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捡漏高手沈洲楚岚 第11章 菊石图

小说:重生捡漏高手沈洲楚岚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8-11 14:25:16 源网站:网络小说
  他们在一个摊位前停住脚步,摊位上摆着一些玉石,以及字画之类的物件。

  摊主是个四十多岁,留着两撇黑胡的中年人。见到楚岚的排场,就知道不是普通人,赶紧跟他们打招呼。

  沈洲蹲下身子,挑选出两块玉石来。就连楚岚也能一眼看出来,玉石的材质很普通。

  她不解的问道,“沈洲,你怎么总是挑这么不起眼的东西?”

  “虽然它们现在很不起眼,可经过我处理后,每件都会成为价格不菲之物。”

  对于沈洲的话,楚岚还是很相信的。因为她亲眼见过沈洲化腐朽为神奇,一下子就捡了数十万的漏。

  “难道它们里面也藏着绿玉髓?”

  沈洲摇摇头,说道,“绿玉髓非常珍贵,怎么可能那么容易遇到?”

  对于沈洲的话,楚岚更有些摸不着头脑。

  可她并不是刨根问底的人。她站在沈洲旁边,饶有兴趣的看着他挑选玉石。

  沈洲目光忽的落在摊位边缘处的一张字画上,那是一副菊石图,落着郑燮的款。

  沈洲把它捡起来。

  望着那副字画,楚岚笑得花枝招展的,捂着嘴笑道,“沈先生,你眼光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差了?郑板桥的画讲究竹清石秀。这是后人临摹出来的,跟真迹相比,差了十万八千里!”

  其实大伙心里都很清楚,在这种地摊上,根本不可能找到郑板桥的真迹。

  摊主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说道,“这是我在一个拆迁的地方收来的。它主人祖上当过大官,后来家道中落,就把它给当破烂卖了。如果您对它感兴趣,我可以便宜点让给你。”

  令楚岚意外的是,沈洲居然一本正经的跟他讲起价来。最后以一百块钱的价格,把这幅赝品买了下来。

  楚岚意外的发现,在沈洲脸上,难得的浮现出一丝笑意来,像捡了个大便宜似的。

  “我们找个地方歇歇脚,然后给你个惊喜!”

  不远处有一座茶楼,他们找个位置坐下,然后要了一些茶水和几盘点心。

  两名保镖仍旧站在楚岚身后。

  沈洲把字画放在桌子上。

  楚岚笑着问道,“像捡到便宜似的,看把你高兴的!”

  “你不是正愁找不到送你父亲的礼物吗?这下可有了!”

  楚岚摇摇头,说道,“我父亲确实非常喜欢郑板桥的画。可这件仿品,我父亲一眼就能看出来,根本拿不出手。”

  沈洲微微一笑,问道,“你还记得老玉生髓那件事吗?”

  楚岚当然记得,就是因为那件事,她才对沈洲刮目相看。

  沈洲把画完全展开,画轴黝黑发亮,上面已经有了包浆。他拿出一把小刀来,轻轻的把画纸顺着画轴割开。

  令楚岚吃惊的一幕出现了,在画纸下面,居然还有一幅画!

  望着那副画,楚岚眼睛直放光。

  她一眼就认了出来,这正是郑板桥的真迹,菊石图!

  “怎么可能?”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看了看沈洲,又看了看那副画,感觉自己像在做梦似的。

  沈洲表情倒是很淡定,对于他来说,这种事情已经司空见惯。

  沈洲轻轻的把画轴拿起来,说道,“你看,画轴是用异常珍贵的紫檀木做成的,已经有了包浆,说明至少有几百年历史。那么拙劣的画,不可能配着这么名贵的画轴。因为某种原因,收藏这幅画的人,不想让别人知道这件事,特意在外面贴了一层仿品。可惜画轴却没法掩饰。”

  楚岚用敬佩的眼神看着沈洲。

  画轴黝黑发亮,如果不仔细看,根本就没人能认得出来。仅仅这两根紫檀木画轴,就已经价格不菲了。

  郑燮的画更是无价之宝。

  沈洲把画卷起来,递给楚岚,说道,“这份生日礼物,楚叔叔一定会非常满意的。”

  “这……这也太贵重了吧?”楚岚有些瞠目结舌的说道。

  沈洲一本正经的说道,“那天你能领人去帮我,我已经感激不尽。一点小礼物,不足挂齿,况且它还是我捡漏捡来的。”

  “这……”楚岚还是有些不敢收这份礼物。

  沈洲笑着说道,“这份礼物可不是白送的,明天你要帮我演一场戏。还有这顿饭也要你请客!”

