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捡漏高手沈洲楚岚 第37章 子冈玉牌

小说:重生捡漏高手沈洲楚岚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8-11 14:25:1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听他所说,沈洲才明白过来,原来是让他来鉴定古玩的。

  他的目光落在那几名鉴定师脸上,其中包括刘京山,他们都是一副灰头土脸的模样。

  沈洲走到柜台里面,红衣女子把一块玉牌递给他。

  玉牌呈长方形,长约七八公分,宽约四五公分,羊脂白玉的底子。

  一面雕刻着牧童遥指杏花村的图案,另一面则刻着杜牧那整首清明诗。

  雕刻得细致入微,人物神态栩栩如生,十分精美。

  另一面的诗句,笔画遒劲有力,立体感很强。

  这样精美的玉牌倒是非常罕见。

  而更加特别的是,在玉牌侧面,一个很不起眼的地方,刻着“子冈”两个阳文。

  周宏运苦着脸说道,“就是因为没法确定它是否真的子冈玉牌,我们才找你来帮忙。”

  子冈玉牌异常珍贵,也十分罕见,肯定价格不菲。

  近代仿制的子冈玉牌也是层出不穷,其价格当然有着天差地别。

  沈洲仔细的看着那块玉牌。

  他也很纳闷,以周家的实力,如果无法确认玉牌的真假,完全可以不收的。

  看来他们这次遇到了硬茬。

  见沈洲翻来覆去的看着那块玉牌。

  红衣女孩凶巴巴的说道,“我就知道你们蛇鼠一窝!这是我祖传的子冈玉牌,五百万抵押给你们,等我资金周转过来再来赎当。”

  她声音清脆,像铜铃在摇动着。

  沈洲对于玉牌颇有研究,看了几遍之后,心里就有了数。

  跟周宏运说道,“周先生,这块玉牌押五百万,应该没有问题。”

  听沈洲这么说,周宏运就可以确定,这是真正的子冈玉牌。

  子冈玉牌传自明朝雕玉神手陆子冈之手,传下来的每一件都是精品。

  最特殊的是,只要是经过他手的玉牌,总会在某个不起眼的地方,雕刻着“子冈”两个阴文或者阳文。

  就算给皇帝老子的也不例外!

  随着子冈玉牌名气越来越大,好多仿品也应运而生。

  想要鉴别真假,并不是一件容易事。万一看走眼,那可是数百万,甚至数千万的损失。

  所以周宏运被逼无奈,才特意把沈洲请来帮忙。

  红衣女子看了周宏运一眼,语气缓和了一些,“他还是有些眼力的。你们典当行就是个吸血鬼,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要不是因为急着用钱,我才不会把它当掉。不过你们要把它给我保存好,很快我就会来赎的。”

  看着她凶巴巴的模样,周宏运犹豫了一下。

  跟沈洲说道,“沈兄弟,这件东西的风险有些大,我们不想收这种当品。”

  周宏运也是个老滑头,因为红衣女子很难惹,他就打了退堂鼓。

  女孩怒道,“你们典当行不就是开门做生意的吗?凭什么不收我的东西?不把它收下,你们别想做生意!”

  典当行本来就是主大欺客,客大欺主。

  连那些手下都被她打得满地找牙,周宏运彻底没了主意。

  这位红衣美女像是是特意冲着周家来的。望着她凶巴巴的模样,周家人彻底哑了火。

  周宏运开了这么多年典当行,还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主。

  这真是请神容易送神难。

  他只得跟沈洲商量着,“小兄弟,我知道,你这个人办事很豁达。要不你跟她商量一下,让她把这块玉牌押给你。要是你能把这位瘟神请走,我们肯定感激不尽!”

  沈洲当然知道,这只老狐狸要把这个麻烦推给自己。

  女孩因为发怒,脸色微红。

  或许她真遇到了什么麻烦,才急着把这件祖传的宝贝抵押出去。

  他点点头说道,“好吧,我不怕麻烦,这位小姐,你要是不嫌弃的话,跟我来吧。我暂时当一回典当行老板!”手机端sm..

  女孩用疑惑的眼神看着沈洲。

  周宏远赶紧说道,“这位沈先生可是大名鼎鼎的古州轩店主,实力雄厚。把玉牌压给他,肯定不会出错的。”

  “好吧。”女孩终于点头,周宏运这才松了一口气。

  周群把他们两个送到门外,沈洲的车没开回来。就跟周群说道,“周兄,麻烦你开车送我们一程!”

  周群答应得非常痛快。只要能把这位瘟神请走,什么事情都好商量。

  在路上,沈洲才知道,这位美女名叫徐诗涵。

  从上京到这里来办事,因为资金运转困难,迫不得已才想把玉牌抵押。

  听到她的解释,沈洲心里才踏实了一些。

  他虽然不像周宏运那么狡猾,可是他也知道,收藏行业有很多陷阱,一个不小心就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父亲就是他的榜样,所以每做一件事,他都非常小心。

  到了古州轩门口,等他们下车后,周群像逃命似的,开着车跑了。

  沈洲领着周诗涵进了店。

  陈叔等人正在忙活着,见沈洲跟美女一起进来。

  他先是一愣,然后问道,“老板有什么要我们帮忙的吗?”

  沈洲朝着他们摆摆手,说道,“你们忙着吧。”

  他和徐诗涵到了会客厅里,他拿出一只木盒来,把那只子冈玉牌装进去。

  然后让徐诗涵亲手贴上封条,这样能证明没人动过。并让她亲眼看着,把木盒装进保险柜里。

  对于这么贵重的东西,沈洲当然不能有一丝大意。

  女孩眼圈有些发红。

  虽然在周家时一副凶巴巴的模样,可等事情办成功之后,她的神经也就跟着松弛下来。

  说道,“谢谢你帮了我一个大忙。”

  沈洲说道,“不用客气,这不过是我们之间的一场交易而已。请你尽快把它赎回去。”

  “那是当然了。”徐诗涵说道。

  沈洲把她送到门外,还没等回屋。

  随着一阵汽车轰鸣声传来,几辆黑色轿车同时在门口停下。

  特别是看到最前面那辆保时捷时,沈洲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因为对他来说,那辆车简直太熟悉了,它的主人就是沈洲最大的敌人韩阳。

  沈洲早就想到,知道自己接管古州轩之后,韩阳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只是没想到,他这么快就找上门来了!

  后面的汽车车门先被推开,几名韩阳手下从车上下来。

  前面那人,沈洲倒是很熟悉,正是被他们从店里扔出去的赵岩。

  赵岩实在走投无路,只得求韩阳收留了他。

  赵岩躬着身子,跑过去把跑车的门拉开。

  韩阳昂首挺胸的从车上下来,似乎已经把舔鞋的事忘得一干二净。

  他在一群手下簇拥下,径直向着店里走来。

  看到他,连陈叔的脸色也变得很难看。

  说道,“他又来找麻烦了,要不我去找人来帮忙!”

  店里还有几名店员,虽然他们都很怕韩阳,可他们已经把古玩店当成自己家,如果真有事发生,他们当然不会坐视不理。

  陈叔到后面去召集人手。

  随着店门被推开,韩阳已经耀武扬威的走进来。

  他轻蔑的看了沈洲一眼,手下已经帮着他把椅子搬了进来。

  他倒是很会摆谱,那是一张红木的太师椅。

  无论他走到哪里,都习惯带着这把椅子。

  韩阳让手下把椅子端端正正的摆在柜台跟前。

  然后吩咐着手下,“把门关好,今天店里不营业了!”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