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捡漏高手沈洲楚岚 第106章 重蹈覆辙

小说:重生捡漏高手沈洲楚岚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8-11 14:25:1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刘国辉跟他站在同一条战线上。对于上次差点被刺瞎眼睛的事,一直耿耿于怀的。

  如今终于有了出口恶气的机会,当然不会放过。

  他冷声说道,“这个小子,不过运气比我们好一些罢了,没什么真本事。”

  冯允看着沈洲,皱了皱眉头。虽然沈洲在奉阳城很有名气,可他却没听过说这个人物。

  冯允一向心高气傲,当然不会把这个年轻人看在眼里。

  似乎看出来他的不屑,楚凡笑着说道,“沈先生,您就别客气了,尽管来吧!”

  沈洲当然明白他的意思。他站起身来,走到那只头盔罐跟前。

  行家伸伸手,便知有没有。沈洲早就已经做到心里有数。

  他只是随便看了看,就说道,“好了。”

  许震云冷笑着说道,“不管在奉阳城,业内人怎么捧你。到了这里,是要靠实力说话的。如果弄错了,可是非常丢脸的事。”

  他在一边冷嘲热讽的,沈洲当然不会跟他一般见识。

  他回到原处,稳稳的坐在那里。楚岚倒是替他捏了一把汗。

  这里当然跟奉阳城不同,还有冯允这种大师级别的人物坐镇,真是一点也马虎不得。

  楚凡说道,“那么请许先生也来看看吧!如果能够确定下来,楚家肯定不会亏待你。”

  许震云倒是很沉稳,背着手走到桌子跟前。

  先仔细摸了摸瓶子上的纹饰,之后又把瓶子抱起来,看了看下面的印章。

  印章虽然有些破损,可仍旧能够分辨清楚,写着大明成化年制。

  他用手指弹了弹瓶身,再把耳朵贴到瓶子上,仔细听了听。

  他确实异常谨慎,因为这次跟以前不同,关键时候,当然不能再掉链子。

  在上京的名气能否再上一个台阶,就看这次鉴定结果了!

  最后,他用放大镜,把每一个花纹都用心的看了一遍。

  这才说道,“好了。”

  他胸有成竹的回到座位上,并斜着眼睛看了看沈洲。

  沈洲低着头坐在那里,表情平淡如水,从他脸上,看不出一丝痕迹来。

  许震云哼了一声,“上次在奉阳城,你让我颜面尽失,这次我绝对要找回来!你别想安然离开!”

  虽然他比不上四大家族,甚至跟楚家相比也相差甚远。可找几个人收拾沈洲一顿还是难不住他的。

  许震云鉴定完后,就轮到了刘国辉。

  他们两个能力差不多少,不过是二流鉴定师而已。

  刘国辉也怕看走眼,把浑身解数都使了出来。手机端sm..

  大约用了半个多小时才回来,并不停擦着头上的汗水。

  大伙表情异常凝重,楚家花一个亿买到手的物件,如果被证明是赝品,就算他们财大气粗,也是一个很大的打击。

  楚凡最后才走到主席跟前,很客气的说道,“冯先生,麻烦您帮忙看看吧。”

  冯允扭头看了看楚成业。楚成业朝着他做了个请的手势。

  冯允这才向着那张桌子跟前走去。他背着手,表情异常淡定。

  先是围着桌子转了两圈,然后才轻轻的把瓶子拿起来,放在手里掂了掂。

  虽然不同年代的头盔罐外观有些相似,可重量多少还是有些差别的。

  他特意把它放在鼻子跟前闻了闻,最后看了看瓶子上的花纹,并用手指蹭了蹭,之后才回去。

  楚成业努力想要从他脸上看出什么来,结果冯允一副古井无波的表情,看不出一丝异样来。

  楚家人觉得,在场的四名鉴定师中,只有冯允的话最有力量。

  无论是沈洲,还是许震云,刘国辉不过是陪衬而已。

  这位冯大师可不是谁都能请得来的,楚家花了大价钱,他才肯赏脸。

  楚凡也有些紧张,他却没急着征求冯允的意见,而是问沈洲,“沈先生,请您发表一下看法吧。”

  沈洲不紧不慢的说道,“是真品。”

  楚凡很会察观色,当然能看得出来,许震云脸上的不屑。

  “许先生,你的看法如何?”

