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没想当钉子户 1、开局钉子户?

小说:我真没想当钉子户 作者:一朵飞翔的猪 更新时间:2020-10-18 05:31: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清风拂过树梢,树叶轻轻抖动,将身上最后一丝黑夜带来的冰凉驱散,然后以一副好戏者的姿态看向下方。

  “呜呜呜,我可怜的孙儿,你们怎么忍心,你们怎么忍心······”

  树下,三道交汇处,一个老妇人呜咽着。

  老妇人身体佝偻,花白的头发由一根树枝别着,脸部肌肉松垮,拄着一根平平无奇,一眼就能看出是在路边随便拾起的木棍。

  而在她的对面,则是站着一群以一个肥胖中年为首的人,这些人无一例外,全部提着锄头。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一下,这个肥胖中年的长相了。

  因为他长得实在是很有特点,属于在茫茫人海,也能一下就引起他人注意那种。

  两只小小眼睛,落在一张油腻的脸上,活脱脱一张芝麻落得只剩中间两粒的黑芝麻饼。

  至于他的嘴巴、鼻子,偏平得可以忽略不计,茫茫人海突然出现这样一张芝麻烧饼,想不引起注意都难。

  此刻,这肥胖中年没有听到老妇人呜咽的话语一般,吼道:

  “老不死的,我警告你,赶紧给我滚开啊,别挡着我们!

  你要清楚,你家这块地可是我家老爷买下的,要是耽误了我家老爷的大事,你能负责吗?”

  老妇人泪眼婆娑,回头看了看:

  “可是,你们···你们怎么忍心···呜呜呜···”

  老妇人说着再次呜咽起来。

  肥胖中年瞬时小眼一瞪:

  “老家伙,我警告你,饭可以乱吃,但话不能乱说啊!

  你这傻孙子出事完全是意外,是他自己失足,你可别赖到我们头上。

  这事就算闹到城主那儿,我们也不会理亏,小心我们告你污蔑!”

  “明明就是你们···呜呜呜···”

  老妇人一脸悲伤。

  肥胖中年脸色变得狰狞起来,直接向身边的两人丢了一个眼色,然后看向老妇人:

  “老不死的,我没功夫和你废话了!

  拆!”

  随着肥胖中年的话落下,他身边的两人走向老妇人,而其他人则是提着锄头走向老妇人身后的房子。

  “啊,你们不能···不准你们拆我家房子!”

  眼看这些人靠近,老妇人立即张开手臂,嘶吼起来。

  可是,走向她的可是两个身强力壮的年轻人,她羸弱的身子很快就被两人制住,拖开。

  “求求你们,求求你们,求求你们别···别拆我家房子!”

  被拖开,老妇人的嘶吼变为哀求。

  可是除了周围的吃瓜群众指指点点,根本没有人理会她,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一群人靠近自家房子。

  老妇人眼里的愤怒渐渐被绝望取代,她认命地准备闭上眼睛。

  “孙管家,别急啊,你那么猴急干嘛?”

  可是,在她即将闭上眼睛的瞬间,一个略微轻挑、青涩、沙哑的声音却是突然出现。

  听到这个声音,老妇人顿时睁眼,眼里的绝望也是眨眼间消失,转而出现激动、喜悦之色。

  不同于老妇人的喜悦、激动,其他人听到这个声音却皆是瞳孔一缩,接着眼里出现震惊、难以置信!

  原本喧嚣,略带混乱的场面,因为一个突然出现的声音而诡异的安静下来,变得落针可闻。

  短暂的惊讶、愣神过后,肥胖中年,也就是孙管家最先反应过来,他直接向房子前,声音的来源看去。

  视线所及,只见一个身着灰色、打着补丁布衣,脸色苍白,下巴挂着鲜血的青年正有些吃力的从地上挣扎着起身。

  青年约莫十五六岁的样子,虽然脸因为血迹、泥垢有些花,可隐约能看到泥垢、血迹下的皮肤十分细嫩、白皙。

  皮肤胜过在场所有人,青年的五官也是如此,纵然血迹、泥垢也掩盖不住那一张盛世美颜。

  若是他将脸洗干净,放在现在,颜值绝对上平哥哥,下打四王。

  或许是身子太过虚弱,青年花了好一会功夫才站定,稳住身子。

  长出一口气之后,青年伸手往后脑勺抹了一把,白皙的手掌顿时被鲜血染得血红。

  青年一阵龇牙咧嘴,深吸一口气才低声嘀咕道:

  “下手还真狠啊!”

  当然,青年这话自然只有他自己能听见。

  若有所觉一般,青年抬眼刚好对上孙管家投过来的目光,他顿时咧嘴一笑,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

  看着青年的一口白牙,孙管家好半晌才反应过来,然后吞吞吐吐的道:

  “你不···你不是···”

  孙管家明显情绪波动太大,好半晌没有吐出一句完整的话语。

  青年则是收起笑容,接着他的话道:

  “孙管家,我不是什么?”

  听到青年这话,孙管家顿时闭口不言,只剩两粒芝麻似的眼睛在油腻的脸上晃悠。

  直至孙管家和青年的对话落下,场中其他人才反应过来,接着一群吃瓜群众指着青年一阵指指点点。

  虽然因为声音嘈杂,听不清他们具体在说什么,但能听到诸如‘不可能’、‘死了’······等等字眼。

  走到房子前准备拆房子的一群小厮也是停下,震惊过后就把目光投向孙管家,显然是在等他的指示。

  除了初始的震惊,此时这一群人之中,许多人的眼神之中还带着恐惧之色。

  孙管家一阵惊疑不定,一副很纠结的模样。

  不过,他还在纠结时,青年的声音却是再次传来:

  “孙管家,你看能不能给我一点时间,让我把家里的家具搬出来?”

  听到这话,孙管家一时间没有搞明白青年什么意思,所以只是皱着眉头,没有说话。

  青年显然也注意到了孙管家的疑惑,他继续道:

  “你们要拆房子,我让你们拆,但是需要给我一点时间把家具搬出来。

  张老爷这么英明神武、德高望重的人,应该不至于做出赶尽杀绝的事情吧?

  总要给我们一点活路不是?

  要是你们把家具也毁了,那我和奶奶还怎么生活?”

  青年口中的奶奶自然就是老妇人,此时她已经挣脱两个小厮控制,来到青年身边。

  见青年说完,她才赶紧一脸关切的开口问道:

  “阿定,你怎么样,你···你没事吧?”

  青年轻轻拉过她的手,放在手心拍了拍,示意自己没事,然后将目光继续投向孙管家。

  孙管家一阵犹豫之后才笑着开口:

  “我家老爷自然不会做这种事情,那我就给你们一个时辰时间,一个时辰之后,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今天我也要把这房子拆了!

  你要明白,这房子已经被我家老爷买下了!”

  青年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他能怎么办?

  他不得不妥协,不然,那不就是打自家老爷的脸吗?

  不过,虽然同意了青年的建议,但他也强势表明了态度。

  他的话落下,青年咧嘴一笑,道:

  “谢谢张老爷,谢谢孙管家。”

  说完,青年就扶着老妇人转身向身后的房子走去。

  ······

  孙管家看见两人走进屋子中,脸色一阵变换后才对着身边的一人勾勾手,那人走到他身边,并俯身到他嘴边。

  孙管家不知道在交代着什么,十来个呼吸之后,这人就转身往人群外走去。

  而孙管家则是将一双眼睛眯到没有一般,眼神幽幽地盯着李定刚刚关上的大门:

  不管你是个什么东西,今天你必死!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