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没想当钉子户 6、小城旧事

小说:我真没想当钉子户 作者:一朵飞翔的猪 更新时间:2020-10-18 05:31: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大门不远处的那人,刚开始还有些不明所以,搞不清楚李定要干嘛。

  可是,此刻看到李定那一脸享受的表情,再听到那一句‘艾玛,真香!’,他如何还不明白李定要干嘛。

  明知道李定就是故意在刺激他们,可他就是想冲上去将李定暴打一顿。

  情不自禁的,这人不由更加使劲的挥动手里的锄头,且恶狠狠的瞪着李定。

  李定则没有管他,仿佛吃人间绝味一般将嘴里的饭菜吞下,然后直接看向远处站着的‘芝麻饼’:

  “芝麻饼,来吃饭了,可香了!”

  一边说着,一边李定就往嘴里使劲塞了一口饭,如刚刚一般吃了起来。

  孙管家自然是在李定将门打开的时候就注意到了动静,在李定吃给第一个人看的时候,他的一张脸就仿佛便秘了一般。

  此刻,听到李定的话,脸色却是再变,仿佛吃了一朵飞翔的猪的排泄物一般。

  无可奈何之下,孙管家只能将满腔怒火洒向一群下属:

  “你们都没吃···咳咳咳···你们都是泥捏的吗,给我使劲啊,今天打不破这个乌龟壳,你们就别吃饭了!”

  其中一个下属听到孙管家的吼声,忍不住轻声嘀咕:

  “本来就没吃饭嘛!”

  他旁边一人赶紧踢了他一脚,轻声道:“你不想活了?”

  ······

  不管是‘芝麻饼’的愤怒,还是下属的抱怨,这一切自然都是李定喜闻乐见的。

  将嘴里的饭菜再次以享受的表情咽下,李定就将目光投向了另外一人。

  又是一番热情的邀请,又是一番享受的吞咽。

  一个,两个,三个······

  李定仿佛一个热情的店小二,将视线所见、张府的人都邀请了一遍。

  最后,他不禁感慨:

  ‘牙好酸!’

  不止是牙,每次都要以极其浮夸的表情咀嚼,他的脸部肌肉也有些酸。

  李定头一次发觉,原来吃饭也这么累!

  “看来只能放过其他人了!”

  李定小声嘀咕,不禁有些遗憾。

  牙齿一阵左右晃动,他就准备回到桌子边,老实吃饭,可他还没转身,身后就传来一句让他忍俊不禁的话。

  “大重孙、大曾孙,你们累不累,来吃饭了!”

  李定回头,只见老太太正趴在一个窗户边,向窗户边的人发出热情邀请。

  李定初始震惊,接着只能感叹一句:

  我奶奶还是我奶奶!

  老太太虽然做不出李定那种浮夸的表情,可李定也能想到外面几人的表情。

  刚刚心里的遗憾眨眼间消散,李定直接坐下,开始享受美美的饭菜。

  而老太太则是将屋子里的三个窗户都走了一遍,甚至连李定卧室里那个小窗也没放过。

  每开一个窗,老太太都是一番热情的邀请。

  将最后一个窗户关上,老太太才一脸满意的回到小饭桌旁,脸上带着笑容:

  “阿定,再给奶奶盛一碗!”

  “好,奶奶!”

  李定赶紧接过老太太的碗,开始盛饭。

  一边盛饭,一边李定还不忘大声的询问:

  “奶奶,您大孙子的手艺怎么样,香不香?”

  听到李定的问话,老太太也是大声的道:

  “香!”

  ······

  屋里一老一少的对话暂且不提,屋外攻击李定家房子的一行人,却是越加卖力,一个个都打了鸡血一般。

  此刻不会有人以为他们没吃饭,只会以为他们是吃饱了撑的。

  随着他们的卖力,屋子里某人也是暗地里欢快的数着:

  1 1 1 1······

  孙管家脸色难看,眼看一群人被李定刺激,越加卖力,但是房子还是一如既往,纹丝不动,他就越发觉得憋屈。

  “你们说这房子怎么这么邪门?”

  “是有点邪门!”

  “那你们说,之前城里莫名其妙失踪的人会不会与李定有关?”

  孙管家愤怒中,身后人群的议论内容却是进入他耳中。

  听到这些议论,他愤怒、憋屈的眼神中顿时闪过一丝异样的光芒。

  接着,他回头,看向人群:

  “你们是在讨论,城里每隔几个月就会有人消失这事?”

  “对啊,孙管家,你说会不会和李定有关?”

  人群中有人道。

  孙管家沉思一阵:

  “给你们这么一说,还真有可能,今天这事确实透着古怪,无论是李定家的房子,还是李定!”

  “不是有可能,我看就是,这李定分明就是什么妖物!”

  “李定,你这个妖怪,出来还我儿子!”

  随着一群人讨论,人群中顿时有受害者的家属大声的冲屋子里喊道。

  “喊什么,如果李定真是什么妖物,那你这么一喊,不是就害死我们了!”

  眼看着有几人也想喊,旁边的人立即阻止。

  “对啊!”

  “对啊!”

  “那你们说怎么办吧?我儿子可不能白死!”

  “我看啊,这事必须得报告给城主,不然我们一城的人可能都会死!”

  “对,我看这可行!”

  “走,找城主去!”

  “走,找城主去!”

  “找城主!”

  ······

  一群吃瓜群众说着,就义愤填膺的离开,往城主府的方向走去。

  屋子外有人喊,李定自然也听到了。

  听到一些断断续续的讨论,他的眉毛不禁一挑,接着他开始在脑海中属于‘李定’的记忆里搜索相关的事情。

  仅仅一会儿,李定就知道外面一群人说的是什么是事情了。

  其实,这应该属于这个小城一件怪事:

  这个小城,总会有人莫名其妙的消失,中间相隔的时间不定。

  最少的时候,可能隔一两个月就会出现这样的事情,最长的时候则可能间隔一年。

  这事在‘李定’的记忆中,似乎从他记事开始就有发生。

  发生这种事,自然有人报案,但是每次城主府的人都找不到丝毫线索。

  也有人离开,但离开的人只是少数,原因是这小城实在太偏僻,周围环绕着大山,据说山中更危险,所以大多数人都不敢离开。

  所以,虽然城里每年都会有几人失踪,但人们也只能接受,谁家有人消失,谁家就自认倒霉。

  将有关这事的记忆捋清楚,李定的眉毛越皱越深,他心里也不由泛起一丝担忧。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