的小摊砸得粉碎。

  小城里街道本就不宽,此刻这房子正好横亘于街道之上,紧挨街道两边的建筑,将街道分为两截。

  李定站在房子打开的大门边,嘴角挂着鲜血,眼见房子没有碰到两边的建筑,他一颗提着的心才放下。

  他是真不想将房子在这里放出来的,可奈何刚刚情况危急。

  如果没有房子的保护,那他多半凶多吉少,所以他才在情急之下直接将房子放了出来。

  还好,在他的极力控制之下,房子并没有碰到街道两边的建筑。

  要是给房子碰到两边的建筑,那一些无辜之人惨死肯定在所难免。

  为了控制房子的落点,他甚至还受了伤,且是精神上的损伤。

  此刻他就感觉整个脑瓜子都在嗡嗡作响,脑袋昏沉得厉害。

  要不是强大的意志力支撑,说不定他就直接昏厥了。

  刚刚那么大的动静,屋子里的老太太自然已经被惊醒。

  老太太将耳塞取下,披着衣服,脸上满是担忧的来到李定身边:

  “阿定,这是怎么了,城主又来砸咱家房子了?”

  此时,她并没有注意到,房子外面的环境已经变了。

  李定想要说话都觉得艰难,只能轻轻点头,没有否认她的说法。

  刚刚的动静可不止老太太被惊醒,还有街道两边一些小店内的人也被惊醒。

  此刻这些人就披着衣服,纷纷走到外面,看见了那横亘在街道中间的房子。

  无一例外,这些人都是张大了嘴巴,一大早就都含了一个鸡蛋似的。

  震惊中,这些人又转头看向另外一个地方。

  那地方正有一个嘴角挂着鲜血,略显狼狈的人在挣扎着起身,除了城主还能有谁?

  待看清那人是城主之后,这些人再次被惊得不行,之前只能放下一个蛋的嘴巴,此刻能放下两个。

  接着就是一阵阵小声的议论,有议论房子的,也有议论城主的。

  听到这些议论声,城主脸色有些难看,同时也有些懵。

  他修为是不高,这一生可能也没办法突破筑基,可耐不住他比李定早出生了许多年啊!

  所以,他哪会真的给李定机会,他刚刚之所以那般说,不过是为了戏耍一下李定而已。

  在这青山城,十几年来还没有人敢如李定一般与他叫嚣。

  最关键的一点是,李定还是一个练气修士,修为远不如他,这才是最让他觉得耻辱的。

  所以,从一开始他就没想过轻易放过李定,只要李定落到他手里,生不如死都是简单的。

  这一次,自接到属下的报告,他就觉得在修为比李定高,李定失去乌龟壳情况下,拿下李定是十拿十稳。

  可他没想到,就在他即将得手的瞬间,李定的乌龟壳又出现了。

  不止如此,因为再一次在没有丝毫准备的情况下承受了巨大的反震之力,更是让他的伤势雪上加霜。

  伤势加重,威严受损,此刻他恨不得将李定碎尸万段。

  不过,在他还有些愣神的时候,一众吃瓜群众却是不约而同地发出惊呼声。

  因为,原本横亘在街道中间的房子突然消失,转而出现一个青年。

  在一群吃瓜群众的惊呼声中,青年忽一出现就往不远处的张府冲去。

  ······

  李定选择的地方正是张府。

  在这青山城,除了城主府,普通民众不敢撒野的地方似乎也就只有张府。

  张老爷出了名的嚣张跋扈,‘芝麻饼’出了名的睚眦必报,谁敢在张府外面扔脏东西,怕不是嫌命长。

  而且,张府外面那一块空地也足够大,根本不用担心面积不够!

  虽然因为城主的阻拦,让房子暂时落在了街道上,可李定是不可能就这样让房子横在街道中间的。

  如果就这样让房子横在街道上,那与原来又有何区别?

  所以,房子必须搬到张府外面,只有背靠张府这棵大树,他和老太太才能清静。

  此刻,李定是发了疯似的往张府冲,不知道的人恐怕还以为他是张府的人。

  原本他就距离张府不远,所以仅仅几个呼吸,他就冲到了张府外面。

  来到张府外面,没有犹豫,他就直接意识一动,轻触脑海中的小房子。

  接着,张府外面的空地上就突然会出现了一栋房子。

  房子出现,李定就直接双腿一软,跌坐在了地上,而老太太也是出现在他身边:

  “阿定,你······”

  刚刚李定没有丝毫征兆的就突然将房子收进脑海中,并没有提前知会老太太,清醒状态下,她自然看到了全过程。

  此刻,她有很多话,但一时又不知道该问什么。

  李定强撑着不让自己昏厥,有气无力地开口:

  “奶奶,这事以后我会和您解释的,你记住我一直是您大孙子就行,从前是,以后···”

  李定话没有说完就昏迷了过去。

  他实在撑不住了。

  之前他的精神就已经萎靡,最后这一下又是强行冲刺,不昏迷才怪。

  ······

  李定悠悠醒来,时间已经是傍晚。

  他依旧躺在之前昏迷的地方,以老太太的身体显然不可能将他搬到床上,不过他的身上却是盖了一床被子。

  老太太此刻也坐在他身边,显然是一直守在他身边,见他醒来,她脸上就出现激动之色:

  “阿定,你怎么样?你么事吧?你饿不饿,我熬了粥!”

  “奶奶,我没事了,您别担心!”

  李定回道。

  睡了一觉,此时,他确实感觉到已经好多了。

  听到他的话,老太太明显松了一口气: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我给你盛粥去!”

  说着,老太太就往灶台走去。

  而李定则是来到大门边,将门打开,他需要了解一下外面的情况。

  不过,刚将门打开,他就露出了地主家傻儿子般的笑容。

  此刻,外面正有张府的人在驱散一些普通百姓,而且很显然这不是第一次了。

  除了张府的人,外面还有城主府的人,他们依旧将李定的房子包围。

  “李定,你个小杂碎,你是不是故意的?”

  李定还在观察,一个满是愤恨的声音就传入他耳中。

  李定脸上带着笑容,看向气冲冲冲过来的‘芝麻饼’:

  “‘芝麻饼’,你那么喜欢我,我们做邻居不好么?”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