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捡漏高手沈洲楚岚 第105章 岁寒三友

小说:重生捡漏高手沈洲楚岚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8-11 14:25:16 源网站:网络小说
  nbsp

  楚家预定的包间在三楼,门口铺着一条红色地毯,里面倒是很安静。

  见他们过来,一名接待人员赶紧躬身做了个请的手势,之后把房间的门推开。

  人已经到齐了,整个房间里,一共摆着四张桌子。

  随着沈洲和楚岚出现,大伙的目光都落在他们脸上。

  楚熙宽迎过来,说道,“岚妹,你到这边来。沈先生,请到那边就坐。”

  楚家人当然都坐在首席周围,其中包括楚成业,楚凡,楚熙宽,楚熙文,以及一些楚家子侄辈的人物。

  另外还有两张桌子,三张桌子呈品字形。

  在三张桌子中央,摆着一张八仙桌,上面放着一只漆盘。

  漆盘里的东西被一块红色绸布遮盖着,高高的鼓了起来,看不清楚是个什么物件。

  其中一张桌子旁边,坐着的都是楚家直近亲属,以及一些公司里的高管。

  在最后一张桌子旁边,也坐着五六个人。看到他们,沈洲眉头微微皱了一下。

  除了韩阳之外,在他身边还坐着两名五十多岁的中年人。他们正黑着脸盯着沈洲。

  真没想到,韩阳和楚熙文果然够阴险,居然把他们给请了来。

  这两个人沈洲都认识,一个是曾经帮皮川鉴定青铜残片的刘国辉,刘先生。

  另一个人就是被周群手下用鞋底把脸抽肿的许震云。

  还真是冤家路窄!

  他们瞪着沈洲的眼睛里,像是要喷出火来。

  韩阳则满脸得意的神色,在他身后站着两名手下,都面色不善的瞪着沈洲。

  当看到护在沈洲身后的两个人时,韩阳就是一愣,他没想到,沈洲居然也有手下。

  有人指引着沈洲,在韩阳那张桌子旁边坐下。

  跟他同桌的还有几个人,沈洲并不认识他们。

  见对方气势汹汹的模样,楚岚也替沈洲捏了一把汗。

  虽然沈洲给沈成业的印象很好,可这些家务事都由楚凡做主。

  楚凡打算给沈洲点颜色瞧瞧,他当然更倾向于跟韩家联姻,这样他们得到的利益更多。

  沈洲大模大样的坐下,贺勇和郑博则站在他身后。

  许震云就坐在沈洲身边,冷着脸,问道,“小子,当初我说过什么,你还记得吗?”

  沈洲斜着眼睛,看了看他。

  “许先生,你嘴巴好了吗?我还以为,这辈子你都不能说话了!”

  想到那次被周群打得嘴巴肿了好几天,许震云就是一肚子气。

  听沈洲提到这个茬,他更有些怒不可遏的。可碍于楚家的面子,又不好发作。

  他哼了一声,说道,“我当初说过,如果你敢踏进上京一步,我就让你有来无回。”

  沈洲不紧不慢的说道,“就怕你没那个本事,如果怕我就不来了。”

  跟他相比,刘国辉倒是收敛很多,只是铁青着脸,坐在一边,一不发的。

  他知道,沈洲和四爷关系不错,他并不敢得罪沈洲。

  不过,这个家伙肯定也没打什么好主意。

  韩阳幸灾乐祸的看着沈洲。

  这张桌子周围的人,多数都针对着沈洲,这正是他想要的结果。

  他要把白天时,丢的面子全部找回来!

  令沈洲意外的是,在楚家所在的那桌子旁边,除了楚家人之外,还有一位大约六十几岁,面色红润的老者。

  楚成业亲自陪在他旁边。

  他头发全白了,脸色倒是很好,一双眼睛非常有神。

  这个人沈洲前世倒是见过,正是上京四位鉴定大师之一,冯允。

  在收藏界,冯允可是一跺脚,整个上京都跟着震颤的人物。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他自视奇高,就算花重金,也不一定能够请到他。

  楚成业如获至宝似的,让他坐在自己身边,对他非常尊敬。

  看着这个场面,沈洲就知道,这顿饭肯定不是那么容易吃下肚子的。

  虽然楚家表面上很信服他,这也是对他的一次考验。

  见宾客全部到齐,楚成业站起身来。

  “各位,我们楚家来了几位尊贵的客人,我又请来了冯大师,可谓是高朋满座。大伙不要客气,酒足饭饱之后,我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解决。”

  说这句话时,他的目光特意从沈洲和刘国辉等人脸上滑过。

  刘国辉仍旧是一副古井无波的模样。

  许震云倒是很喜欢说话,“楚先生,您尽管放心,我们肯定不会看走眼的。”

  楚成业微微点头,他脸色有些难看,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

  楚成业坐下,大伙开始吃饭。

  不过大伙更关注的是,漆盘里装着的是个什么东西。

  楚家把大伙请来,除了吃饭之外,最主要的还是为了漆盘里的物件。

  见大伙酒足饭饱,纷纷放下筷子。

  楚成业才说道,“不瞒各位,我们楚家最近收了一个物件。本来打算,过两天龙岗拍卖会开始时,把它拿去拍卖。虽然经过楚家鉴定师鉴定过,可我心里还是很没底所,所以才让各位帮忙看看。”

  能让楚成业如此挂念的东西,肯定价格不菲,至少也是亿万级别的物件。

  他的目光落在冯允身上。

  冯允微微点头,“楚先生,在座的多数都是收藏界的精英,肯定会给你一个答案的。”

  楚成业苦着脸说道,“冯大师,您可能不知道,买下它时,我冒了很大风险。因为我们家的五位鉴定师,有三位说它是真品,两位说是赝品。我有些拿不定主意,可古玩这种东西,本身就有很大的赌博成分,所以我一咬牙,就把它给买了下来。”

  听他这么说,连冯允脸色也变得很凝重。

  鉴定一个物件时,难免会有分歧。

  可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这样更考验鉴定师的能力。

  冯允说道,“楚先生,那就让我们开开眼吧!”

  楚成业吩咐楚凡,把漆盘上面的红绸子掀开。一只美轮美奂的瓷瓶从下面露出来。

  它整体是青花瓷材质的,上面绘着梅竹菊,岁寒三友纹,盖似头盔,器型丰满,直口丰肩,腹下逐渐收拢,通体浑圆,这是一只头盔罐。

  看到它,在场的人都不由得发出一阵惊呼声。

  “果然是难得一见的珍品!”

  虽然冷眼看这个东西很不错,可具体是不是真品,还得经过鉴定才行。

  楚凡站在头盔罐旁边,他的表情也很严肃。

  “各位,我们楚家花了一个亿,才把它买到手,虽然冒了很大风险,可富贵险中求,想要买到宝贝,本来就是一件冒险的事情。”

  他说得倒是很有道理,这种古玩本来就是假的比真的还多。

  就算冯允那样大师级别的人物,也难免有看走眼的时候。

  所以他们才特意把几位比较有名气的鉴定师都请来。

  虽然许震云只是一名二流鉴定师,可韩家在上京的人脉很有限,再加上韩阳的推荐,只得请他来帮忙,

  许震云顺便也把刘国辉也给找了来。

  楚凡的目光落在沈洲身上,“沈先生是奉阳城最有名气的鉴定师,简直如雷贯耳。要不,沈先生您先看看?”

  他的话音刚落,许震云便发出一声嗤笑。

  “还顶级鉴定师?当初还不是把一只赝品,当成了祖传的珍品?”

  ,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