  “这个好办!”楚岚喜不自禁的把画收起来。

  他们两个边喝茶,沈洲边把需要她做的事,跟她讲了一遍。

  听他讲完,楚岚吃惊的睁大眼睛,“你想得真够周全的,你尽管放心,无论如何,我一定帮你把这场戏演好!”

  “嗯,有你这句话,我就满意了!”

  楚岚吩咐手下结了账。从茶楼里出来,她问沈洲,“要不我送你回去?”

  沈洲摇摇头说道,“不了,我还有一件事要办,办完再回去。”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楚岚微微点头,“那好吧,我们明天见。”

  她跟手下上车离去。

  沈洲则径直去了聚宝斋,把周群的沉香手链以三万块的价格,卖给了宋浩轩。

  今天接连捡了两个大便宜,宋浩轩高兴得眉开眼笑的。

  沈洲心里倒是很清楚,寻思着,“先让你高兴高兴,我们的账慢慢算。”

  他这才离开古玩城。有了四百多万,再也不用为生机发愁,他买了很多日用品回去。

  当然,这件事他没跟父母讲,因为他的计划才刚刚开始!

  第二天早上,吃过早饭,沈洲便离开家,再次回到古玩城。

  这次,他径直奔着古州轩而来。古州轩座落在古玩城中央,位置非常好。

  对这里沈洲再熟悉不过,因为这座古玩店的店名,就是按照他名字起的,原本是沈家产业,后来抵押给了韩家。

  望着高大的门面,沈洲眼睛有些湿润。

  这是他长大的地方,他对于古玩的研究,多半是从这里开始的。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直接向着古玩店里走去。

  他刚刚走到门口,便听到一阵嘈杂声传来,有个人被架着,从古玩店里扔了出来。

  他的脸直接撞在地上,立刻被蹭掉一层皮,样子非常狼狈。

  同时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也被扔了出来,直接扔在他身上。

  其他人转身进屋,把店门关上。

  那人倒在地上好一会,都没能爬起来。

  沈洲赶紧跑过去,把他扶起来,边帮他拍打身上的尘土,边问道,“陈叔,这是怎么回事?”

  陈叔脸色煞白,当看到沈洲时,眼圈就红了。

  “古州轩落到今天这种地步,我对不起沈老板。”

  沈洲边帮他收拾东西,边说道,“陈叔,这怨不得你,你已经尽力了!”

  陈叔是沈家最忠实的伙计,也是沈平川最好的帮手,在古州轩做了几十年。

  他眼力很不错,古州轩有今天的规模,他出了不少力。

  沈洲扶着他走到一边。

  陈叔眼睛通红,“赵岩真不是东西!因为我替你们沈家说了几句话,他就勾结韩家,把我赶了出来。我怎么也想不到,原来像条狗一样,跟在身后巴结我的赵岩,居然翻脸不认人!”

  他所说的赵岩,沈洲倒是认识。当初他饭都快要吃不上了,沈平川看他可怜,就让他在店里帮忙。

  赵岩手脚倒是勤快,也很会办事,大伙对他印象还不错。

  听陈叔所说,沈洲立刻就明白了。

  随着古州轩成为韩家产业,赵岩立刻跟沈家划清了界限。

  沈洲安慰着陈叔,“您先回去休息一段时间,以后古州轩还要您帮忙的。”

  “不可能了,”陈叔老泪纵横的说道,“我知道老板病得很重,沈家不可能把它赎回去。”

  沈洲知道,一时半会的很难跟他解释清楚,就帮他打辆车,送他回家。

  陈叔离开古州轩,沈洲心里反倒觉得轻松很多。

  因为陈叔眼光很好,想要骗过他非常困难,而跟他相比,赵岩就差了很多。

  这样一来,实施自己计划,也就容易多了!read3;