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捡漏高手沈洲楚岚 第134章 狗急跳墙

小说:重生捡漏高手沈洲楚岚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8-11 14:25:16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连高波都目不转睛的盯着老陈。其实他们就是奔着那只酸菜坛子来的。

  至于那两把太师椅,根本就不在他们考虑范围内。

  如果老陈答应的话,他们就会把它们一起买走。否则的话,这笔买卖也就算了。

  因为仅仅买那两把太师椅,利润确实太小。

  老陈貌似憨厚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狡黠的神色来。

  “二位,当着名人不说暗话。事情已经过去那么多年,我不妨告诉你们。这只坛子是当初从贵族墓葬里挖出来的。因为外面查得紧,有人把它寄存到我们这里。当时他告诉我,这只瓷坛很值钱,等他回来后,会给我一笔不错的寄存费。结果过去了十几年,他一直也没回来,估计是出了事。如果你们想要的话。我可以让给你们。不过价格我们要研究一下!”

  这下古咸平和高波面面相觑的。

  他们本来打算捡个漏,却没想到,对方早已经心知肚明。

  古咸平走到坛子跟前,把上面泥土擦干净,并把它抱起来。

  瓷坛里装着半下酸菜,倒是很沉。在坛底,印着“大明成化年制”字样。

  看到它,古咸平眼睛就是一亮。

  因为成化瓜皮绿釉瓷器传世很少。每一件都是珍品,并不比元青花差多少。

  他点点头,说道,“陈先生,你说吧,打算多少钱出手?”

  老陈低着头寻思了一会,“既然您感兴趣,那我们就让一步。这只坛子要八千万,加上那两把太师椅,一共一个亿,您看怎么样?”

  听到他要的价,古咸平脸色就是一变。手机端sm..

  高波轻轻碰了他一下,之后跟他走到一边,低声商量这件事。

  沈洲特意侧着耳朵仔细听了听。

  高波正说道,“古先生,据我所知,在去年的龙港拍卖会上,一只成化瓜皮绿釉的小洗,就卖了两个亿。这只瓷坛也是一件难得的珍品,卖两个亿应该不成问题。再加上那两把太师椅,我们还是很有赚头的。”

  给沈洲的感觉,古咸平虽然曾经是博物馆馆长,可他性格有些古板,并不像宋浩轩那样圆滑。

  这种性格的人,很容易落入人家设计好的圈套。

  特别是这个高波也有些不正常。

  他更像个牵线的,跟别人做好了套,然后再把古州轩给拉进来。

  因为古咸平要开奉阳城最大古玩店的事,在圈内已经传开。

  别人都知道,他手里资金很充足。

  或许正是看中这一点,对方才找到他。

  这让沈洲想到徐诗涵跟他说过的话,难道钱有为的目标是他?

  古咸平似乎跟高波很熟,不知道为什么,高波会跟外人勾结算计他。

  古咸平皱着眉头,一直也没拿定主意。高波在一边不停劝解他。

  古咸平脸色有些发红,然后像下定了决心似的,用力一跺脚。

  “好吧,这三件东西我要了!就当做镇店之宝吧!”

  高波脸上满是兴奋的神色,跟古咸平一起走到老陈跟前。

  “古先生办事非常痛快,你们也算遇到了真正的买主。大伙办事要干净利落才行!”

  老陈答应着,把账号给了古咸平。古咸平打算给他打款。

  虽然沈洲对古咸平没什么好印象,可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被人算计。

  沈洲走到酸菜坛跟前,蹲在旁边,自自语的说道,“这只酸菜坛倒是不错。就是颜色有点过于鲜艳,裂纹也有些大。”

  沈洲故意用这两句话点醒他。作为曾经的博物馆馆长,古咸平当然一点就透。

  古咸平的手立刻停下,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沈洲。

  他是学院派的,当然没有什么实践经验,甚至和宋浩轩相比,也有很大差别。

  他忽然明白过来,沈洲所说的两点,正是真品和仿品之间的差别。

  眼看就要成功,结果沈洲的两句话,让古咸平改变了主意。

  不仅老陈,连高波也是有些怒不可遏的。

  他走过来踢了沈洲一脚,“收破烂的,这里没你的事,赶紧滚!别在这胡说八道!”

