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没想当钉子户 4、他想我家隔壁的女娃了

小说:我真没想当钉子户 作者:一朵飞翔的猪 更新时间:2020-10-18 05:31: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两片树叶缓缓飘落,李定的家门前再次陷入一片寂静中。

  短暂的寂静过后,迎来较之刚才还要嘈杂的议论。

  “这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啊。”

  “兄弟,你要不要试试你家房子是不是也这么硬?”

  “额···我家房子硬不硬我不知道,但我肯定比你硬!”

  “你怎么知道?”

  “有人亲口告诉我的!”

  ······

  看到李定家房子前摔倒的下属,孙管家只感觉心里更加堵得慌。

  那种明明很想,但却偏偏得不到释放的感觉,让他浑身较之刚刚更加燥热。

  听到周围嘈杂的议论声,他一双小眼睛幽幽地扫视一圈,接着所有声音就都消失,场中顿时落针可闻。

  收回视线,他才看向一个走到跟前的下属:

  “怎么回事?”

  “我们也不知道啊,孙哥。”这名下属道,“之前死而复生,现在又这样,孙哥,你说是不是·······”

  这小厮的话没有说完,但孙管家也知道他想表达的是什么意思。

  刚刚李定死而复生的时候,他就觉得事情不简单,现在这种情况似乎功更是证明了这一点。

  不过,他依旧觉得不甘,他现在只想快点将李定收拾了,他觉得李定每多蹦跶一秒钟,对他来说都是耻辱。

  低头沉思几秒,孙管家就看向身前的小厮:

  “这样,你让兄们围着这破房子转一圈,到处看一看,试一试,我就不信这破房子没有破绽!”

  “孙哥。”这小厮看向一脸咬牙切齿的孙管家,“那如果还是这样呢?”

  “如果还是这样?”孙管家一双眼睛泛起凶光,“如果还是这样,那就等老爷过来,我已经让人回去通知老爷了。”

  孙管家这种安排也有他自己的考虑在里面。

  原本,见识到李定还有这种本事之后,他就有些心惊肉跳,时刻准备逃跑。

  可是,此刻见一群下属虽然被房子反震,但李定却没有出来对付他们之后,他就意识到,李定估计只能被动防御,不能主动攻击,所以他就有些有恃无恐起来。

  要是李定有对付他们的本事,那他为什么还要缩在屋子中?

  不得不说,这‘芝麻饼’也是有些本事的,短暂的时间内就想到了其中的关键点。

  如果李定知道他的想法,那没准就是一句‘芝麻饼也有灵智了?’

  听到孙管家这话,这小厮虽然心里叫苦不迭,表面却是堆笑道:

  “好的,孙哥!”

  ······

  屋子里,老太太虽然坐在一个小凳子上,可脸上依旧挂着担忧、焦急,眼神每隔几秒钟就看向不远处一动不动的李定,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李定自然知道老太太的担忧,可此刻他也懒得和老太太解释什么。

  此刻,他的大部分注意力都集中在脑海中的信息界面之上,每看到信息界面上的‘被动值’增加1,他的心情就会亢奋一分。

  听着屋外砰砰砰的声音,看着‘被动值’ 1 1 1······

  眨眼间就到28,眼看就要达到30,李定甚至想开门给‘芝麻饼’说一声谢谢。

  ‘不行,不行,这个想法实在太邪恶了!’

  这个念头在脑海中忽一冒出来,李定顿时觉得自己这种想法不行,想在蓝星,钉子户是多么令人讨厌。

  每当在网上看到有关钉子户的报道,他都是嗤之以鼻。

  不过······

  这外面的人是怎么回事?

  怎么停了?

  这怎么能行?

  就在李定思绪纷飞时,他却是发现‘被动值’不再增长了。

  ······

  ‘哎,终究是活成了自己讨厌的模样,我真没想当钉子户啊!’

  心里幽幽一叹,李定就收回注意力,走向门边。

  他觉得他还是十分有必要给‘芝麻饼’说一声谢谢的,毕竟这人帮了他这么多。

  这一刻,李定觉得他是一个十足的知恩图报的好人。

  ······

  屋子外,孙管家看向眼前的小厮:

  “你是说,这房子周围都是一个样,你们根本无法造成一点破坏?”

  “是的。”其中一人道,“孙哥,这破房子的墙壁,无论哪儿,都好像铁打的一般,我们根本挖不动一点。”

  “那就······”

  “吱儿~”

  孙管家刚想说‘那就不挖了,等老爷过来再收拾他。’,可是他话还没说完,就听到了开门声。

  他立即抬眼往李定家的大门处看去。

  ······

  “恶心的芝麻饼儿!”

  李定将门打开,目光刚好对上孙管家投过来的目光,立即友好的开口。

  没有管孙管家那副想要的···咳,想要把他生吞活剥的样子,李定再次开口:

  “芝麻饼,我知道我长得很帅,但你也别这么看着我啊,我不喜欢芝麻饼的。”

  孙管家:“·······”

  “真的,我这次出来就是想真诚的对你说一声谢谢!”

  一边大声的说着,一边李定就在门边向着孙管家一鞠躬:

  “谢谢,你真是一个好人!”

  李定的表情认真,语气真诚,若是不了解内情的人看到这一幕,恐怕真的会认为孙管家帮了他大忙。

  可是此刻在这里的人,明显都是了解内情的。

  所以,看着李定那副模样,听到李定的话,他们的表情顿时变得有些微妙起来。

  这种状态,通俗点说就是———憋笑。

  其中一个妇人怀里的孩子刚想笑,他母亲就立即使劲掐了他一下,这孩子顿时哇哇哭起来。

  孙管家满脸怒容,听到孩子哭声顿时回头:

  “怎么了?”

  这妇人身子一哆嗦,赶紧道:

  “没···没有,孙管家,他就是有些想我家隔壁的女娃儿了。”

  这妇人说完,人群中再次响起一个孩子的哭声,孙管家眼神不善瞟向那个地方。

  觉察到孙管家的眼神,那个孩子的母亲也是赶紧开口:

  “孙···孙管家,这娃儿也想我家隔壁的女娃了,我这就带他去找那女娃。”

  说完,这妇人就赶紧带着孩子离开。

  看着两人离开,孙管家的脸色已经由火红色变成了酱紫色。

  他又不傻,自然能猜到一二,所以他看向站在门边,一脸笑容看着他的李定,心里越发气愤。

  如果刚刚他还有些懵的话,那此刻他就已经明白了,李定这小杂碎是故意在挑衅他。

  不过,接着他又有些想不明白,因为李定以前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也略有耳闻。

  想不明白就不想,看着一脸笑意的李定,他的牙齿就磨得咯咯响:

  “去,给我继续砸,我还就不信了,他能一直坚持!”

  “孙哥,可是······”

  “没听到我的话吗?”

  听到孙管家的话,一众下属顿时心里暗骂,只有砸过的人才会明白,那种反震之力是多么让人难受。

  但是,作为下属,他们也不敢违抗孙管家的命令,只能依言照做。

  李定站在门边,看着一群人再次提着锄头走到自家墙边,开始挖、砸,脸上笑容不减,向着对面的孙管家就再次一鞠躬:

  “谢谢,你真是一个好人!”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