  许震云说道,“楚先生,我们鉴定师最讲究的就是实事求是。虽然这件事对你们影响很大,可我还是要告诉你们,这是件赝品。”

  楚凡脸色微微一变。

  可许震云的话,也不能全部当真,只有冯允的话才最有价值。

  他微微点头,然后去问刘国辉的意见。

  刘国辉说道,“我和许先生的看法一样,这是件赝品。”

  这下,连楚成业的脸色也变得很难看。

  虽然沈洲说是真品,可毕竟在上京,他一点名气也没有。

  许震云和刘国辉的名气要比他大得多。

  听他们这么说,连韩阳也满脸得意的神色。

  如果能让沈洲在众人面前丢脸,那么楚家老爷子或许会改变当初的决定,那么自己也就有了机会。

  他特意斜着眼睛,看了看楚岚。

  楚岚瞪着毛茸茸的大眼睛,似乎正在替沈洲担忧。

  在韩阳看来,虽然大伙其乐融融的坐在一起,其实这就是一个没有硝烟的战场。

  沈洲所说的每一句话,做的每一件事,对他的影响都很大。

  楚凡最后走到主席跟前,问道,“冯大师,您怎么看?”

  冯允说道,“楚先生,那位许先生说得很有道理,真的就是真的,假的永远真不了,这种事只有一个结果。”

  听他这么说,楚成业也就多少明白了。

  他的表情有些沮丧,可他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物。

  一个亿的损失,还没法彻底击倒他。

  他吸了一口气,说道,“冯大师,您说吧。我们请你来,就是想要您给我一个确切的答案。”

  “你能这么想就好,根据我的观察,这是一件赝品。”

  他这句话刚刚说出口,虽然楚成业有了心里准备,可身子还是一晃,差点从座位上栽下来。

  许震云脸上却满是惊喜的神色,低声说道,“这下谁有多少斤两,终于水落石出了吧?”

  既然在场的四位鉴定师中,除了沈洲之外,别人都说它是赝品,那么这件事,也就没什么好怀疑的了。

  沈洲仍旧很冷静的坐在那里。

  他问冯允,“冯大师,我想请教一下,您觉得它是什么年代的物件?”

  冯允看了沈洲一眼,在他眼里,沈洲不过是个不经世事的年轻人而已。

  这种事,根本就用不着别人解释。

  可他仍旧耐着性子说道,“在我看来,这应该是一件民国时期的仿品。因为无论是外观,还是工艺,都很附和民国瓷器的特点。那两位先生,估计也是这么看的吧?”

  “不错,”许震云忙不迭的说道,“它的外观过于整齐,花纹也很鲜艳。明朝时期的物件,多半达不到这样标准。”

  听到他们的解释,沈洲微微一笑。

  “冯大师,虽然明朝瓷器一般都是手工制做成,难免会有些粗糙。可还有一个特点,难道你忘记了吗?”

  沈洲的话说得一点都不客气。

  作为大师级别的人物,很少有人用这种语气跟冯允说话。

  他脸上浮现吃一丝愠色来。连楚凡也有些不耐烦,“沈洲,注意一下说话的语气。”

  “就像冯大师所说的,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那我要洗耳恭听了!”冯允冷笑着问道。

  不过是个一知半解的小子,居然敢在这里班门弄斧!

  沈洲站起身来,走到那张桌子跟前。

  “冯大师,您吃过一次亏,难道还不吸取教训吗?那次也是一只明成化的青花瓷花瓶,却被您鉴定为民国物件,结果让人捡了个漏。我没说错吧?”

  冯允先是一愣,然后霍的站起身来。愣眉愣眼的打量着沈洲,结结巴巴的问道,“你……你怎么知道?”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