  沈洲当然不会被他给吓唬住。

  他站起身来,跟古咸平说道,“古先生,您这位朋友很不可靠。为了一点利益,居然出卖你。”

  古咸平并没仔细看过沈洲,听他说话声有些熟悉,才仔细看了看,很快就认了出来。

  疑惑的问道,“你是沈先生?”

  没想到古咸平居然跟沈洲认识,并且好像还挺熟的样子。

  这下高波有些慌了手脚。他朝着另外两个人使了个眼色。

  老陈他们脸上满是狠色,凶巴巴的盯着沈洲等人。

  沈洲不紧不慢的说道,“诡计被戳窜,狗急跳墙了吗?一定是钱有为指使你们这么干的吧?”

  一听到“钱有为”三个字,老陈他们脸色立刻变得非常难看。

  沈洲冷笑着说道,“是老郑和徐诗涵让我来戳窜你们这点小伎俩的。他们很快就会赶来,看你门还往哪里逃!”

  老陈他们彻底被吓了个半死。

  他们虽然不怕沈洲,倒是没少听说徐诗涵和老郑的名号。

  他们向着周围看了看,见院里除了他们之外,并没有别人。

  沈洲能够如此精准的找到这里来,说明他们真被盯上了。

  老陈当然不傻,反正也没什么损失,先脱身再说!

  他朝着另外一个人使了个眼色。他们两个像兔子似的,向着院子后面逃去。

  高波气得直跺脚,想要跟着他们一起逃。

  可他和古咸平关系不错,当然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他有些尴尬的看着古咸平。

  古咸平怒不可遏的盯着他,“老高,你真够过分的!居然勾结别人算计我!”

  高波腿一软,一下子坐在地上。

  苦着脸说道,“最近因为手头紧张,一个姓钱的找到我,并跟我说了这件事。他说事成之后,给我五百万!都怪我财迷心窍!”

  他不停的打着自己嘴巴。沈洲问古咸平,“你打算怎么处置他?”

  古咸平有些为难。如果把他送进去,估计没个几年,是没法出来了。

  他还有一家老小要养。既然自己没受什么损失,那就算了。

  他踢了高波一脚,“要不是看在你家人的份上,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听古咸平的意思,似乎不想再追究。高波赶紧说道,“谢谢你,古先生!”

  古咸平再次走到酸菜坛子跟前,仔细看了看,他的脸立刻变得煞白。

  这果然是一只民国时期的仿品,充其量值几千块而已。

  更令他生气的是,连那两把紫檀木椅子也被人做了手脚。

  不过是外面包着一层紫檀木皮而已,里面却是榆木的。

  古咸平在博物馆干了大半辈子,从来没遇到过这种事情。

  他后怕不已,满头大汗的说道,“谢谢你,沈先生。要不是你帮忙,这次我真亏惨了!”

  沈洲摇摇头,说道,“古先生,只能怪你交友不慎!”

  方盛刚才还满脸欣喜的看着酸菜坛子,听到沈洲解释后,才知道又遇到了赝品,有些失望。

  这个时候,天已经彻底黑了。

  因为山路很难走,古咸平问沈洲,“你们住在哪里?”

  他打算在村里过一夜,明天早上再走。

  沈洲说道,“宋伯伯也在,我们一起过去。”

  “老宋也在?”古咸平有些尴尬。

  昨天还跟宋浩轩吵了一架,自己当场走人,把宋浩轩和沈洲给晾在客厅里。

  结果今天又受到人家恩惠,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宋浩轩。

  他瞪了高波一眼,怒道,“都怪你!”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