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没想当钉子户 11、你在教我做事?

小说:我真没想当钉子户 作者:一朵飞翔的猪 更新时间:2020-10-18 05:31: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当城主一行人跟着李定来到李定的家门前时,城主不由再次惊讶,同时他还有些疑惑。

  因为,他以为李定冒了那么大的风险劫持人质,必定是要离开青山城的,可他没想到李定最终会选择回家。

  不过,很快他的心情就变得开始愉悦起来。

  因为李定回到家里,也就意味着他还有机会抓住李定。

  只要一想到刚刚被李定摆了一道,他心里就满是愤怒,同时还夹杂着一些羞辱的感觉。

  眼看李定就要进入屋子里,孙管家赶紧叫住李定:

  “李定,都到这里了,你是不是可以将我家老爷放了?”

  李定没有理‘芝麻饼’,他左手掐着张老爷的脖子,右手则自顾自地尝试着动。

  他的右臂已经好一些了,虽然还是疼痛无比,可勉强能动了。

  半晌之后,他不由有些不耐烦的开口:

  “急什么,你以为我和这位‘德高望重’的张老爷一样,说话不算话!”

  接着,他就皱着眉头开始思考起来。

  背对着自己的‘安全屋’,面对着众人,好一阵之后李定才重新看向‘芝麻饼’:

  “让你的人给我买一袋大米、二十斤牛肉干、两斤鲜肉、五十个鸡蛋······”

  李定一连说了好多东西,这些东西许多都是吃的。

  最后看了看自身,他又补了一句:

  “再给我买两身上好的衣服!”

  能讹···咳,能要一点是一点,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

  反正这张老爷也不是什么好人,要他的东西,他是一点心理负担没有。

  他甚至觉得,他这是在做好事,是在劫富济贫。

  这么想着,李定不由想到了屋子里的老太太,没有管‘芝麻饼’铁青的脸色,他再次补了一句:

  “嗯,给我奶奶也买两身衣服!

  记住,也要上好的啊,尺寸也得合适,要是不合适,我就打断你家老爷的腿!”

  孙管家:“······”

  他是真的无语了,他没想到居然有人能无耻到这种程度。

  张老爷想要骂李定两句,可是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似乎也不敢说什么。

  至于城主,则是脸色有些玩味的看着这一切。

  他又不是不知道张老爷的为人,所以此刻自然觉得有意思。

  平日里张府所做的一些事情,他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一方面张府每年都会给他不少好处;另一方面是不屑去计较。

  ······

  李定之所以要东西,还大部分都是食物,自然有他的考虑。

  通过之前的一次交手,虽然不知具体,可他能隐约感觉到这位城主的修为没有超过筑基,也就是说他只要待在屋子里就是安全的。

  所以,他才想着屯一点食物。

  他不是没有想过离开,可一方面他现在实力太低,不清楚外界的情况,出去太危险;

  另一方面是考虑到老太太,老太太年事已高,经不起折腾。

  最后一点,他心里憋着一股气呢!

  他想将青山城每年有人失踪这事搞清楚,这莫名其妙的被冤枉,换谁心里都会觉得难受,都会觉得气不顺。

  虽然极其不愿意,可孙管家还是很快就让人将李定需要的东西全部买好,并在李定的要求下,全部让人搬到了李定家里。

  看着东西全部搬到家里,李定满意的点点头,随后才有些不情愿的准备将张老爷放走。

  不过,就在准备将张老爷推出去的时候,他的眼睛却是一亮。

  眼睛带着光,他直接将张老爷腰上的一个玉佩扒下,接着是手指上的扳指、手腕上的手串、腰上的玉腰带······

  最后,全身上下只剩衣服的张老爷才带着难以置信的目光,被李定略带嫌弃的推出去。

  李定那表情,仿佛在说:

  你身上怎么就这么一点东西!

  见他这副模样,要不是顾虑太多,张老爷恨不得打爆他的头

  将张老爷推出去,李定就立即一步退入屋子中。

  屋子中,老太太看着‘披金戴银’的李定也是一脸难以置信。

  随后,她不得不感叹一句:

  ‘我大孙子终于开窍了!’

  不过,当注意到李定的右臂时,她却是立即满脸担忧地开口:

  阿定,你的手,你···你没事吧?”

  李定还在傻乐,听到这话随意答道:“没事!”

  此刻,他是真的高兴,张老爷身上这些东西应该值不少钱!

  最后这一步,似乎是一个······

  商机?

  ······

  看着李定退入屋子中,张老爷浑身干净地走到孙管家身边,城主的脸色就立即严肃下来。

  没有管张府的人,他就沉声道:

  “来人,给我将这大胆妖孽拿下,我已看出他不是人!”

  此刻,他已经没说要调查了,而是直接一口将李定说成了妖孽。

  李定如此不识抬举,甚至将他的脸面踩在地上,他又怎会讲情面?

  从之前李定摆了他一道的时候起,李定在他心里就只有一个定义了———

  死人!

  “慢,城主!”眼看城主府的一群人就要冲过去,孙管家赶紧出言阻止:

  “城主大人,还请先听我一言!”

  “孙管家,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城主淡淡地开口。

  孙管家道:“怎么说呢,这房子有点邪门,一般人可能打不破它!”

  城主虽然很想将李定抓住,一雪前耻,可听到这话还是挥手阻止了靠近李定家房子的下属:

  “具体说说。”

  孙管家当即将早上的事情说了一遍,当然,在他的话里,他们自然是受害者。

  孙管家说完,城主看了看那边张府伤痕累累的一众人,心里有些不屑。

  在他看来,那些人怎么可能和他城主府的人相比。

  更何况,这不还有他吗?

  他筑基初期的修为,虽然放在这个世界有些垃圾,可在这个青山城,他自信他说第一,没人敢说第二。

  停顿了一会儿,孙管家最后才道:

  “城主大人,还请一定谨慎,最好先让手下的人试一下,不然可能出事!”

  “孙管家,你是在教我做事?”

  孙管家赶集一躬身:“不敢,不敢,城主大人误会了,小人只是提一点建议。”

  “哼,最好如此!”

  城主冷哼一声,接着看向一众下属:

  “你们先退后,待本城主来看看这房子能有多邪门?”

  虽说孙管家有故意激他的成分,但不得不说他说的有些道理。

  这要是一群属下出手,最后全部受伤,那就不好了。

  其他人全部退后,而城主则是独自一人走向了李定的‘安全屋’。

  看着城主走过去,孙管家走到张老爷身边,小声开口:

  “老爷,你说城主能破开这房子吗?”

  张老爷眼神深邃,全然没有之前那种慌张,幽幽开口道:

  “之前我以为可以,但现在我也不知道。”

  城主自然不知道那边两主仆的对话,此时他已经走到了房子前。

  要是知道,他多半就会明白为什么会有人去举报李定了。

  没有犹豫,暗暗运转体内的灵气,将力量集中到手掌,心里暗喝一声‘裂石掌’,他就狠狠向着身前的房子拍出。

  嘭!

  巨响传出,烟尘四起。

  远处众人只见一个身影倒退而出,正是城主。

  他一连退后几十步才停下,而他前面的地上则是一个个深陷的脚印。

  城主此时心里也满是不可思议,要知道,他刚刚这一掌可是有准备的全力出手,不是之前对着李定拍出的那一掌可比。

  可李定家这房子居然纹丝不动,甚至都没有甩他一粒尘埃!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